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4章、顾琉笙倒下了,这个女人他就能尝尝味道
    不过既然他们想要揪出云水溶背后的人,也得等对方的人出现了才出来。

    “你以为就你一人能将我如何?云水溶你别太天真了,过去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也一样不是!”

    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云水溶也豁了出去,要让简水澜后悔今天跟她过来。

    “是吗?那咱们就试试看,你不是猜测我背后有靠山吗?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背后的靠山!”

    随着云水溶的话音一落,“啪啪啪”的掌声响起,屋子里一名高大挺拔的男子走了出来。

    云水溶看到肖蔺出来的时候,很快朝着他走了过去,亲密地挽着他的臂弯,娇娇一笑。

    “肖先生,我今天做得怎么样呢?总算是将这个女人给骗了过来,也不枉我今天浪费那么多眼泪!”

    这个时候,屋子里也走出了好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对着她。

    看到他们竟然携带了枪,简水澜才知道自己大意了,没想到云水溶背后的人,竟然有这样的胆色。

    甚至这边虽然偏僻,但是枪声响起的时候,还是可以听得老远。

    就是不知道常颂有没有带枪,否则他们两人怕是有了危险。

    她甚至希望顾琉笙没有亲自过来,然而这个时候,简水澜还是保持了镇定,默默地打量着对方。

    这个男人,有些眼熟,没有见过,但是简水澜几年前的时候有看过他的照片。

    薛予凝的姘头,年纪不小了,但保养得很好,此时一看,犹如四十出头的男人一般。

    原来他就是云水溶背后的靠山啊,只是这个肖蔺怎么会想对付她,难道是为了顾琉笙?

    也是,过去顾琉笙整垮了肖蔺的公司,肖蔺怕是将顾琉笙当做敌人对待。

    一直蛰伏多年,便是因为不够强大。

    如今竟然想出了这样卑鄙的想法,想要利用她来牵制顾琉笙。

    只要她落在他们的手里,以顾琉笙对她的感情,肯定是要妥协的。

    越想越气,但简水澜还是镇定着,想清楚了他们是要拿她对付顾琉笙,就不会想要现在杀了她。

    而她除了自己懂点儿拳脚功夫没有暴露出来之外,暗中还有常颂相护。

    她现在必须做的就是找机会离开,反正她都知道了云水溶背后的靠山是谁,到时候再一并收拾!

    肖蔺看着眼前的女人,对方也正在打量他,眼里并无任何的恐惧,甚至有几分镇定。

    她一个女人被骗来了这里,面对这么多人,还有这么多的枪支,竟然还不畏惧,倒是让他欣赏。

    这个女人的姿色倒是挺不错的,难怪不近女色的顾琉笙为她神魂颠倒。

    连所有的资产都给了她,确实有这样的资本,特别是胸口鼓鼓的地方,任何男人看了都会热血沸腾。

    本来还觉得云水溶有那么几分姿色,可是在对方的映衬下,云水溶就变得寡淡无味了。

    他是打算拿这个女人来威胁顾琉笙的,只要顾琉笙倒下了,这个女人他就能尝尝味道。

    不过这个时候,肖蔺还是决定给云水溶一点儿甜头

    他轻轻拍了下云水溶的手,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嗯,今天做得很不错,也很顺利,回去后嘉奖你!”

    云水溶娇娇地笑了起来,“肖先生,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对我好。”

    隐藏在远处的薛予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一直都知道肖蔺在外头是有女人的,甚至包养了不少的学生。

    不过肖蔺是个男人,平日里也肯定是有需求的。

    而她又没有办法经常在他的身边,所以当肖蔺有需求的时候,包养了那些女人,她也只有睁只眼闭只眼。

    可是现在这么当着她的面亲吻别的女人,薛予凝就无法接受,甚至那个女人她并不陌生。

    云水溶

    整容后的云水溶,曾是乔崇山的情人,没想到现在也成了肖蔺的情人?

    她对这个女人过去并没有兴趣,但是乔家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

    而且还是因为与顾家有缘故才导致如此,所以前不久她才让人调查了这些事情,也从而得知陆晴天是云水溶一事。

    可是这才过去多久,云水溶怎么就勾搭上了肖蔺了?

    肖蔺又是什么眼神,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女人?

    难道他不知道陆晴天的真实身份吗?

    那是通缉犯

    想到这里,薛予凝一愣,就算是通缉犯那又如何?

    对于肖蔺来说并非难事,他的能力想要掩藏点儿什么,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担心的是云水溶对肖蔺来说,处于什么位置,是可利用的人,还是有了别的感情?

    毕竟这是乔崇山带回去乔家养着的女人,乔崇山的女人何其多。

    可只有云水溶被带回去养着,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对付男人的手段,怕也不一般。

    薛予凝是真的对肖蔺有了感情,否则也不会这么几十年来牵扯一起。

    想到云水溶的年纪,再想想自己的年纪,纵然她保养得体,然而这皮肤也是比不得外头那些年轻姑娘。

    更何况她这几年来离开了顾家,心情压抑,思虑过多,老得更快。

    她想着今天简水澜不能留,云水溶也是留不得,都必须一并除了。

    远处,顾琉笙那么多的枪口都对准了简水澜,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她无性命之忧,但还是看得他一阵心惊胆战的。

    这个女人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看回家之后他怎么将她收拾了!

    也不想想自己的家庭,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他跟简昕该怎么活得下去?

    顾琉笙气得想冲上去将她压床上狠狠地教训,不过想要教训也得等回家之后了。

    他一边注意着对方的动静,一边缓缓前行。

    宋微给他安排过来的人,也是携带枪支。

    只是他过来得匆忙,身上并没有携带,他缓缓朝着前方走去,躲避开所有人的目光。

    最后到了一个自己人的旁边,跟他要了一支手枪,他近看着对面的动静。

    看到肖蔺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震撼的。

    没想到云水溶背后之人竟然会是肖蔺,他也是查过肖蔺的。

    可是没有查到可疑之处,可见肖蔺处理得有多干净。

    况且肖蔺与云水溶两人还是完全扯不上关系的,看来肖蔺为了对付他,还是做了不少的功课的。

    他想起肖蔺的狡兔三窟,过去肖蔺因为薛予凝一事,被他整垮,而肖蔺一直对他心存报复之心。

    本来以为这事情与薛予凝有关,但是薛予凝又与肖蔺有关,这事情会不会也与薛予凝有关?

    这三人的关系,现在一想,还是挺复杂的,但想到薛予凝,顾琉笙的脸色一片生寒。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幕后之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简水澜安然离开这里。

    等简水澜全身而退,这些人他再好好地一个个收拾干净。

    此时他的枪口远远地对准了肖蔺,刚才看到肖蔺看简水澜的目光带着贪婪,他就恨不得将子弹打到他的眉心。

    肖蔺见云水溶这么听话,心中也高兴,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笨了一些,但对他足够体贴。

    “好,今天你的功劳不少,这个女人晚点儿随便你处置,只要别弄死了!”

    其实肖蔺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么个绝色被欺负的,他对女色并没多少喜好。

    但简水澜很合他的胃口,这个时候答应了云水溶。

    等事后,他再将人带走,云水溶也别想碰她分毫。

    云水溶看向对面依旧一脸镇静的女人,勾唇一笑。

    没想到简水澜面对这么多的人,还是如此镇定。

    但是她知道这些不过是她装出来的,她笑看着身边的肖蔺。

    “我知道这世上,就你对我最好了!”

    而后她看向简水澜,目光里都是嘲讽。

    “简水澜,今天你可是落到了我们的手里,如果你好好地听话,我们说不定还能留你一命,我也能够对你手下留情!”

    简水澜并不将云水溶放在眼里,她现在所想的是对方有枪,她该怎么全身而退。

    她知道自己对肖蔺他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不会这么快就让她死。

    而她必须用这样的价值让自己脱险,但如果轻举妄动的话,只怕自己就要吃点儿苦头了。

    她绝对不能够让自己落入他们的手里,否则顾琉笙会很被动,甚至为了她恐要危及生命。

    她想着自己应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寻找时机让常颂出手。

    只要常颂出手了,她就能够趁机逃离这里,于是淡然地勾唇一笑,看向肖蔺。

    “肖蔺,没想到云水溶的幕后之人是你,倒是让我挺意外的,我本以为是薛予凝,不过你跟薛予凝厮混,说不定今日之事,也与薛予凝脱不了干系!”

    而后看向云水溶,“你倒是好本事,这男人勾搭一个又一个!”

    单从刚才云水溶与肖蔺的互动来看,她与肖蔺的关系绝对不会简单,睡了薛予凝的男人,云水溶是挺厉害的。

    就是不知道薛予凝知道了云水溶睡了她的男人,会不会杀了她。

    云水溶只是笑着,万分得意,睡到肖蔺,她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挺有本事的。

    肖蔺看到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惧怕,心里对她也有赏识。

    一般的女人遇上这样的场面,哪个不是哭哭啼啼的,唯独她,还能这么与他交谈。

    “是啊,确实挺意外的,谁让顾总过去跟我作对,好好地让我几家公司都倒闭了,如果不是我留有一手,现在的肖蔺怕是一无所有,跟个乞丐没什么区别了。

    所以,顾少夫人,这一次在下就失礼了!”他含着浅浅的笑意,抬手一挥,“将她拿下!”

    身后两人收起了枪支,朝着简水澜走去。

    其余人依旧保持着刚才不变的姿势,将枪口对准了简水澜。

    简水澜知道这个时候那些人不会真开枪要了她的命,她活着的时候,可比死去要来得值钱。

    肖蔺还想从顾琉笙身上得到更多,她想机会差不多要来了!

    也就是在对方就要动手拿下简水澜的时候,枪声顿时响起。

    是顾琉笙率先打出一枪,击中了就要碰着简水澜胳膊的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还尚未倒下的时候,又一声枪声响起,是另一边的男人应声倒下。

    连续两声枪声响起,肖蔺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知道这并不是他的人开的枪,再看到那两人倒地不起,那几个持枪的人一下子都警惕了起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简水澜以为是常颂开的枪,于是趁乱就走。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常颂也看准了时机,从隐蔽处出来。

    他身为保镖,身上自然携带了枪支,一枪就朝着肖蔺打了过去。

    枪声响起的时候,肖蔺已有准备,直接抓了身边的云水溶替他挡了子弹。

    而后很快也取出了枪支朝着常颂的方向开去,常颂很快躲开,连续又开了几枪。

    此时枪声连续响起,顾琉笙从刚才打出两枪之后,手一挥,宋微等人都从暗处出来。

    云水溶被肖蔺这么一抓,只觉得胳膊上突然就疼得她浑身冒汗,泪水也掉了下来。

    等她意识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才发现手臂上中了一枪,无力地躺在了地上。

    周边都是枪声,她只能缩成了一团。

    一颗心却是冰冷无比的,肖蔺为了自己活命,竟然拿她来挡子弹了。

    形势一下子转变开来,简水澜看到顾琉笙等人出现,知道她的救援来了。

    这个时候,她只有先离开这里,才不会成为他们的累赘,简水澜刚有这样的想法,顾琉笙就已经出声,一边掩护着她。

    “小澜,快跑!”

    他一枪击毙了一个将枪口指向简水澜方向的人,很快也追上她。

    宋微也一边掩护他们,“顾总,你们先走,这边交给我!”

    区区这么些人,他还不放在眼里,倒是简水澜先离开了这里,他们也不会束手束脚了。

    然而肖蔺为了以防万一,这一次带来的人不少,很快在他的指示下,又从屋子里冲出来了一批。

    场面已经变得混乱起来,肖蔺这一次的目标是顾琉笙,简水澜不过是个诱饵罢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