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4章、唐卿若是知道我责备她,肯定是要心疼的
    看到简水澜眼里闪着希望的光芒,姜紫瑜又说,“其实跟刚被送进去的时候没多少差别,也还是命悬一线,能否好转,还得依靠他自己的求生欲。”

    求生欲

    也就是说一切都得依靠唐卿自己了,她勉强一笑,轻轻点头。

    姜紫瑜看了一眼周边,没见着顾琉笙的身影。

    “琉笙没有陪你过来?”

    “他有事回去公司忙着,姜院长,我就先回去了。”

    “那好吧,我一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忙,就不送你了,自己开车注意安全,还有,明天不是要举办画展,正好我明天有空,会去画展参观的,听说这一场画展你也准备了许久,要打起精神来,若是唐卿醒来,他肯定也希望如此。”

    姜紫瑜也觉得顾琉笙估计挺郁闷的,虽然感激于唐卿的救命之恩,但是唐卿对简水澜的心思,他们也都是清楚的。

    往后,顾琉笙也欠了唐卿一个大人情,更怕简水澜为了这事情,怕要对唐卿念念不忘了。

    “谢谢你百忙之中抽空过去参加我的画展,我先走了,明天见。”简水澜冲着他挥挥手。

    这一次的画展,办得很精彩,简水澜几乎将自己画得不错的画都展示了出来。

    甚至在一个非卖区域里展览了好几副顾琉笙与简昕的油画,甚至还有他们一家三口的油画。

    而过来参观画展的人有很多,基本上给下了邀请函的都过来了。

    顾琉笙那边邀请了不少人,甚至是南青岳也邀请了好几个北川的朋友,过来参观画展。

    秦筝那边好几个老客户也都过来了,简水澜看到这么多人,而且不少人身份尊贵,甚至还邀请了不少媒体。

    简水澜立即就打起了精神,为参观者一一介绍自己作画时的灵感与心得,脸上始终流露出得体的笑容。

    顾琉笙远远地看到简水澜认真投入的神态,微微露出一笑,亲自带领着几位他邀请过来的朋友观看。

    听到简水澜的作品得到他们的赏识与赞美,比自己被夸赞了还要高兴。

    这一次简水澜回来这边,在作品上的署名也不是简水澜,而是过去已经小有名气的画家木映暖。

    这一次能够邀请到几位名家过来点评,除了是看在顾琉笙的面子上,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木映暖作品里的灵气,是个可塑之才。

    秦筝看到简水澜终于打起了精神,忍不住也松了口气。

    这几天看到她蔫蔫的样子,担心她受了不小的打击,得好些时候才能支撑起来,今天她的状态看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容昭熙一大早就过来了,而且还带了程少郡与不少认识的朋友,过来参观画展。

    看到秦筝正在接待客人的时候,容昭熙立即就凑了过来。

    今天来此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过来捧场,参观画展。

    另一部分则是知道秦筝会来此,他来这边可谓是守株待兔。

    这几天秦筝对他爱理不理的,吃饭也不肯跟他一块儿吃。

    去画廊找她,也都忙着不见。

    他一旦缠着不放的时候,秦筝直接就回到了办公室,将自己关在了里面,让他无可奈何。

    也知道秦筝是为了之前的事情,铁了心不肯搭理他,他更害怕秦筝说要分手。

    这一段感情从开始的那一刻,他就没曾想过要结束。

    等到秦筝为一个客人讲解完之后,容昭熙终于是找到了机会接近她,他看了一眼对面一幅少女的油画,冲着秦筝讨好一笑。

    “小筝,这一副图,给我说说呗!”

    秦筝冷笑,瞥了他一眼,“艺术的境界,岂是你看得懂的?我说了你也不懂呗!”

    秦筝转身就走,容昭熙却是拉住了她的手。

    “你穿工作服可真好看!”

    虽然身材平板了点儿,但是这工作服让她看起来腰细腿长,加上她头发全部扎成丸子头,看起来俏皮可爱。

    穿着工作服的她,比平日里穿着裙子的时候,更让他觉得眼前一亮。

    “那也不是穿给你看的,容昭熙,我正在忙着,你哪儿凉快哪边待着去!”

    秦筝说完就走,很快有客人询问,立即挂着得体的笑容为他们讲解。

    容昭熙想上前搭讪,都找不到机会,只想着等到她下班之后,总能跟他吃一顿饭吧?

    这一日,应寒也来了,远远地看着她正在为客人讲解,他走了过去,默默地听着。

    见她眉眼里都是光彩,才有些放心。

    前几天的事情他也听常颂提起过,当时也给简水澜打了电话。

    她的情绪很不好,如今能够强打起精神来,应寒也微微松了口气。

    那时候凶险他也是清楚的,纵然有常颂等人的保护,可她还是受了伤,幸好是轻伤。

    如果当时是她中弹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知道这事情之后,他一直在等着顾琉笙是如何处决肖蔺与薛予凝的。

    如果他有一丝儿的心软,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两人。

    甚至也不放心再将简水澜交给顾琉笙,就算简水澜的心中有顾琉笙。

    他也会想方设法地将他们母子抢回身边,带回淮城。

    幸好顾琉笙没有让他失望,肖蔺与薛予凝都没有交给警方。

    肖蔺落在他的手里,肯定不会有好下场,至于薛予凝将她扔到了精神病院。

    往后没有富贵生活,全部都按照精神病院的规格来,甚至薛予凝也已经疯了,虽然没有取走薛予凝的性命。

    但是扔在精神病院,对于薛予凝来说,她的人生已经完全被毁了,对此,他还算满意。

    而云水溶当场死亡,若是云水溶没死,他也一定会让云水溶不得好死。

    如今几个埋在燕城的炸弹已经被排除,燕城对于简水澜来说,危险已经撤离了许多。

    画展进行了两天,一切都很顺利,除了非卖品区域的画,其余的全部被卖光。

    基本上来的人都会买走画,还有好些没有买到。

    不过两天的个人画展之后,艺术西区这边的画展正式开张。

    第一天的时候,销售非常好,里面的画被买去了不少。

    秦筝眉开眼笑地带着人,又送来了不少的画重新摆放上,就今天的开张盈利,他们就小赚了一笔钱。

    从举办个人画展到开张,仅仅三天的时间,但是过来捧场的人有不少,甚至都是大人物。

    而且顾琉笙也邀请了媒体,所以醉桃源的名号,在这三天里是彻底地打响了。

    简水澜的另一个名木映暖,也在这一次又红了一把。

    不过媒体也没敢将她的照片传上去,所以对于外界来说,木映暖这个人还是神秘的。

    简水澜并没有将大把的时间,都投资在醉桃源画廊里面。

    她聘请了一名经理,主要是管理艺术西区这边的画廊,让秦筝也不至于太过于忙碌,时常两边奔跑。

    而她这一段时日里比较忙,加上情绪不大好,所以简昕都在老宅里养着。

    平日里上下学,也都交给了顾安歌与华楚楚两人,让他跟着顾源上下学。

    画廊的事情总算是告了一段落,这一天,姜紫瑜来了电话。

    告知唐卿的情况已经稍微稳定了下来,有半个小时的探视时间。

    顾琉笙将这事情告知了简水澜,又告知了唐嫂与晏殊。

    听到唐卿的情况稳定,简水澜略微松了口气。

    这么多天了,唐卿的情况总算是有了进展。

    她真担心唐卿挺不过来,虽然知道他尚未度过危险期,但是情况有稳定,她还是很高兴的。

    简水澜也来不及换衣服,稍微整理了下东西,就跟着顾琉笙去了唐嫂那边,接了唐嫂就去了医院。

    唐嫂这几天在家里担心了好几天,每天都求神拜佛的,就希望唐卿能够醒来。

    此时虽然听到唐卿尚未脱离危险期,但是知道情况有稍微的好转,她还是很高兴的。

    想着等看完唐卿之后,再去拜拜菩萨,让唐卿早日醒来,恢复过去的样子。

    这几天唐嫂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都消瘦了下来,看起来比起前几天要苍老许多。

    脸上的皱纹,鬓角的白发,眼里的血丝与浑浊,无疑在诉说她的担心。

    看到唐嫂这一副样子,简水澜心里也难受,她知道这是真心对待唐卿,才会如此。

    虽说唐卿不幸,没有父母宠爱,但是有唐嫂这么真心对待他,也是一种幸运。

    来到医院里,晏殊也已经到了,看到他们几人,都相互打了招呼。

    在姜紫瑜的安排下,他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见唐卿。

    不过来的人多,一下子进去这么多人,太过于吵闹,所以分成了三批,每次十分钟的探视。

    姜紫瑜建议,“多跟他说说话,激发他的求生意志,这对他很有好处。”

    而后又说,“本来是不建议让你们这么多人来探视他的,毕竟病人现在还很垂危,容易被感染,但是你们多跟他说说话,还是有一定好处的,记得要换上隔离服。”

    最先进去的是唐嫂,因为被医生告知进去后,别哭哭啼啼的,影响了病人,唐嫂也不敢哭。

    只是当她换上了隔离服之后,进去重症监护室里看到了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的唐卿,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她的少爷,怎么几天不见就变成了这样?

    唐嫂难受得恨不得代替唐卿躺在这里,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特别是几日不见,怎么消瘦得这般严重,唐嫂泪流满面地看着活像没有气息的唐卿,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少爷,你太傻了,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如此牺牲自己,别人不心疼你,可是唐嫂心疼你啊,看到你这样子,我都恨不得替代你受这些痛苦,我可是将你当成我的儿子来养,来疼爱的!

    少爷,你可一定要醒过来,你可是说过等我老了是要赡养我的,将我交给顾总他们,我不安心啊!”

    “少爷,我没有想到薛予凝这般狠,连自己的儿子都下得去手,太狠的心了,少爷对她这样好,可是她都做了什么事情啊!”

    唐嫂又哭了起来,却不敢去碰他,担心自己会给他带来细菌,现在的唐卿就跟个瓷娃娃一样,让她碰不得。

    “少爷的眼光倒是很好,简小姐很漂亮,比照片上还要好看,我心里其实是很责备她的,如果不是为了救她,少爷也不会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是她害的。

    可是想到少爷对她的心思,我就不敢责备她半句了,少爷若是知道了我责备她,肯定是要心疼的。少爷,你快醒醒吧!”

    唐嫂断断续续地说了好些话,十分钟差不多了。

    她不舍地看着没有生气的唐卿,又说,“少爷,时间差不多了,我等下回再来看你,希望那个时候你已经醒来了,我一定给你带你喜欢吃的食物过来,看看你几天没吃我烧的饭,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晏殊进来的时候,看到唐卿的样子,心里也难过。

    这才几日不见,他便只能依靠那些冰冷的仪器保存这微弱的气息,晏殊觉得世事无常。

    “你说过去我想将我妹妹介绍给你,如果你接受了,也许都不会遇上顾少夫人了。遇上了也不会那么喜欢她,我妹妹那么好,配你也算是绰绰有余了,不过感情的事情,我也不能说你什么。”

    “只是觉得如果罢了,人生不会有如果的,否则你也不会躺在这里了。”

    “公司里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会让人盯着点儿,至于是否要将你的产业交给顾少夫人,我觉得这事情并不妥。”

    “还是希望你能够醒来继续接手你的事业,毕竟咱们可是有不少的合作,唐卿,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我可不想就这么失去你。”

    “放心吧,我不会再想着要将我妹妹介绍给你了,我那傻妹妹快让顾家的人给追走了。你早日醒来,少一个人跟我吃饭喝酒,挺无聊的,我改日再来看你,希望那时候你能好转!”

    晏殊出来的时候,看到唐嫂还在哭。

    对于唐嫂,虽然只是佣人的身份,但是他对唐嫂也是尊敬的,“唐嫂,我先送你回去吧!”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