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让你痛快的死,那不是我顾琉笙的风格
    顾琉笙看到她吃得下,心里也高兴,跟她一样整整喝了两碗。

    他将碗筷洗干净了,见简水澜还坐在餐厅里发呆,便直接给秦筝打了个电话。

    那头秦筝接起手机,估计是见他打来的,声音都有些激动。

    “顾、顾总,您怎么给我电话了?”

    “早上就别去画廊了,过来西江月圆这边陪着小澜,我有事要出门一趟。”

    “陪她……顾总,水澜怎么了?怎么还需要人陪着,是不是你又欺负她了?你别欺负她没有娘家,我就是她娘家人。”

    最后一句话,秦筝的声音忍不住都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发生了一些事情,她昨晚上没有睡好,等下应该会睡一会儿,你过来陪着她,我在西江月圆等你过来再走,家里还有一些面线糊,你若是尚未吃早饭,就过来这边吃。”

    “行吧,行吧,我现在就过去,等我一会儿,我稍微收拾下就出发了。”

    秦筝虽然不清楚他们那边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没有啰嗦地结束了通话。

    稍微收拾了番,就出门了。

    顾琉笙走到简水澜的身边入座,“我让秦小姐过来陪你,你要是困了就去睡觉,要是睡不着,就跟秦小姐说说话,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好不好?”

    “嗯,其实不用秦筝过来也是可以的。”她就想安静一会儿。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中午我会回来吃饭,有没有想吃的,我给你带回来。”放她一个人在家里,这样的状态,他实在不安心。

    简水澜摇头,“不用了,你那边忙完之后,早点儿回来就好。”

    顾琉笙扯出一笑,“好,我忙完了事情,就立即回来陪你。”

    秦筝来得很快,按照这样的速度来说,她肯定又将车子开得跟飞机似的,匆匆忙忙地就上了楼。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特别是简水澜的脸色很不好,秦筝的神色就有些凝重了。

    “这是怎么了?不是之前还拍着婚纱照高高兴兴的吗?”

    顾琉笙没有直接回她的话,“我有事情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们再给我电话,记得小澜左手臂受伤了,别让她碰到水,午饭前我会回来!”

    想着秦筝过来,简水澜的胃口应该会好一些,于是顾琉笙又问她,“可有什么想吃的,我中午给你们带回来!”

    秦筝听到这话,立即就想起了一长串的菜单名,但是看到这样的气氛,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说。

    万一两人吵架了,她的立场可是很坚定的,无条件站在简水澜这边的。

    “这倒是不用了……”

    刚说这话的时候,就看到顾琉笙在给她使眼色,难道不是夫妻吵架?

    秦筝只好报出了一长串,她与简水澜都喜欢吃的菜名。

    “就这些吧,要是顾总觉得太麻烦的话,就不需要了,中午还是在家里吃饭就好,我跟水澜下厨,如何?”

    “你们要是有兴致下厨的话,那更好,东西我会带回来的,你们待在家里,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厨房里还有一些面线糊,秦小姐要是不介意是我们吃剩的,就去吃一些。”

    顾琉笙朝着简水澜走去,“好好跟秦小姐在家里,别太担心了。”

    “嗯。那你快点儿回来。”

    她想这一次肖蔺与薛予凝,已经完全踩到了顾琉笙的底线。

    顾琉笙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的,纵然薛予凝是顾琉笙的母亲。

    顾琉笙很快就离开了西江月圆,屋子里就剩余她们两个女人。

    秦筝走到了简水澜的身边坐下,握上了她的手,觉得有些冰冷。

    “你的手臂怎么受伤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琉笙给她电话的时候还挺早的,到现在也不过才八点而已。

    发生了什么事情……

    简水澜反握上秦筝温暖的手,轻叹了声,将昨天发生的事情,一点一点地告知她。

    说到唐卿为他们挡了子弹,现在还在医院里尚未度过危险期,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姜院长说唐卿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知道会有这么惨重的后果,我就不会这么天真地想以自己为诱饵,引出云水溶的幕后之人。”

    她紧紧地握住了秦筝的手,“秦筝,你说怎么办?都是我害的,唐卿本来好好的,都是我害他如此!”

    她真的宁可自己挨上两枪,也不愿意欠了唐卿这么大的人情,害他还在鬼门关徘徊。

    “云水溶终于死了,也是她活该,这个祸害早就应该死了,简直就是死有余辜!”

    秦筝恨恨地骂着云水溶,看到简水澜神色都是自责,又说,“还有唐卿这哪儿是你的错了?这是薛予凝的错,是她想要杀自己的儿子,你说当时的情况,若不是唐卿过来救了你们,被她杀掉的可就是顾总跟你了。

    没想到唐卿倒是挺义气的,还有这事情你也不必这么自责,该是的人是薛予凝与肖蔺,跟你没有关系,你也是无辜的。”

    她还以为他们夫妻两人吵架,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也幸好唐卿救了他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没有想到薛予凝竟然心狠到了这样的地步,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想杀掉。

    这人是丧心病狂了吧?

    她想让唐卿回到顾家,现在唐卿生死未卜,估计薛予凝都觉得自己往后的荣华富贵没了,再也不能回到顾家了。

    不过她倒是挺好奇,顾琉笙怎么收拾他们。

    无辜……

    简水澜无神地摇头,“我不无辜,都是我引起的,如果我听顾琉笙的话,当时就直接离开,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唐卿也不会受了这么大的伤势了,我昨晚上睡觉都做了好几个的噩梦,都是血,还梦到了……唐卿来跟我告别,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秦筝摇头,“昨天你若是想要离开,云水溶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下一回呢,谁知道他们又使出什么手段来对付你!唐卿救你,也是心甘情愿的,我只是没想到他对你的感情这么深!”

    她也是见过唐卿的,冷冷冰冰的一个人,可是在简水澜面前却并非如此。

    甚至能够为了保护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

    这个时候秦筝倒是佩服起那个男人,甚至是感激。

    见简水澜沉默,秦筝又说,“要不……你去睡一会儿,顾总也说昨晚上你睡得不好!”

    看到她脸色还这么苍白,秦筝也知道这事情对她的打击挺大的。

    简水澜也没想到唐卿对她的感情,会这么深,深到可以以命相救。

    只是她与唐卿终归是不可能的,过去她还以为唐卿接近她是有目的的,是薛予凝所安排的。

    过去并不怎么相信唐卿的说辞,现在她倒是相信了,唐卿的出现并非是对她心怀不轨。

    “你这么早过来,早饭一定还没吃,厨房里还有一些面线糊味道不错,你去盛过来吃,不够的话,冰箱里还有两块蛋糕,冰箱旁边的柜子里,也有好些饼干,你自己去拿。”

    “我早饭还真没吃,咱们边吃边说,你在这边等我。”

    秦筝很快就去了厨房,出来的时候,一手一只碗,里面都盛了面线糊。

    来到了餐厅,将其中一碗往对面一搁。

    “你也过来再吃有些,我看这面线糊煮得挺不错的,里面的料十足,都是你爱吃的,肯定是顾总亲自下厨吧!”

    “嗯。是他煮的,你吃吧,我早上已经喝了两碗面线糊了。”

    这面线糊还是因为简昕去餐馆吃过,挺喜欢吃的,加上味道不错,她也喜欢。

    所以顾琉笙从餐馆那边吃过之后,回来经过自己改良,成为独特的味道。

    倒是比餐馆煮的面线糊的味道,还要好。

    秦筝又去冰箱里取了两块蛋糕,将其中一块递给她。

    “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点儿甜食,会感到愉悦,唐卿的事情你担心也没用,还是要依靠他自己挺过来的,你看顾总去年不也伤得很重,当时还不是让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都被吓到了,可最后顾总不也挺过来了!

    唐卿算起来也是顾总的弟弟,都是长得人高马大,体质也如此好,这枪伤虽然严重,但是我相信在他的身上也一定可以出现奇迹的,你就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简水澜接过了蛋糕,她现在情绪确实很不好,自责加上担忧,让她有些崩溃。

    看到她接过蛋糕一口一口地吃着,秦筝松了口气,又说,“走,去餐桌陪我吃。”

    **

    地下室里,宋微亲自将门打开,里面一股血腥的气味很浓郁,进去的时候扑鼻而来。

    顾琉笙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忍不住就皱眉,宋微将地下室的灯光打开。

    此时,顾琉笙也看到了那一个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人,地上流着一滩子的血,已经干涸。

    而他的身上也都是血迹,特别是大腿的地方,裤子上还有一片濡湿,看起来血迹未干。

    听到声音的时候,肖蔺就醒了过来,浑身的疼让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身上也因此又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若不是这些疼痛在提醒他,肖蔺都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他缓缓地睁开眼,突然的光亮过于刺眼,让他忍不住又将眼睛闭上。

    但是刚才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面。

    但是对方那一股君临天下的感觉,还是让他轻易地辨认出是谁,肖蔺嘲讽一笑。

    “如今我落在你的手里,我是难逃一劫了,想要我死,你就干脆一些,磨磨蹭蹭的,倒是让我小瞧了你!”

    横竖都是死,他可不想吃太多的苦头。

    如今的他,被困于此地,怕是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这一次他过于自信,并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入顾琉笙的手里,所以并没有安排后续的营救,真是栽在了自己的手里。

    小心谨慎了那么多年,这一次却栽在自己过于自信。

    他一想起就觉得不甘,恨不得重新再来一遍,他一定先收拾了唐卿。

    所以的一切,慢慢筹谋,一定保证万无一失。

    他怎么会知道薛予凝偷听他的计划,知道她的计划就罢了,过来营救他,共同杀死自己的敌人。

    只是没想到这个计划,也让唐卿知道了去,唐卿与薛予凝并不是同一阵线上的,甚至对简水澜这个女人情有独钟,自然要想方设法营救。

    若不是唐卿的加入,他们的计划很顺利。

    不过想到唐卿也中了几枪,怕是没命活了,想到这里,肖蔺冷笑了起来。

    顾琉笙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狼狈的男人,过去的肖蔺确实有些不可一世了。

    而且此人狡猾,狡兔三窟,否则早就在几年前收拾干净了。

    也算是他大意,对于肖蔺,还是不够了解。

    当年的大意,造成今日的结果,但他这一次一定一并收拾干净了。

    “让你痛快地死,那可就不是我顾琉笙的风格了!”

    顾琉笙冷笑,“肖蔺,你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吧,你放心,我会让人给你饭吃,一日三餐绝对不会让你吃少了,这枪伤不会给你治疗,你就慢慢体会生命是怎么流失的,我倒是想看看你这样子能够支撑多久!”

    让一个人痛痛快快地死,怎么消除他的罪孽。

    他就要一点一点地消磨他,让他看不到希望,每天每夜活在痛苦之中,想死也死不了,活着就是受罪。

    简水澜的伤,唐卿的伤,他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当然了肖蔺该如此,薛予凝也要要付出代价,不能因为她是母亲,就可以消除罪恶。

    听到这话,肖蔺只觉得遍体生寒,比起身上的疼痛,顾琉笙的话更让他感到绝望。

    慢慢习惯了这灯光,肖蔺睁开了眼,微微眯着。

    看着那高大的男人,这个人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过去不足为惧。

    只知道能力挺好,在顾家一众子孙当中脱颖而出,顺利继承了顾家掌权人的位置。

    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自己却落在了他的手里。

    如果会知晓这样的结果,当年他就应该趁着他根基未稳的时候将他除掉,估计薛予凝此时也都后悔生了这么个孽子了!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