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2章、唐卿,你不要过来,我不会跟你走的
    “呜呜呜不要过来,唐卿,你别过来,我不会跟你走的,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隔着厚重的铁门,顾琉笙听着里面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时而平静,时而疯狂,时而惊恐。

    全部都是她的自言自语,看来,是真的疯了,也许薛予凝早就疯了吧!

    顾琉笙想着过去的薛予凝,后来的薛予凝,还有现在的薛予凝,但是他知道往后他的生命里,再也不会有薛予凝的存在。

    是该断绝一切了,而她也该去承受自己的所犯下的错误。

    轻叹了声,想起唐卿,心中又是一阵沉重。

    他看了一眼时间,该去给她们买吃的,中午烧得丰盛一些。

    有秦筝在,简水澜心里的话能够得到倾诉,应该会好受一些。

    **

    中午11点多的时候,顾琉笙就回到了家里,手里提了不少的食物。

    就是离开之前,秦筝报的那一长串的食物名称,里面有好几样都是简水澜喜欢吃的食物。

    不过她现在的手受伤了,顾琉笙还是准备了好几样,她喜欢吃的较为清淡的食物。

    回到家里,两个小女人都窝在沙发上,电视开着,是一部搞笑的古装剧。

    简水澜的气色比起早上他离开的时候,要好上一些,看来让秦筝过来,是来对了。

    他将手里拎着的食盒放在桌上,看向那两个女人,唇角绽放出一抹浅淡温和的笑容。

    “小澜,秦小姐,食物已经买回来了,看看还想吃什么,我去下厨!”

    秦筝看到他回来,很快拉着简水澜起身朝着餐厅走去。

    “走走走,看看你老公买了什么!”

    简水澜并没有什么胃口,但也不想让顾琉笙担心自己,勉强露出一笑。

    “好!”

    虽然是强颜欢笑,但也总比一直闷闷不乐地担忧着强。

    等简水澜走来的时候,顾琉笙拉住了她的手,另一手将几个食盒从袋子里取了出来。

    秦筝也去帮忙,一盒盒地取出来并且打开,看到那些菜与香气,忍不住一阵口齿生津。

    简水澜看到这么许多的食物,他们三人也吃不完。

    “不用麻烦了,这些就已经足够。”

    “嗯嗯嗯!”

    秦筝也欢畅地点头,“够了够了,这么多咱们吃不完了!”

    顾琉笙将食盒都摆放好,因为知道秦筝与简水澜的胃口都不小,所以汤都打包了三样。

    鲜鸡汤、小肠苦笋汤、玉米排骨汤,其余的菜全部加起来也有十几道。

    将几道简水澜不能吃的荤腥,都摆放到了秦筝的面前,清淡的都摆放到简水澜的面前。

    “医生说你手臂上的伤,这几天都不能沾荤腥与辛辣,辛苦几天,等伤口都好了之后,我带你去吃所有你想吃的食物!”

    “顾总好贴心啊!”

    秦筝立即叫了起来,而后看向简水澜,又说,“水澜,你不是说要让我帮你挑选一些婚纱照吗?不如下午我陪你挑选一些?你要相信我的眼光!”

    简水澜一想到下午也没什么事情,便点头,“也好!”

    顾琉笙给简水澜盛好了饭,看向秦筝。

    “秦小姐不用跟我们客气!”

    秦筝立即点头,“顾总放心,我秦筝向来不懂什么是客气!”

    吃了几口米饭之后,简水澜问他,“医院可有给你电话来着?”

    顾琉笙摇头,“这个时候没有电话过来是最好的,证明唐卿虽然没有脱离危险期,但人还在,你不用太过担心了,一有什么事情,医院会给我电话的,我是想着晏殊是唐卿的朋友,这事情怎么也该跟他说一声,我一会儿给他电话。”

    “是应该跟他说一声的,还有还有唐嫂!要不”

    简水澜看向秦筝,“下午你就不用陪我了,我想去一趟唐嫂那边,这事情我想亲口跟她说。”

    能让唐卿这般挂念的人,想必唐嫂对唐卿就跟对待亲生儿子一样。

    那些年来,可以说唐卿是与唐嫂相依为命的。

    秦筝本来就是过来陪她的,听她这么说自然没有异议。

    “好吧,我下午就去画廊上班。我想这几天你也没有什么心情,去艺术西区那边,那边的事情也都交给我吧!”

    “那辛苦你了!”

    她确实没什么心情忙画廊的事情,幸好还有秦筝。

    “得了,咱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再说画廊也有我的一部分,我忙着天经地义好不好?”

    秦筝抓了一只鸡爪啃了起来,这家的鸡爪卤得还真不错。

    这个时候秦筝的手机铃声响起,秦筝从桌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呵呵冷笑了几声,“容昭熙主动打过来的,看来他当真是意识到了危机,可惜太晚了!”

    秦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在铃声响了三声之后接起。

    “有事吗?”

    那边容昭熙的声音还算温和,“小筝,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快到你画廊那边了。”

    “呵呵,你就是到了画廊,到了我家那都没用,不是不想搭理我吗?不是觉得我脏吗?容昭熙回去自己吃饭吧,别来打扰我,姐姐现在挺忙的,再见了!”

    秦筝朝着话筒冷笑了几声,很快就掐断了通话,现在知道着急了吧。

    奈何有些晚了,她秦筝不高兴了。

    一开始她认为自己有错,想给他解释他不听,对她态度淡漠,现在她不想搭理他了。

    简水澜想着秦筝也冷落容昭熙几天了,再这么下去,两人估计真要出现问题。

    正想劝她的时候,顾琉笙已经先开了口,“适当冷落就好,别像昭熙一样,到时候跟他一样后悔。”

    午饭吃完之后,秦筝没有留下来多久,就离开了西江月圆。

    中午也没有休息,顾琉笙给晏殊打了电话,告知了唐卿的事情。

    电话那头晏殊沉默了许久,等顾琉笙以为晏殊不会说什么的时候,晏殊才出声,“唐卿有说了什么吗?”

    顾琉笙如实相告,“将他的产业全数交给小澜打理,需要你我从中协助,并且让我赡养唐嫂,现在唐嫂跟他居住的那一套别墅,给唐嫂居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晏殊再一次沉默许久后才又出声,“确实是唐卿的风格,既然是他自己选择的,我也不好说什么,他的产业我倒是清楚,并且有不少有合作关系,几个唐卿信得过的人”

    顾琉笙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这些事情再说,我自然也希望唐卿能够醒来,我舍不得我老婆那么辛苦地去为他打理产业,这些都是他自己的事情,理应他自己来承担。”

    外头的天气已经回暖,阳光很大,甚至可以穿上短袖的。

    简水澜穿着一条连衣裙,身上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一双平底四季鞋,顾琉笙依旧是西装革履的打扮。

    车上,简水澜问起早上顾琉笙所处理的事情。

    “肖蔺与薛予凝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没有将他们交给警方,昨天的事情,已经都交给宋微去跟警方交涉了,至于肖蔺,他已经被囚禁,被关押在黑暗当中。

    没有给他医治,一日三餐都会送到,他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如果太容易让他死,那就太过便宜他了。至于他的产业,我准备接手,当做给你的精神损失费。”

    接下来肖蔺会失血过多,伤口会感染,抵抗力下降。

    加上他的身体里还有两颗子弹,动一下就能疼得要他的命。

    肖蔺活着会比死还要难捱,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从此往后,这世上就没有肖蔺了。

    简水澜并没有反对,她的善良不是拿来给敌人的。

    见简水澜沉默,顾琉笙又说,“至于薛予凝她已经疯了,今天会被送到精神病院,我会对外宣布,顾夫人重病多年,往后薛予凝都会居住在精神病院,与我们再无关系了。”

    简水澜想起薛予凝的娘家,如今没有顾家的打压。

    过去又有唐卿相助,薛家在薛长轩的打理之下,目前也算是如日中天。

    “薛予凝被送到精神病院,薛家会同意吗?”

    车子开得很平稳,顾琉笙看着神色如常的女人,勾唇一笑。

    “当然得同意,这几年来我没有对薛家再进行打压,薛家才能够在唐卿的帮助下成长迅速,薛家是比过去强上一丢丢,但是不足为惧,所以他们不可能为了薛予凝而放弃薛家的产业。”

    “将薛予凝送到精神病院,你一定很难过吧?”

    如果不是太让人失望,顾琉笙也不会这么做。

    之前将她送到法国,如果薛予凝能够老实待在那边,结果也还不错。

    偏偏要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做出这般荒唐狠毒的事情,最后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难过

    顾琉笙嗤笑,难过是一定有的,为自己的母亲是这样的女人而感到悲哀。

    纵然他与薛予凝断绝母子关系,但薛予凝生他是不可否认也无法更改的事实。

    “不难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往后她就好好地为唐卿忏悔吧,她欠了唐卿太多。而对我来说,薛予凝不管是疯了,还是死了,只要不要再伤害到你,那是最好的!”

    顾琉笙空出一手,紧紧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没有肖蔺与薛予凝,云水溶也已经死了,在燕城里,你可以无忧地生活,我也算是有些安心了。”

    这些最大的威胁,都已经清除。

    车子在别墅前停下,顾琉笙绅士地给简水澜开了车门,待她出来之后,才关上车门。

    算起来,这一处别墅还是他们第一次过来,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别墅很大,现代风格,看起来简洁大气,倒是跟唐卿很搭。

    顾琉笙按响了门铃,没多久就有人过来开门,是个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女人。

    穿着不错,很有贵妇人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唐卿所说的唐嫂。

    唐嫂看到他们两人的时候,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却还是装作不认识。

    “你们”

    跟他们家少爷一样高大挺拔的男人,是顾琉笙。

    而他身边漂亮的女人,则是简水澜。

    对于简水澜,唐嫂可不陌生,那毕竟是自己少爷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是他们家少爷心上的珍宝。

    唐卿回来的时候,经常拿着一张身份证瞧,那身份证上面的头像就是简水澜。

    与她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比起现在多了一点儿青涩,但依旧年轻漂亮。

    站在顾琉笙的身边,确实挺搭配的,但是若跟他们家少爷,肯定要更搭配合适了。

    简水澜看到她的时候,眼里都是歉意。

    “你是唐嫂吗?”

    唐嫂点头,倒是有些拿不准他们夫妻突然过来做什么,现在少爷可不在呢!

    “你们你们是来找少爷的吗?少爷现在不在呢!昨晚上就没回来了,我一直联系他,但是电话没有接听,要不你们先进来坐,我再跟少爷联系下。”

    如果少爷知道简水澜过来找他,一定很开心吧。

    奈何这个时候少爷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唐嫂朝着旁边一站,让他们夫妻两人进来。

    见两人始终手牵手,唐嫂就觉得自家少爷也挺可怜的。

    这是少爷第一次动心,又固执得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下。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走了进去,来到了屋子里,唐嫂问他们,“两位贵客是要喝咖啡或茶?”

    顾琉笙摇头,看向她。

    “唐嫂别忙了,我们夫妻今天过来是有要事想跟你说,我是顾琉笙,她是我的妻子简水澜,我们与唐卿认识。”

    见他们两人凝重的神色,唐嫂有些莫名,心中也担忧,不会是他们家少爷惹上麻烦了?

    昨晚上唐卿没有回来,薛予凝也没有回来,别墅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她一个人。

    眼皮从昨天就开始跳了,今天也一直跳个没停,晚上都做起了噩梦。

    此时唐嫂看到他们这般凝重的表情,心里便有了几分沉重与不安。

    “原来是顾总与顾少夫人!”

    简水澜看向唐嫂,“唐嫂,你坐下吧,我们今天有件事情要跟说。”

    唐嫂只好坐下,心里的不安越发地扩大。

    “什么事情如此严肃,是少爷惹事了吗?”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