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3章 我所有的痛苦,今天起都要让你尝上一遍
    这个时候,她想着如果现在直接劫持她,会如何?

    不过想到只有自己一人,怕要弄巧成拙。

    所以这一把水果刀现在是派不上用场了,但是人若是到了那边的话,一定会比她这一把水果刀的用处还要大。

    等一会儿简水澜落在她的手里,她就先划花了她的脸。

    车子很快就到了同思路,但是19号还在后面一些。

    巷子比较小,所以司机在路口就将她们两人放下了,简水澜付了钱,就下了车子。

    云水溶有些迫不及待,但还是将表情掩藏得很好,她下了车,朝着简水澜走去。

    “这边冷清了许多,特别是在里面一些,所以我才能够在这里躲藏了这么长时日,如今将它暴露在你面前,也是因为我相信你,这是我的诚意,顾少夫人,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

    确实是很冷清,这边的房子基本上是等着改造。

    老房子现在也不可能拆除了,说不定过些时候,这边的老房子重新修整下。

    也可以成为同思路一景,到时候增添不少游客。

    简水澜冷笑,“这边如此冷清,我又怀疑你背后有人,万一想要对付我,那我到时候在里面岂不是要叫天天不应了?”

    她想着再拖点儿时间,她给顾琉笙信息,顾琉笙应该也很快安排了人马过来。

    从刚才到现在也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估计他们的人也快到了才是。

    顾琉笙确实已经到了,甚至刚才简水澜跟着云水溶上车的时候,他也看到了。

    所以他的车子远远地跟在后面,艺术西区这边的豪车不少,他又向来低调,所以黑色的劳斯莱斯,在这边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顾琉笙本来想要去阻拦简水澜的,但是清楚她的性子,这事情若是被他从中打断,估计心里要不痛快。

    云水溶很好处理,但只是抓了一个云水溶并不妥。

    他们想要的是将云水溶身后的那一条线,一网打尽!

    他想着自己小心谨慎一些,而且宋微那边也都安排了人。

    地址他们都清楚,只要他注意一些,一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所以一路上只得默默地跟在她们车子的后面。

    一直到了她们在一条巷子旁停了下来,简水澜与云水溶下了车子。

    顾琉笙的车子停在远处,下了车子远远地跟着。

    躲在了一处卖油纸伞的后面,看着简水澜那边的动静。

    当简水澜说出这边如此冷清,怀疑她背后有人的时候,云水溶被吓了一跳。

    以为他们的计划已经被她知道了。

    不过想着如果简水澜知道有诈的话,也不会跟她来到这里了。

    估计也只是她的猜疑罢了,可惜了,到了这边,就是她身不由己的时候了。

    就算她现在要跑,只要她出声,不远处的人一旦过来。

    简水澜也是跑不了的,而且她还有一把水果刀。

    云水溶摇头,脸上一片真诚。

    “顾少夫人放心,我哪儿有那样的胆子对付你,若是我背后有贵人相助,我也不用这般辛苦了,躲藏在这样破旧的屋子里,甚至还要过来请你。

    我带你去看看我住的地方吧,只要你看了,一定会知道我并没有对你撒谎,现在能够救我的只有你了,我又怎么敢在你的面前耍花样,我今天是带着十足的诚意来请求你的。”

    简水澜在心里冷笑,嗯,十足的诚意请她入瓮!

    但是简水澜也没有表露在脸上,只是一脸娇蛮地出声。

    “呵,谅你也不敢!”

    云水溶在心里嗤笑了声,敢不敢可不是你说了算,一会儿就会清楚多么精彩了。

    “你带路吧,我跟你去看看,记得,可别耍任何的花样,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云水溶看着巷子深处,踏进这巷子里,就是你的死期了!

    她走在前面带路,完全不害怕简水澜会离开,甚至觉得简水澜也没聪明到哪儿去。

    想到她名下那么多的资产,她心里又是眼红、又是嫉妒的。

    等简水澜落在她的手里,她一定要用简水澜来威胁顾琉笙,让他将简水澜名下的资产都转移到她这边来。

    那么她可就成为首富了,只要有钱,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就算肖蔺没有心思娶她,也无所谓。

    她手里有钱,将来跟陆念念在燕城生活下去,都不是问题,还可以过着挥霍的日子。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简水澜一直留心周边的动静,边走边把玩着手机。

    不忘偷偷给常颂发了一条信息:注意了,一会儿见机行事。

    她想常颂会清楚这一条信息的用意。

    有常颂在,加上晚点儿顾琉笙也安排了人马,而她自己也会点儿拳脚功夫,倒是不畏惧。

    没一会儿手机微微一震,是常颂发来的信息:好,你注意安全。

    看到常颂的消息,简水澜微微露出一笑,看着走在前面的云水溶,她自然不相信云水溶的话。

    里面怕是已经都被布置好了,只要她一进去,估计那些人很快就会出动。

    甚至她人都到了这里,现在想要走,只要云水溶出声,那些人就会赶过来。

    她倒是不怕,暗中有常颂保护,只是这个时候,简水澜也觉得自己的胆子是太大了点儿。

    不知道顾琉笙那边该有多么紧张她,此时她反倒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亲自当诱饵了。

    这些事情有顾琉笙会去安排,只是事件的早晚问题,反倒是她自己沉不住气。

    只是如今走到这一步,若是现在放弃,那就太可惜了。

    谁知道下回云水溶他们又要出什么招数。

    不想让云水溶起疑,简水澜突然停下了脚步。

    云水溶眼见身后没有动静,回头去看,就见着简水澜停在那边没有再上前。

    她心底有些疙瘩,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不过云水溶想到自己全程都隐藏得很好,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一句也没有。

    她自认为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况且这个女人也没那么聪明吧。

    于是回身看向简水澜,“顾少夫人,怎么不走了?19号就在前面一些,还有几间房子就到了,那边是挺简陋的,里面也都是我的一些生活用品,你去了就会知道我住在那边,有段时日了。

    晴天还好,屋子里通风还算干燥,可是一到下雨天,里面就特别潮湿,特别是现在天气一天比一天回暖了,也到了雨季的时候。

    前几天屋瓦上滴水严重,我实在是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所以才会愿意暴露了自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求你。”

    “走吧!我就是担心万一你对我下了狠手可怎么办,来你这边我都没跟我老公说一声,若是找不到我,他肯定是要担心的,毕竟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我还有大好的前程,凡事肯定都要小心一些的,而你如今一无所有,万一拿我去威胁顾家,我可怎么办?顾家肯定也会因为我的疏忽,将来对我不喜。”

    虽然是这么说,但简水澜还是一脸无所畏惧地朝着前面走。

    看到云水溶那一闪而过的笑意,简水澜更是清楚现在的云水溶完全当她是个笑话。

    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痛快着呢,但是她相信现在云水溶对她没有丝毫的防备了。

    看到简水澜竟然还不怕死地走在前面,身后的云水溶也没再管理自己的表情,脸上都是喜意。

    这个女人考虑到了自身的危险,可还是傻乎乎地朝着她布置的陷阱里面钻。

    这让云水溶心里特别高兴,也很有成就感。

    她说的没错,她是有大好的前程,不过今天之后,她就什么都没了。

    会比她云水溶还惨,等她玩腻味了,就送她去跟她的母亲团聚!

    没想到计划这么顺利,等她完成了任务,在肖蔺面前,不知道肖蔺该怎么夸她呢!

    想到自己将来可能得到简水澜所有的财富,云水溶就觉得富贵荣华离她不远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一直到了19号的老房子前,两人才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确实很偏,周边都是老旧的房子,基本是没有什么人居住了。

    房屋破旧不堪,多年不住,几条巷子里也长了不少的野草,看起来很乡下。

    繁华的燕城里,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简水澜打量了下周边,想着云水溶他们还真是会挑选地方。

    这个地方确实不错,就算她在里头喊救命,外头也不会有人听到。

    出了事情,还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云水溶冲她一笑,“就是这里了,这一段时日里,我都居住在这边,这边很安静,我住在这边这么久了,都没有被人发现,我知道乔家肯定也在找我,但是一直都没有发现我。”

    云水溶朝着大门走去,这边没有设锁,大门只是虚掩着,她轻轻一推,大门就开了。

    木门已经被腐朽,这么一推开,上头还有一些灰尘之类的东西掉落下来。

    门框上也有蜘蛛网,云水溶看到上面的蛛网,歉意一笑。

    “我过来之后,除了里面稍微打扫了一番,房门也设锁,但是这外头我就没有清扫过,保持了原样,担心被人发现了异样。”

    简水澜看着外头,确实跟别的地方都没有差别。

    站在门口一眼望了进去,前厅也都是灰尘与杂草丛生,再到里面地板干净。

    不过前面杂草的地方有些脚印子,有些草也被踩到了。

    这些细节上,还是不够细心啊!

    不过简水澜并没有说什么,权当没有见到。

    但也没有进去,谁知道里面藏了多少人。

    在外头拳脚施展得开,到了里面,云水溶再将门一关,里面的人也不知道多少。

    就她与常颂两人,若是处于下风,到时候跑都不好跑。

    所以,简水澜是没打算进去屋子里的。

    进去了,等着云水溶瓮中捉鳖吗?

    她将自己当成了诱饵就已经很下得去手了,自然不可能就这么一脚当真踩入了他们设好的陷阱里,回头傲然地看着云水溶。

    “里面都是杂草丛生,这个季节都快入夏了,容易皮肤过敏,我就不进去了,看你这么警惕,大概是没有骗我,我回去再好好考虑下要不要帮你,怎么帮你,毕竟我可是好几次都被给害惨了!”

    不进去啊……

    云水溶也不着急,人已经到了门口,就算不进去也是一样。

    人就在里面,只要她出声,他们立即就会冲出来,到时候还不是一样将简水澜给抓下?

    云水溶也不急,不过知道自己现在是完成了任务,也不担心简水澜逃走。

    当即脸色就变了起来,恢复了她对简水澜的憎恨,完全没了之前的低声下气。

    “怎么?不敢进去了?”

    看到云水溶这样的表情,简水澜猛然后退了一步。

    “所以说……你真在骗我?”

    云水溶笑了起来,眼里都是对她的恶意,特别是看到简水澜这般惊恐的表情,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畅快。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好骗,我说了几句话,就将你骗到了这里,你也知道这里偏僻,你现在就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看到她原形毕露,简水澜不可置信地一步步后退。

    “云水溶,你竟然欺骗我,你背后果然是有靠山的!我就不应该相信你还有几分人性,就该直接报警将你抓走的,我真是后悔!”

    然而云水溶却是从未有过的开心,这么多年了,她也就这个时候最为开心了。

    今天起,简水澜落在他们的手里,她的风光已经走到了尽头,接下来就是她云水溶风光的日子开始了。

    “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简水澜,我就想着你落在我手里会是如何的,我想想都觉得特别好玩,我所有的痛苦,今天起都要让你尝上一遍!”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脸开怀的样子。

    简水澜看了一眼周边,周围都很安静,不过她知道常颂隐藏在暗处。

    她刚才也已经将这边的地址透露给顾琉笙了,也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想顾琉笙应该也带人过来了,一切都差不多了。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