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这一次他的离去,永不相见
    白色的毛衣加上浅色休闲裤,一双白色的球鞋,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年轻清秀且白净。

    与过往所见到的唐卿完全不同,今天的他怎么看都觉得很不一样,简水澜在他的对面入座,便看到他拿了菜单过来。

    “想喝什么?还是要跟我一样的原味咖啡?”

    她摇头,“不要了,原味咖啡我喝不习惯,总觉得苦涩,我要一杯卡布奇诺!”

    唐卿最后点了一杯原味咖啡,一杯卡布奇诺,知道她喜欢吃糕点,又点了几样蛋糕。

    看到唐卿笑得这般好看,简水澜的心情应该觉得不错的,但不知道为何似乎有些难过。

    一种说不上来的难过,喝下的咖啡分明是甜的,可是她却觉得很苦涩,吃了一口蛋糕,分明是她喜欢吃的抹茶的味道,但是不知道为何有些味如嚼蜡。

    唐卿看着她边吃边皱眉的样子,喝了一口咖啡问她,“怎么,不好吃?”

    简水澜想笑,却不懂得为何今天有些笑不出来,只能勉强地扯出一丝笑痕。

    “好苦!”

    “分明是甜的,怎么会苦呢?”

    唐卿笑了起来,又说,“今天是我生日,你就没想着送我一点儿什么礼物?也不需要珍贵的东西,凡是你送的礼物我都很喜欢,对我来说都珍贵!”

    生日啊……简水澜听到这里的时候,终于笑了起来。

    “当然了,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一只小小的盒子,递给了唐卿。

    “你看看,这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好!”

    唐卿含笑接过盒子,上面包装得很好看,他小心翼翼地拆着,生怕弄坏了。

    简水澜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也有些期待唐卿收到这一份礼物的表情。

    解开上面的丝带,又拆开了一层蓝色的包装纸,露出一只咖啡色的精美盒子。

    唐卿见到这样的仗势忍不住笑,眼里也染上了一层期待,当打开盒子的那一刹那,眼睛都亮了。

    一只很漂亮的打火机安静地躺在盒子中央,一看到这一只打火机的时候,他就觉得爱不释手。

    很快将打火机拿起在手里把玩着,眼里都是对这一份礼物的满意。

    “喏,特价199元买的打火机,你可不许嫌弃了!”

    看到唐卿这样的表情,简水澜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是她挑选了好几家的店铺,才在艺术西区那边买到的。

    “不嫌弃,我很喜欢,是我所喜欢的。水澜,谢谢你,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以后我一定走到哪儿都随身携带着,就是我死了,也要它跟我葬在一起!”

    简水澜本来想回他一句,“胡说,这一定是你收到的最为廉价的生日礼物了!”

    可是当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不许胡说,你会长命百岁的!我送你礼物,是为了祝福你生日快乐,而不是为了让你诅咒自己的。”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唐卿忍不住就笑,将手里的打火机放回去盒子里,又将上面的包装重新包装好。

    而后藏在了自己裤子里的口袋里,东西很精致,不算大,塞口袋里刚好。

    两人喝着咖啡,简水澜越喝越是觉得苦涩,都怀疑是不是忘记给她加糖了。

    唐卿看着她,目光深而温柔,似要将她永远记住,唇角的笑意一直都在。

    许久之后,他突然出声,“水澜,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大概很久之后才能回来了,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多想着我,不至于让我一个人太过孤独了。”

    “去哪儿?”简水澜问他,有些不解。

    他的事业基本上都在燕城,难道又要去开拓领土?

    唐卿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只是还有些不放心。

    “水澜,我最爱的人还是你,往后我不在这里守护你,你要照顾好自己,告诉顾琉笙,他若是没有照顾好你,我就拉他过来陪我。”

    “你说什么笑话呢?”

    简水澜笑着,却不知道为何一滴眼泪就掉了下来,“唐卿,你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还有你要去哪儿?一直都在燕城不好吗?再说你走了之后,薛予凝呢?

    她不是一直想要教训我,你走了之后,薛予凝再对付我,怎么办?”

    唐卿一脸的茫然,“薛予凝……是谁?”

    薛予凝是谁……

    见唐卿一副不认识薛予凝的模样,简水澜也有些茫然了。

    见简水澜比她还要茫然,唐卿又说,“不管薛予凝是谁,也不管是谁想要欺负你,你都要跟顾总说,让他收拾干净了,要是收拾不干净,你再跟我说,任何时候我都站你这边。”

    他伸长了手,轻轻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拭掉,“别哭!”

    简水澜被他说得一阵感动,“你还会回来吗?”

    唐卿收回了手,笑问她,“你希望我回来吗?”

    “当然了,等你回来了,咱们还来这里喝咖啡,好不好?”

    唐卿没有回答她,他将杯子里剩余的咖啡一口喝完。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唐卿起身的时候,简水澜也很快起身。

    “唐卿……”

    唐卿看她,目光温柔缱绻,含着笑意。

    “好好照顾自己,有空就想想我,不至于太独孤。”

    简水澜含泪凝望,“你会回来吗?你是不是还会回来?”

    唐卿还是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转身就走,离开了咖啡厅。

    简水澜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一直到了咖啡厅的门口,看着唐卿的身影逐渐远去,最终消失不见,化作一片白光散去。

    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盈眶而出,口中轻轻地喊着唐卿的名字。

    这一次他的离去,似乎永不相见,让的心底觉得发慌,也觉得舍不得。

    “唐卿、唐卿……”

    “唐卿,不要走,唐卿……告诉我,你会回来的……还会回来的,一定要回来……”

    口中的呓语越来越清晰,顾琉笙看着她满头大汗,加上这一晚上睡得很不安稳,怕是噩梦连连。

    虽然想让她多休息一会儿,但这样的睡眠不如不要,只好唤醒她。

    “小澜,醒醒!”

    他轻轻的摇晃,还是让简水澜清醒了过来,醒来之后,浑身都有些酸软。

    特别是心头的难受,让她觉得醒来的一瞬间,似乎缺少了什么。

    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了周围的环境,还有那一扇依旧紧闭,提示正在手术中的门,整个人的脸色都惨白了起来。

    “小澜,你这是做噩梦了,没事了,别怕,我在这里,会一直都陪着你的!”

    顾琉笙抬手擦拭去她额头上的汗水,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小声地哄着她。

    她觉得自己还处在梦里,“我梦到他了,他说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大概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回来了,你说他会回来吗?”

    她想要唐卿回来的,很想要他回来的。

    唐卿还这么年轻,他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会有他意气风发的人生。

    或者该说,唐卿若是没有遇上她那该多好,就不会有今天替她挨子弹了。

    顾琉笙就知道这个梦肯定是跟唐卿有关的,他轻轻点头。

    “会回来的,唐卿没那么容易死,所以你不要有太多的担心。这个时候还在抢救,病房的门没有被推开,就还有希望。”

    简水澜怔怔地看着那紧闭的门,又问,“现在几点了?”

    这一觉她似乎睡了很长久了。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多了,期间晋曦送来了一些热水还有牛奶,你要不要喝一些?”

    他伸手倒了一杯温水给她,“流了不少的汗水,需要喝点儿水补充下。”

    简水澜也觉得口渴得厉害,她就着顾琉笙端来的杯子喝了几口。

    凌晨三点多了,她记得唐卿是晚上八点多送来医院的,那么都已经7个小时了。

    也不知道这7个小时里,唐卿在里面经历了什么,是不是都在鬼门关游走?

    她想起过去顾琉笙受重伤的时候,她也曾梦见过顾琉笙来跟她道别,可是顾琉笙最终还是醒过来了。

    所以,唐卿也一定会没事的,会醒过来的!

    他们继续等,一直等到了早晨五点多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

    顾琉笙与简水澜两人起身朝着手术门走去,随即看到唐卿被几个医务人员推了出来,她想要跟上去,却让顾琉笙给拉住了。

    “现在还不适合看他,先听听姜院长的说法吧!”

    远远地看到唐卿被推走,目前的状况并不清楚,只看到他的脸色很苍白,戴着氧气罩。

    姜紫瑜是最后走出来的,连续好几个小时的手术,让他有些疲惫,眼里都有了血丝。

    看到他们两人,他摘下了口罩。

    “我们尽力了,目前取出了两颗子弹,血液也输了不少,目前唐卿的情况很不乐观,不过他能够撑到手术结束后,已经是个奇迹了,后续如何还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了,但是你们需要做好准备,唐卿很可能从此醒不来,变成植物人!”

    其实这已经是在意料之中了,甚至也算是个奇迹了,总比死了好。

    顾琉笙的脸色未变,倒是简水澜整个人身子一软,若不是顾琉笙立即将她扶住,怕是都摔在了地上。

    “小澜,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就算是成为植物人,但也比撑不过去好。咱们好好地医治他,说不定他还能够醒过来,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还有无限的可能与希望。”

    简水澜知道这样的结果已经比死亡还要好了,但还是无法接受,唐卿会成为植物人。

    她从未想过唐卿有朝一日会如此,还是因为她而如此。

    “如果他还能继续撑下去,我们会努力去医治他,其实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若不是及时救治,加上琉笙给他止了一些血,否则压根就没有办法支撑到救护车过去。”

    姜紫瑜见简水澜的气色很不好,而顾琉笙也是一身的血。

    虽然已经干涸,但是那一股血腥气依旧浓郁,又说,“现在也不方便去探望,伤口一旦被感染,我可就没有办法了。

    所以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等病情稍微稳定再通知你们,当然了,若是没有撑过去的话,也会通知你们。”

    顾琉笙点头,“行,一切就麻烦你了,有什么事情立即告知我。”

    他看向脸色不好的简水澜,又说,“咱们留在这边也帮不上忙,先回去吧,等可以探望的时候,再带你过来!”

    他也需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了,肖蔺与薛予凝的事情。

    回去之后,简水澜想去沐浴,顾琉笙看到她手臂还包扎着,不能碰水,便也进去了浴室。

    两人清洗干净之后,顾琉笙还给简水澜洗了头发,期间都没有让她手臂上的伤碰到水。

    吹干净头发,她便躺到了被窝里,顾琉笙一晚未眠,精神倒还是可以。

    他回到房间看到简水澜躺在床上并没有睡意,便去了厨房。

    担心她这个时候吃不下过于油腻的食物,便煮了一锅容易消化的面线糊。

    来到房间里,果然看到简水澜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

    走到她的身边,顾琉笙轻拉她没有受伤的手。

    “我给你煮了面线糊,味道还不错,起来吃一些,我等一会儿就要出门,我让秦筝过来陪着你,好不好?”

    简水澜握住了他的手,“还这么早,你要去哪儿?”

    “去处理肖蔺与薛予凝的事情,小澜,我知道你没什么胃口,但是别让我担心好不好?”

    简水澜知道唐卿出事之后,顾琉笙的心情也不会轻松,毕竟还欠了唐卿这么大的人情。

    况且他们身上流着的血液有一半是相同的,唐卿对他们一家子有恩。

    现在还出了这样的事情,可想而知,顾琉笙一定觉得自己欠了他太多,若是再也醒不来,可怎么偿还他。

    不想这个时候给他太大的压力,她坐了起来,轻轻点头。

    “我去吃一些,你也一起吃点!”

    面线糊煮得很不错,蔬菜切成细细碎碎的,看起来很漂亮。

    很容易消化的食物,加上味道不错,简水澜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也喝了两碗。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