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3章 若唐卿想要顾家掌权人的位置,我可以让给他
    若是唐卿叛逆期的时候,唐卿确实也打过架,而且还是经常的。

    每次一打架受伤并不严重,也就脸上几块淤青,但是后来叛逆期一过,唐卿就不曾再打过架了。

    而是一心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上,他向来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顾琉笙见简水澜不知道怎么开口,便将昨天唐卿奋不顾身救他们一事都说了出来。

    “唐卿现在尚未度过危险期,后续如何,医生也不敢妄下定论,只能依靠唐卿自己的意志力了。

    不过情况并不是那么乐观,希望唐嫂能够接受现实,并且保重身体,只有唐卿还有一丝的希望,我和小澜就不会放弃,会倾尽所有去医治他。”

    听到顾琉笙将所有的事情都描述一遍,唐嫂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掌心里也冒出了冷汗,可谓是六神无主。

    少爷他受伤了,还是顾夫人让人开的枪!

    造孽啊,顾夫人怎么能够如此狠心,连自己的儿子都杀!

    那是她的儿子,就算只是误杀,但顾琉笙也是她的亲生儿子啊!

    唐嫂很快泪流满面,怪不得她从昨天开始眼皮就一直跳,怪不得她给少爷电话,一直没有接听。

    原来是真的出事了,出大事了!

    看到唐嫂这一副模样,简水澜也忍不住抽泣起来。

    顾琉笙轻拍她的背,又说,“唐嫂,唐卿的意思就是让我赡养你,还有这一处别墅我也会帮他过户到你的名下,她说你在这边居住习惯了,往后还是住在这里,他让你别太伤心了!”

    “我怎么能不伤心?那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将他视为儿子一般地抚养着,少爷多么可怜啊,从小就没有父母在身边照顾,只有我一人照顾他,可是夫人怎么能够如此狠心,为了自己,竟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唐嫂看向顾琉笙,“顾夫人呢?我去找她拼命!”

    唐卿不好过,薛予凝她也别想好过,从她回来燕城之后,可都是唐卿在养着她的!

    唐嫂更是没有想到,面对危险的时候,少爷会那么傻,用自己的性命去救一个从未将自己放在心上的女人,而且那女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属于他。

    他的父母都是薄情寡义之人,怎么生出来的唐卿会如此专情。

    好几次他劝少爷放手,可是少爷从未答应,这都多少年了。

    顾琉笙沉声道,“她已经疯了,这世上已经没有顾夫人了,只有薛予凝。”

    简水澜吸着鼻子出声,“唐嫂,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唐卿不是为了救我,他也不会如此了!”

    她走到了唐嫂的面前蹲下,“唐嫂,你打我吧,都是我害的唐卿。”

    顾琉笙见此,很快起身朝着简水澜走去,将她扶起。

    “别这样子,谁都别想打你!”

    简水澜哭着摇头,“不,这些都是我该承受的,是我害的唐卿!”

    唐嫂也怪顾琉笙他们两人,若不是为了要救简水澜,唐卿又怎么可能会受伤?

    可说到底都是唐卿自愿的,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

    她要是真去责备简水澜,回头少爷醒来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薛予凝疯了……

    疯了好,这样的母亲对于唐卿来说,才是羞辱!

    唐嫂捂着脸哭,许久之后,她将手放开,茫然地看向顾琉笙。

    “顾总,我要去看看少爷,少爷在哪家医院?”

    他的身边,怎么可以没有人照顾着?

    顾琉笙轻叹了声,“现在还不方便探视,等医院那边给了消息,我会让人安排你过去医院的,目前唐卿尚未清醒,也未脱离危险期,将来如何,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也要做最坏的打算。”

    他轻轻地抱着简水澜,抬手擦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又朝着唐嫂说道,“如果唐卿不能再醒来,往后我会给你养老,这一点唐嫂不必担心。”

    唐嫂哭着摇头,“我只要少爷醒来,别的我都不想要,少爷他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啊!”

    一想到少爷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记得如何安排她,唐嫂就忍不住痛哭起来。

    许是太过悲痛,唐嫂哭了些时候,眼前一黑,往后倒去,整个人没了知觉。

    简水澜见此赶紧从顾琉笙的怀里起来,拉着唐嫂的手。

    “唐嫂,唐嫂你怎么了?”

    顾琉笙给她检查了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先送唐嫂去医院检查看看!”

    他将唐嫂背了起来,朝着别墅外走去,简水澜随后跟上。

    开了后面的车门,又协助顾琉笙将唐嫂放到了车里的后座上。

    顾琉笙也没耽搁时间,直接将唐嫂送到了燕南医院。

    经过医生的检查,唐嫂只是悲伤过度,并没有什么事情。

    唐嫂来到医院里,没多久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一直哭。

    简水澜想要安慰她,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只在一旁小声地抽泣着。

    顾琉笙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轻吐了口气,走到简水澜的身边,看向唐嫂。

    “医生说你悲伤过度,别的并无大碍,也无需住院,唐嫂是要回去吗?”

    唐嫂看了一眼顾琉笙,“少爷是在这边的医院吗?我想去看看他!”

    简水澜也看向了顾琉笙,眼里带着几分希冀。

    “可以去看看他吗?”

    顾琉笙摇头,“这个时候还不能去看他,等医院的吩咐,唐卿才经历过大手术,这个时候进去对他不好,而且唐卿也需要安静休息,咱们先送唐嫂回去吧!”

    唐嫂听到现在还不能去探望唐卿,又哭了起来,抓着简水澜的手不放。

    “少爷那么爱你,我多少次劝他你都已经结婚了,让他放手,可是少爷就是不肯啊,如果少爷能够听我的话,也就不会这样了。

    薛予凝,她是个母亲啊,怎么就这样狠心,少爷他太可怜,太可怜了!”

    简水澜也忍不住哭了起来,“都是我的错,唐嫂你打我吧,都是我活该!”

    顾琉笙看着两个抱头痛哭的女人,忍不住有些头疼,将简水澜拖到了自己的身边,抬手给她擦干净眼泪,又看着满脸泪水的唐嫂。

    “等医院给通知,我会立即通知你的!”

    最后,两人又将唐嫂送了回去,顾琉笙开了车子朝着西江月圆的方向行驶。

    车上,手机铃声响起,顾琉笙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宋微打来的电话。

    他很快接起,话筒就传来了宋微的声音。

    “顾总,薛予凝已经疯了,送到精神病院之后,抱着一个枕头一口一个阿卿地喊着,将那枕头当成了唐卿,一会儿又将自己当成顾夫人,还有她老是喊着唐卿要过来找她索命,时而安静,时而疯狂,需要安排医生为她医治吗?”

    “不用了,派个人看着她,别让她跑了!”

    疯了也好,起码不会再害人了。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看着身边的女人眼睛红通通的一片。

    “回去睡一会儿吧!”

    简水澜点头,“也好!”

    她是真的累了,也许睡一觉之后,唐卿就醒来了。

    **

    唐卿的事情,很快顾老爷子那边也都听说了。

    这一次顾老爷子倒是没有动怒,只是一直反复说着一句:“造孽啊!造孽!”

    顾老爷子怎么也没想到薛予凝会这样狠毒,连自己的儿子都想杀。

    顾琉笙可是她的亲生儿子,养了这么几十年,她是如何下得狠心的?

    唐卿纵然一直生活在外,但也是她的亲生儿子。

    本来顾老爷子听闻唐卿是顾安扬在外的儿子,是想要接回顾家的,但是后来又暴露出是顾安扬与薛予凝生下的孩子,这置顾琉笙的父亲于什么地步?

    他的大儿子竟然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背叛了他。

    所以顾老爷子就歇了让唐卿认祖归宗的一事,可没想到唐卿救了顾琉笙与简水澜。

    他老了,自然希望子孙满堂,唐卿虽然没有认祖归宗,可到底还是顾家的孩子。

    至于薛予凝的下场,顾琉笙并没有隐瞒,也将此跟顾老爷子说了一遍。

    知道薛予凝已疯,甚至有精神病院的鉴定报告,顾老爷子也只是觉得薛予凝活该。

    没有将薛予凝送到警方,为的是保住顾家的名声,只能对外宣称薛予凝重病缠身。

    书房里,顾老爷子叹气,喝了一口茶水之后问他,“如果唐卿挺过来了,你有什么打算?”

    顾琉笙就坐在顾老爷子的对面,听到这话,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爷爷,唐卿对我有恩,过去在淮城的时候,他曾救过小昕,现如今又以身救了我与小澜,如果他想要顾家掌权人的位置,我也是可以让给他的,只要唐卿愿意。

    早在过去他救了小昕之后,我就如此承诺给他了,爷爷,就算顾家掌权人的位置让给了唐卿,也不算是给了外人,唐卿的能力也确实很不错,过去我不愿意承认,可说到底,唐卿也是我的弟弟。”

    将顾家掌权人的位置让出去,顾老爷子是不同意的。

    但这是顾琉笙的决定,他反对也没用,也知道就算自己反对,顾琉笙也会来说服他。

    自己也没剩余多少年可以活了,这些事情他就不打算再去操心了。

    只要年轻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顾家没有不利。

    最终顾老爷子重重地叹气,“你们都长大了,爷爷也老了,只要不危及顾家,你做主就好,只是……阿笙,爷爷担心你会后悔,不过……这些担心还是得等到唐卿醒来再说。”

    毕竟这顾家掌权人对于顾琉笙来说是很重要的,将来还能够让简昕继承下去。

    但如果让给了唐卿,那么将来可就不一定是简昕继承了,唐卿也会有自己的子嗣。

    顾琉笙浅笑,明白顾老爷子的担心。

    “爷爷放心吧,就算将来我当真不当顾家掌权人了,可只要我还在一天,就不会让人做出任何伤害顾家的事情,不管是顾家的人,还是顾氏集团。”

    **

    顾安扬知道唐卿被薛予凝枪杀一事,且目前生死未卜,当天心脏病发作。

    被下人送到了医院里抢救,一直到隔天,才脱离了危险。

    这几年的时间,顾安扬已经苍老了许多,没有了当年的风度翩翩。

    顾二夫人得知这事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咒骂顾安扬与薛予凝终于得到了报应。

    几个儿子又要忙着住院的顾安扬,又要照顾情绪激动的母亲,来回奔波也累得很。

    唐卿并没有醒来,从他出事之后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但已经都没有醒来的迹象,也没有脱离危险。

    每天都依靠营养液维持生命,脆弱得犹如瓷娃娃,一直到现在都没开放让人探视。

    这几天简水澜也没心思忙别的,偶尔去一趟医院,明知道去了医院也无法探视,但还是忍不住想到医院里走走。

    可以说,唐卿现在的情况,完全靠着氧气与各种机器在维持生命。

    一点儿都不能够感染,特别是他身上还有好几个伤口。

    前几天心脏差点骤停,还进行了抢救,才又将他从鬼门关拖了回来。

    可以说对于唐卿,姜紫瑜是尽心尽力了。

    简水澜在医院里待了半个多小时,便想着离开,明天就是她举办画展的时候了。

    虽然这几天没有多少心思放在上面,基本上都是秦筝在帮她布置。

    但这一次顾琉笙宴请了不少人过来,甚至还有这一方面的大师,她怎么样也该打起精神来。

    只是可惜了,唐卿没有办法参加她的画展,上一次见面,唐卿还说要过来参加他的画展。

    而她也将请柬以快递的方式,给他送了过去。

    只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么多天了,唐卿尚未脱离危险。

    正要离开的时候,听得身后有人喊她,“三弟妹!”

    简水澜回头,看到姜紫瑜正朝着她这边走来。

    “怎么到了这边,不喊我一声就走?”

    简水澜摇头,“也没什么事情,就是过来看看,让自己安心,唐卿情况如何了?”

    见简水澜失落的模样,姜紫瑜温润一笑。

    “情况不稳定,所以一直没有开放让你们进去探望,也是为了他好,过两天如果情况能够稳定一些,就让你进去看看。”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