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6章、水澜,我死后将它跟我葬在一起……
    今天的任务,不允许失败,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了!

    身后的保镖立即将枪口对准了简水澜的方向,而此时顾琉笙刚好接过宋微扔过来的枪。

    他并没有注意到薛予凝所隐藏的地方,所以并不知道薛予凝暗中已经吩咐保镖射杀简水澜。

    唐卿虽然也加入战场,但是薛予凝躲避的位置他还是清楚的。

    甚至也清楚薛予凝敢亲自过来这里,是因为有保镖护着,不然像薛予凝这般惜命的人,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所以他也在观察着薛予凝的一举一动,当看到她带来的两名保镖,都将枪口对准了简水澜的方向时。

    唐卿瞬间大惊失色,扯着嗓门大喊出声,“水澜,快躲开——”

    薛予凝的位置选得很隐蔽,顾琉笙并没有看到那边的人。

    所以对于简水澜的危险并不知情,但是唐卿的声音让他有了警惕。

    很快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简水澜不明所以。

    身子不知道危险从哪一边过来,只觉得顾琉笙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她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意。

    此时,她真的后悔了,在看到云水溶的那一刻,她就应该选择将她交给警方。

    而不是为了想要引出幕后之人,以自己为诱饵,让顾琉笙也陷入这危险当中。

    一股力量从身后撞了过来,顾琉笙一个踉跄不稳,带着简水澜扑在地上,却是利落地带着她翻滚了几圈。

    随即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简水澜,连忙问她,“有没有哪儿受伤?”

    简水澜摇头,一切发生得太快,但是她并没有感觉到哪儿疼。

    “你有没有怎么样了?”

    顾琉笙也摇头,回头去看,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唐卿飞扑过来将他们两人撞开,而他自己则是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简水澜也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唐卿,他深色的西装一片濡湿,地上更是有一滩的血迹,伤势很重的样子。

    这一刻,似乎耳边所有的枪声都停了下来,她脑子里只听得到嗡嗡声。

    几秒之后,才又恢复了耳力,枪声依旧。

    唐卿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做过最为伟大的事情,大概就是今天了。

    不求回报地去替他们挨子弹,他觉得疼得要死,似乎下一秒就要撒手人寰了。

    抬手一摸疼痛的地方,发现不止一处。

    不过侧过脸去看那个女人,她安然无恙就好,唐卿觉得自己似乎也活到了尽头。

    他艰难地朝着薛予凝的方向望去,眼里都是嘲讽,她一定想不到吧!

    薛予凝本来以为这两枪瞄准的是简水澜,这一次她在劫难逃,而她的计划也算是成功了。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唐卿就这么冲了过去,直接将他们撞开,而他自己则是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一枪中在了心口的地方,另一枪则是在他腹部的地方。

    她觉得脑子里有些空白,她并非要杀唐卿。

    想杀的人始终都只有简水澜,就是顾琉笙

    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杀他的。

    毕竟顾琉笙也是她的儿子,是她抚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她不会无缘无故去杀的。

    “唐、唐卿阿卿!”

    薛予凝再也没有躲避下去,她惊慌地朝着唐卿的方向跑去。

    只是那边子弹飞来扫去,她完全不敢上前,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唐卿死了,那么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回不去顾家了,这样的人生对她来说还有意义?

    “阿卿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要杀的人不是你,你为什么不乖乖在家里,为什么要跟过来,为什么要替那个女人挨子弹,为什么为什么”

    简水澜此时也明白了,刚才顾琉笙将她扑倒地时候,他们两人所面临的是什么危险。

    如果不是唐卿将他们撞开,只怕现在躺在地上的不是顾琉笙就是她了。

    简水澜看着唐卿向她望来的目光,特别是看到地面上比刚才还要多的血迹。

    那一大片的血迹,刺疼了她的眼,浑身开始颤抖着,她推了推顾琉笙。

    “唐卿他”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躲避开飞来的子弹,朝着宋微下了命令。

    “给我留下肖蔺与薛予凝!”他不会这么便宜他们,让他们这样痛快地死去。

    躲避开之后,简水澜一把推开了顾琉笙,冒着弹雨朝着唐卿大步走来。

    顾琉笙只能在她的身边掩护,也知道唐卿这幅样子若是继续待在这里,只怕凶多吉少。

    更何况这边并不安全,他也不想唐卿出了什么事情。

    毕竟是为了救他们,这人情他一辈子都还不了。

    在宋微等人的掩护下,他取出手机,迅速将这边的定位发送给姜紫瑜。

    并且给他打了电话,让他立即派救护车过来,他回头去看愣在远处的薛予凝,眼里都是冷意。

    另一头,姜紫瑜接到这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因为他在电话里听到了枪声。

    不过听到有人受伤,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姜紫瑜还是立即派了救护车过去。

    而他自己也开了车子,想了下,最终还是决定报警。

    想必也不可能是顾琉笙那边先惹事的,就算是如此,报警之后,以顾琉笙的能力也不是解决不了的,现下最重要的就是保证他们的安全。

    简水澜在顾琉笙拥护下,走到了唐卿的身边。

    看到他虚弱无力地躺在地上,有些慌,立即蹲在了他的身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唐卿你怎么样了?”

    顾琉笙看到唐卿所伤的地方,腹部那一枪只要救治及时,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心口那一枪,只怕

    他没有多想,很快走到他的身边。

    “水澜,你跟在我身边,我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而后看向一旁隐藏在树后的宋微与另一边的常颂,“宋微、常颂,你们掩护!”

    这个时候,薛予凝总算是有了点儿反应。

    知道顾琉笙的意图,她很快冲着远处屋子里面藏在门口的肖蔺,喊出声,“肖蔺,住手,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我的儿子他受伤了!”

    停手?

    来不及了,这个时候不是他们死,就是他死,顾琉笙不会放过他的!

    唐卿受伤那也是活该,谁让他出来乱他的计划!

    肖蔺并没有因为薛予凝的呼喊而住手,相反火力更猛。

    “给我继续,全都杀了!”

    废了好大的力气,顾琉笙才将唐卿抱到了另一边的宅子里。

    简水澜也因为少了顾琉笙的一半保护,手臂被子弹擦伤,与唐卿相比已经算是轻伤了,所以她并没有吭声。

    唐卿被放在了地上,胸口与腹部的血一路上滴落过来,经过这么移动,此时鲜血更是汹涌了。

    顾琉笙看到这样的情况也知道危及,只能先给他止血,不然他压根撑不到救护车过来。

    简水澜被他给吓到了,一张脸都是苍白的。

    她死死地握住了唐卿的手,想要说什么,喉咙发紧,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只知道自己大意了,错了,也后悔了。

    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事情还是发生了,伤的不是顾琉笙,而是唐卿。

    唐卿看着顾琉笙脱下了西装,又将衬衫脱下绑住了伤口,给他止血。

    其实唐卿想说不用忙了,伤在这样的地方,他怕是没有机会再活了。

    他甚至感觉到嘴里有了一股血腥,咳了下,竟然是一口的血。

    简水澜被他这一副样子给吓到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帮他,只能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吓到你了吧!”

    唐卿总算是出声了,声音很低微,他几乎没有多少力气了。

    “别怕,不过是流了点儿血幸好我来了,否则”

    唐卿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虽然有很多的话想对她说,想要安慰她不要害怕。

    可是随着鲜血的流出他觉得越来越冷,眼皮越来越重。

    顾琉笙想给他止血,奈何伤有两处,好不容易用衬衣给简便地给他绑在了伤口上,但是压根没多少用处。

    白色的衬衣此时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就是他的一双手也都是淋漓的血。

    再这么下去,就担心救护车来了,唐卿也活不下去了。

    简水澜摇头,一直哽着到现在才终于沙哑地出了声,“唐卿,你别担心,已经喊了救护车,很快就会过来的,你会没事的,你别吓我。

    今天本来就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不听顾琉笙的话,是我自己要跟着云水溶过来,我若是没想着用自己为诱饵,你也不会受伤了,对不起!”

    唐卿摇头,“母亲早晚会对你下手的,今天不过是提前了”

    他看着被顾琉笙简便处理的伤口,然而血并没有止住,看到顾琉笙的神色,也清楚他的想法。

    伤在心口,怕是他没有福气了

    目光落在被一旁的西装外套上面,他颤抖着手要去拿。

    顾琉笙见此,从一旁将西装拿给他,神色有些复杂。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唐卿笑看着他,算起来顾琉笙还是他的兄长呢!

    只不过他的存在,对于顾家,对于顾琉笙来说,是个耻辱。

    唐卿将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脸上,“口袋里面”

    简水澜会意,想要松开他的手,却让唐卿紧紧握着,她只得出声,“我就松开一手。”

    这么说的时候,唐卿才松开了力气,整个人更是虚脱不已。

    因为疼,脸上已经冒出了不少的汗水,唇色更是苍白得可怕。

    顾琉笙并不想他们两人有过多的接触,可是想到如果不是唐卿推开了他们,估计被子弹打中的就是他们两人了,说到底还是欠了唐卿许多。

    这个时候,他也不想让唐卿带着太多的遗憾离开,他看着时间,救护车应该快到了。

    外头的枪声比起刚才已经少了许多,看来也差不多该要结束了。

    简水澜翻找了口袋,手里摸到了一个硬物。

    从里面取了出来,是一个打火机,看起来有几分的眼熟。

    她突然想起,这是在艺术西区那边的街道上,唐卿耍无赖要她帮忙付钱购买的打火机,特价199元。

    之后唐卿还与她一起拍了合影,还将她的表情拍得莫名其妙。

    顾琉笙见简水澜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普通的打火机,以唐卿的穿着,对物质的追求,绝对是看不上这么一只打火机的。

    可却被他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着,看来

    他神色复杂,但是唐卿对他与简水澜甚至连同简昕,都有救命之恩,这个时候他也不好说什么。

    看到那一只打火机,唐卿的神色一暖,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那一天我骗你帮我买了它,是因为那一天恰巧是我的生日。水澜,我若是死了,将它跟我葬在一起”

    若是不带一些跟她有关的离开,他一个人怎么忍受在黑暗中独孤。

    一直忍着没哭的她,到了现在,泪水就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到最后泣不成声。

    原来那一天是唐卿的生日,如果他好好说,说不定她还是会给他送点儿礼物的。

    而不是连一样生日礼物,都需要他耍赖皮才得到的。

    她看着手里的打火机,也没想到唐卿一只都带在身边。

    顾琉笙轻拍她的后背,虽然不喜欢看到她为别的男人哭泣,可此时的唐卿怕是活不了了。

    枪声彻底地停了下来,外头一片寂静,没一会儿就传来了脚步声,是宋微还有常颂。

    常颂安静地立在一旁,宋微看到唐卿的此时的状况,也知道情况危急,而后看向顾琉笙。

    “顾总,活捉了肖蔺,云水溶已死,肖蔺带来的人全都已击毙,薛予凝目前也被我们控制住了,她带来的人还有保镖目前击毙部分,其余人已被控制,唐先生的人战死一半。”

    “警方差不多也该到了,将肖蔺与薛予凝带走,别让他们死了,其余人交由警方处理,你过去跟警方交涉,他们会明白该如何处理这事情的。”

    顾琉笙的话音一落,外头就传来薛予凝歇斯底里的声音,“阿卿,阿卿你怎么样了?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要杀的人不是你啊,阿卿,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