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顾琉笙,你敢这么对我,你会不得好死的
    “顾琉笙,你今天没有杀死我,将我留着,早晚有一日,会让你后悔的,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妻离子散,让顾家在燕城再无立足之地。”他狠狠地威胁。

    顾琉笙却不过一笑,丝毫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眼前的肖蔺不过就像一条苟且的狗,他不足为惧。

    “你以为这么威胁我,就会让我干脆痛快地处置了你?肖蔺,本来应该将你送到监狱里面的,但是将你放在监狱里那就太便宜你了,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他要让他想死死不得,想活却只有无尽的痛苦。

    “这里乃是铜墙铁壁,甚至外头也有机关,你怎么出去,我拭目以待!”

    这里乃是秘密之地,知晓这个地方的人不多,肖蔺也是被秘密带来的。

    就算肖蔺安排了人过来营救,能不能够找到他,还是一个问题。

    肖蔺本来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就不好,此时听得顾琉笙的话,只觉得一阵绝望。

    “顾琉笙,你怎么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你母亲最爱的男人,薛予凝她一定不会放弃我的!”

    肖蔺一想到那个女人,顿时觉得有了希望,薛予凝对他多少也有真感情。

    特别是薛予凝回到了燕城之后基本上都在依靠他,而他只要存在,就是薛予凝最大的依靠,比她的儿子还要可靠的存在。

    现在薛予凝失去了唐卿,失去了顾家,所以,薛予凝一定会想方设法来搭救他的。

    “薛予凝”

    顾琉笙冷笑,“奸夫**罢了,薛予凝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还能顾虑到你?像她这么自私的女人,你们之间若是当真有真情存在,当初也不会有那一只u盘的事情了。”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薛予凝的自私与狠毒了,所以肖蔺不过是白日做梦。

    他倒是感谢那一只u盘的存在,否则也不会与简水澜相遇并且结婚了。

    肖蔺摇头,想要反抗,却无力反抗。

    他现在因为身上的枪伤,压根就动弹不得。

    甚至两颗子弹还残留在身体里,只要动一下,就是专心的疼,刚被射中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疼痛。

    “顾琉笙,你敢这么对我,你会不得好死的,你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

    士可杀不可辱,落在顾琉笙的手里,这人心狠手辣的程度堪比薛予凝,肯定不会让他好死的。

    “不得好死现在还得看看谁会先不得好死!”

    他的神色很冷,一想到简水澜昨天所受的惊吓。

    如果不是唐卿以身相救,他们夫妻两人怕是已经落在了他的手里,还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特别是想到肖蔺看简水澜的眼神,他就恨不得弄死他!

    只是这么让他轻易就死,就太便宜肖蔺了,他要将他慢慢地折磨,让他尝尝痛苦的味道。

    而后顾琉笙想起肖蔺的产业,这些年来,在薛予凝的帮助下,确实颇丰。

    “嗯,你手里的产业,我也帮你接了,就当做是这一次我妻子受到惊吓的精神损失赔偿。”

    顾琉笙没有再说什么,看也不看肖蔺一眼,转身就走。

    肖蔺趴在地上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却有气无力的,只能痛苦地呜咽着。

    他想要咒骂顾琉笙,可是随着铁门的关上,屋子里漆黑一片。

    他在黑暗中疯狂,想要报复,可是他现在连动都不行,更别提离开这里了。

    他知道接下来自己的日子一定犹如身处地狱,会在黑暗中绝望衰弱,一直到死亡。

    肖蔺害怕的是受尽折磨还不死,顾琉笙不会让他这么容易死的,

    一想到自己的未来,肖蔺害怕了,想要结果自己,他又提不起勇气,他其实害怕死的。

    室里,一片黑暗,只剩余他睁着双眼,无力地趴在冰冷的地上,等待死亡。

    **

    地下室的另一端,关押的是薛予凝,同样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薛予凝从未被如此对待过,从昨天被关进来之后,她的精神就快要崩溃了。

    误杀了唐卿,气愤唐卿的背叛,又心疼自己再无依靠,让她痛恨自己的仁慈。

    若不是自己三番两次地对顾琉笙手下留情,她也不至于会落在这样的地步了。

    屋子里很冷,很黑,她不敢睡。

    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唐卿浑身是血地朝着她爬了过来,要找她索命。

    纵然她几次哭着恳求唐卿放过他,可是唐卿还是不肯就这么放过她。

    看不到她死,唐卿是不会甘心的,可是她真的不是有意要杀他的!

    黑暗中,薛予凝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时间了。

    她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特别难捱,想闭眼又不敢,唐卿那血淋淋的样子,让她心底发慌,感到害怕。

    而在这里,她也将顾琉笙给恨上了。

    她是被顾琉笙的人给关在这里的,那个儿子狠心的程度并不亚于她,甚至更胜一筹,竟然当真不将她当母亲对待了。

    恨顾琉笙的时候,更恨简水澜,她今日的一切,都是那个女人一手造成的。

    黑暗中,薛予凝因为害怕与寒冷,禁不住瑟瑟发抖,牙齿也不住地打着颤。

    铁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室内的灯光也一并亮起,薛予凝看到这突如其来的灯光,觉得特别刺眼。

    但是又让她感觉到惊喜,这样无尽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她当真害怕了。

    顾琉笙进了室内,看着几个小时不见的女人,哪儿还有曾经的高贵与优雅。

    脸色苍白,妆容已花,一双眼睛带着血丝与浑浊,甚至两边的鬓角也都花白了。

    这一晚上,薛予凝一定很不好过吧,活在了恐惧当中。

    只是这些还不够,她所犯下的错误,岂是这么简单就能够偿还的。

    薛予凝是恨顾琉笙,但是这个时候看到他的时候,犹如看到了希望。

    她肢体僵硬地动了下,朝着他爬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腿,哭得一脸都是泪水。

    “阿笙,你快放我离开这里,我快要撑不住了,唐卿他总是来找我,要我给他偿命,阿笙,妈妈好害怕,要快怕死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唐卿来找她索命,她就不想着唐卿可能死了?

    在儿子的生命之前,她所想到的还是自己呵!

    顾琉笙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女人,再无任何尊贵可言,甚至可怜又可恨。

    “唐卿已经死了,被你杀死的。薛予凝,唐卿来找你索命,不也是应该的?”

    他的声音很冷,让薛予凝听得一颗心都寒了,甚至肢体冰冷。

    她愣愣地抱着顾琉笙的大腿,最终缓缓地放开,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上,仿佛看到了唐卿浑身是血的样子。

    他的嘴里吐出了大量的血,他身上的鲜血也喷涌而出,让她感到了害怕。

    许久之后,薛予凝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阿笙,儿子,妈妈不是故意要杀他的!”

    顾琉笙点头,很赞同她的话。

    “我知道,因为你想要杀的人,始终是我,因为我对你来说,成为了障碍,你觉得自己控制不了我,所以需要另一个儿子,来成全你的荣华富贵。”

    这也是让他心寒的地方,她不止想要杀简水澜,还有他,甚至唐卿对她来说,不过是因为有价值。

    一旦没有了价值,就算是亲生儿子,她也能够狠得下心除掉。

    母亲,应该不是这样的,而是应该像简水澜的母亲简韵那般。

    危险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的女儿活着,她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不是像薛予凝这般自私自利。

    他为自己感到悲哀,也为唐卿感到了悲哀,他是不幸的,但是他父亲与爷爷疼爱。

    唐卿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享受过亲人给予的温暖。

    唯一给他温暖的,大概就是家里的佣人——唐嫂。

    而顾安扬作为父亲,不敢光明正大地承认他的身份。

    薛予凝作为母亲,一心一意想着让唐卿回去顾家,并非为了让他认祖归宗。

    而是为了自己能够重新回到顾家,当她的顾夫人,继续享受顾家带给她的荣华富贵。

    薛予凝哭着摇头,又要去抱顾琉笙的大腿,顾琉笙却后退了一步,让她抱了个空。

    她脸上的妆容早已花了,此时一哭,冲刷下来的皮肤有了老太与松弛,看起来更是狼狈。

    “阿笙,我知道自己自私,可这一次妈妈后悔了,我错了,阿笙,你放过我吧!往后我一定好好地生活,再也不会给你惹上任何的麻烦了,你将我送去法国,好不好?

    我再也不会偷偷回来燕城了,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地在法国生活,一定不会再想要回去顾家了!”

    薛予凝流着眼泪怀着恳求卑微地看着他,“我发誓,我再不会针对你和简水澜了,好不好?”

    她后悔了,如果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子,当初在法国的时候,她就不会想方设法地回来这里了。

    还想要与肖蔺联手除去简水澜,那个女人太可怕了,有她儿子这么护着,她不是对手。

    回去法国,可能会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在法国虽然比不得在顾家,但起码她还能衣食无忧。

    在那边自由地过日子,而留在燕城,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如何。

    看到向来高高在上的薛予凝这样恳求他,顾琉笙的心里不是不难过。

    虽然与她断绝了母子关系,可毕竟小时候也是疼过他的,也是处处为他着想的。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母子还是走到了对立的地步。

    甚至,薛予凝为达目的,三番两次地想要他的命!

    当初送她去法国,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与让步了。

    可她还是不知足,偏要回来夺取顾家,毁掉顾家,落到这样的地步,还能如何?

    又能怪谁,都是她自己的贪婪所造成的。

    “唐卿为了救水澜身中两枪,如果不是他推开了我们,死的就是我跟水澜了。薛予凝,我真的从未想过你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如此狠心,连自己的儿子都想杀,看来我们的存在,在你的眼里怕是连一条狗都不如吧!”

    他深呼吸了口气,“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而忏悔,肖蔺如此,你也如此,薛予凝,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地方。”

    薛予凝摇头,这个儿子的狠心她是清楚的,他所说的给她安排好了地方,肯定不是个好地方。

    肖蔺落在他的手里,肯定生不如死,她不想要过那样的日子。

    “阿笙,我是你的妈妈,我后来是错了太多,但是过去我对你是真心诚意地疼爱着,处处为你着想,阿笙,妈妈是犯了错,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最后一次,好不好?”

    “我给你安排好了精神病院,你好好在里面忏悔吧!薛予凝,你已经疯了!”

    疯了

    不,她没有疯,她已经后悔了,知道错了,就应该宽恕她的罪过。

    薛予凝摇头,“我没有疯阿笙,我没有疯,你不能这么对待我,否则将来你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让你爸爸知道是你将我送到精神病院,他是不会原谅你的!”

    “你给我父亲戴了这么多顶绿油油的帽子,他对你的下场,只会感激我。今日起,我会安排人将你送去那边,往后,对外我会说你已病重,从此消失在上流社会。

    薛予凝,往后就不要再见面了,在那边好好度过你的余生,也好好在那边忏悔。

    我不会原谅你,唐卿也不会,你要记得,此生我跟唐卿没有欠你,将来你自己保重,薛予凝,后会无期了。”

    顾琉笙没有再看她,转身就走,随着铁门的合上,里面的灯光彻底暗了下来。

    一片漆黑,在面对光明之后的黑暗,更是让人觉得黑暗到可怕,甚至无法适应。

    黑暗中,薛予凝突然就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没有疯,也没有病重,我是顾夫人,燕城最尊贵的顾夫人啊”

    她的笑声带着一股苍凉与疯狂。

    “阿笙,你是妈妈的骄傲,妈妈往后的荣华富贵,都依靠你了”

    “阿卿,妈妈不是要杀你的,妈妈从来就没想过要杀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