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别怪我心狠手辣,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肖蔺的计划她是知道的,并非是肖蔺亲口告诉她,而是她恰好听见。

    虽然肖蔺安排了许多人手,计划缜密,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一次必须万无一失!

    拖了这么长时间了,她等不及了,她想要赶紧将这些事情解决。

    她要重新回到顾家,一日不回到顾家,她心有不甘啊!

    “阿笙,别怪妈心狠手辣,委实是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放心,妈不会杀了你,但是简水澜这个贱人,是非除不可了!”

    薛予凝这么想着的时候,再也忍不住。

    她看了一眼时间,她现在部署一切,应该还来得及,于是很快朝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

    一回到房间之后,薛予凝很快拨打了一个号码,仔仔细细地跟他们说清楚了状况。

    唐卿在楼上正要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薛予凝今天似乎不大对劲。

    一直到她的眼底闪过一抹阴狠的时候,唐卿捕捉到了,脸色微微一变。

    只怕她心里又在想些什么狠毒的事情,所以就想到了是否要对付简水澜。

    等到薛予凝回房的时候,唐卿也下了楼。

    在薛予凝关上房门的时候,他朝着她房门的方向走去,站在门边果然没一会儿听到薛予凝刻意放低的声音。

    她的声音不大,甚至是隔着门板,但唐卿是习过武之人,耳力要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

    故而,薛予凝所说的话,他基本上全都听了进去,整个人脸色难看地站在那边。

    薛予凝几句话里都提到了肖蔺,难道肖蔺已经安排了人手。

    现在薛予凝为保万无一失,也打算安排一批人去对付他们吗?

    简水澜又是否会有危险?

    他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赶过去倒是来得及,毕竟薛予凝也才安排下去。

    她提到的地址有艺术西区,唐卿想应该是简水澜打算新开张的那一处画廊吧!

    想也不想,他朝着外头走去,跟着唐嫂打过招呼,就开了他的黑色路虎离开了。

    **

    云水溶一杯咖啡都喝完了,简水澜的咖啡还是没动,是戒备心太强了,还是她露出破绽?

    但云水溶还是对此不动声色,简水澜搅拌着咖啡,而后将咖啡往一旁放着。

    从刚才到现在云水溶就一直盯着这一杯咖啡看了,虽然只是扫过一眼,但是扫了好几次了。

    她更是确定这一杯咖啡有问题,瞥了一眼里面的服务员,莫不是里面的人都被收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云水溶他们这一次的网就撒得够大了!

    看来自己的戒备还是正确的,她放在桌上的手,微微弯起,轻轻地叩着桌面。

    “云水溶,你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从乔家接出陆念念吗?”

    云水溶很快点头,眼里带着希冀与迫切的光芒。

    “顾少夫人,你要帮我了吗?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我相信只要你开口,乔夫人一定不会为难我跟念念的!”

    “可是在我的认知里,你并非是个懂得回头是岸的人啊,况且……你背后不是有人?”

    “背后有人?”

    云水溶一脸的莫名,“顾少夫人,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其实,我倒是挺想知道当初你在乔家被乔夫人发现之后,据说乔夫人报警了,然后警方出动都已经将你带走了,可是你所处的那一辆救护车突然被人开走。

    我挺知道是谁救了你,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我答应你,我不会再继续告你,不会将你交给警方,过去的恩怨就算一笔勾销,甚至会想方法让你和你的女儿离开燕城。如何?”

    如今的云水溶只要失去身后那一座靠山,算起来就没什么威胁了。

    到时候她将云水溶弄出国外,让她一辈子别想踏入燕城,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若是能够将她背后的人连根拔起,才是她今天的目的。

    云水溶一愣,泛红的眼里都是茫然。

    “顾少夫人,我哪儿有什么靠山,如果我有靠山的话,我就不会沦落到这样子了,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出来,甚至这么长时日里我都住在一间砸破的房屋里,那还是被人给放弃的,如果你相信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看看。”

    简水澜当然不会跟着过去了,只怕那边安排了人手想要对付她。

    可如果不去的话,又怎么能够将她背后之人给引出来呢?

    简水澜拿着手机把玩,她给顾琉笙发送了一条信息:你安排下人手,我将计就计。

    而后,她将她这边的地址给顾琉笙发送过去,而后将手机调整成为静音。

    没一会儿就看到顾琉笙发信息过来了:我就快要到了,你别冲动,马上回去画廊。

    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简水澜心里一暖,她知道顾琉笙还是不放心地跟了过来。

    至于接孩子回来,大概会找三叔他们接孩子的时候,顺便接下简昕。

    云水溶看到简水澜在玩手机,似乎在发信息,该不会是想要报警或是找人吧?

    她想着自己现在的处境,周边都安排了她的人。

    就算是真的报警了,或是顾琉笙带人过来,她也不畏惧。

    今天这事情若是不成,她起码还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看到她一直把玩着手机,最后还开了游戏页面打了起来。

    云水溶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敢情她在这般倾情演出,而她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她眼里的泪水,差点儿就掉不下来了。

    “顾少夫人,我刚才的话……你能不能够考虑下?帮我跟乔家说一声,让她们放了我的孩子,原本我想要自己去带孩子出来的。

    可是我担心乔家人会给我苦头吃,甚至可能那是个陷阱,我担心进去了就出不来了,求求你了,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帮帮我!”

    简水澜这才将视线从手机挪开,“你说你住在一间破旧的屋子,在哪儿呢?”

    “同思路19号,是一处废弃的屋子,平日里都没人过去,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住在那边,一住就住了这么长时日,我也想要回归正常的生活,可是……

    我是通缉犯,我想自由你肯让过我,顾家不追究我的责任,我还是可以用陆晴天这个名字继续生活的。”

    同思路19号,距离这边倒是不算远。

    不过那是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原本是村庄,后来被发展起来。

    但都是一些古老的房子居多,可她并不相信云水溶是住在同思路那边。

    只怕这个地方她去了他们想要一网打尽,可若是不去的话,岂不是白白放弃了这个机会?

    她又给顾琉笙发了一条信息:同思路19号。

    顾琉笙正在开车,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想发脾气了。

    这个这个女人胆子可真是大,竟然真要以身涉险!

    他一手握着方向旁,一手拿着手机给宋微电话。

    “分两批人,一批前往艺术西区,一批前往同思路19号,做好准备了。”

    宋微边收拾的东西,边回应他。

    “我马上跟他们说,都已经出发了,我现在也过去!”

    听到宋微要过来,顾琉笙倒是没有拒绝,宋微的能力他相信。

    知道简水澜的脾气,顾琉笙还是很快给她回复了信息:别去,在咖啡厅等我!

    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简水澜也知道顾琉笙若是来了,肯定不会让她去当诱饵的。

    于是看向云水溶,勾唇笑了起来。

    “同思路19号,倒是距离这边不算远,不去看看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我始终觉得你背后有人,万一你想要骗我可怎么办?”

    也就是说这个计划要成功了?

    云水溶眼里闪过一抹惊喜,这个女人果然好骗。

    竟然敢单独前方她说的地方,这一次,她一定要让简水澜有去无回。

    云水溶轻轻点头,“是距离这边很近的,走路就是要远了一些,那边都是老房子居多,有些是荒废的房子,平日里基本上没人过去,我都躲藏在那里。

    我平常很少出门,需要食物或是生活用品,都是乔装打扮之后才出来买,每次都买了许多,可以用上好久。”

    简水澜看着她今天的打扮,说起来跟过去的云水溶当真是变化特别大。

    一张脸基本上都快找不到过去的痕迹了,不过一个人再改变,眼神都不会变。

    虽然她开了眼角,眼睛比起过去还要大,甚至上了妆容。

    但是她看人的眼神不变,甚至脸上的骨头削了,可是她当初还是一眼就觉得她与云水溶很相似。

    简水澜稍微收拾了下,便起身,“既然如此,那就开车过去看看吧,不然我不相信,如果你没有说谎,我可以考虑帮助你,但如果……

    云水溶,你要是对我说谎的话,我肯定不会轻饶了你,你要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想要让你生不如死,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想,她说了这些话,足够让云水溶认为她完全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吧,绝对放轻了警惕。

    还想让她生不如死?

    云水溶在心里冷笑,等一会儿还不知道生不如死的人是谁呢!

    只要跟她去了那个地方,她的计划基本上就成功了。

    原本第一计划,就是在这一间咖啡厅里安排了他们的人手。

    简水澜的那一杯咖啡是被人动过手脚的,只要她喝了下去,肯定昏迷不醒。

    到时候她再将人给带出去,附近的人直接就将简水澜带走。

    用简水澜来威胁顾琉笙,顾琉笙肯定要直接走入他们的圈套。

    若是顾琉笙没有走到他们的圈套里,那么他们就一天给顾琉笙送一根简水澜的手指,就不相信顾琉笙还会无动于衷。

    听闻现在顾琉笙都将他名下的大部分资产,转移到了简水澜的名下。

    但凭这一点,就足够证明简水澜在顾琉笙心中的地位。

    而同样是女人,同样在云家生活过,云水溶对于简水澜所得到的一切,是愤怒而嫉妒的。

    凭什么她可以得到这么许多,而她云水溶却一无所有。

    没有一个像顾琉笙这么有钱的男人,会将他的所有给她云水溶。

    乔崇山再疼她,可是一旦一个不高兴,也会对她暴打发泄。

    心情好的时候,给她的也不过是一些名贵的包包、首饰。

    她得到的与简水澜所得到的简直是天囊之别,所以,今天收拾了简水澜,她不知道有多么开心。

    从今天起最好就没有简水澜的存在,如果肖蔺那边的人下不了手,她不介意亲自动手。

    亲自手刃自己的仇人,那才是最为畅快的。

    如果不是因为简水澜的缘故,云家不会倒,她母亲不会死,她还是云家最宠爱的女儿,一切都不会有改变。

    薛长轩的心思还是在她这边的,她当了薛家的媳妇,受薛家二老的疼爱,还是燕城里的名媛。

    可是自从简水澜遇上了顾琉笙,人生就好似开了挂,反倒是她云水溶一日日败落下来。

    这些心思,云水溶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完全不敢流露出半分出来,云水溶轻轻地点头。

    “我自然是不敢唬弄你半分的,我现在除了有个女儿要养,一无所有了!”

    一无所有……

    简水澜在心里嗤笑,有些人就是因为一无所有,才有胆子干坏事!

    云水溶跟在她的身后,“顾少夫人,我没有车子,你有开车子过来吗?”

    “我们打车过去吧!”

    虽然有开车子过来,但是简水澜也不想让云水溶脏了她的车子。

    见简水澜事先就走了出去,身后的云水溶勾唇一笑,眼里闪烁着阴毒的冷意,与即将成功的光芒。

    这一次她倒是想看看简水澜会怎么死,她实在太过期待了。

    出了咖啡厅,倒是很快就拦了一辆车子,两人都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

    云水溶朝着司机吩咐,“师傅,同思路19号,就在这附近了。”

    简水澜倒是不觉得这车子会是云水溶安排好的,这边打车很方便,来来往往都是车辆。

    不可能连这车辆都被安排好了,若真是如此,那么云水溶背后的人也太神通广大了。

    车子确实不是云水溶这边事先安排好的,但云水溶的包里藏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