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握草,这个男人壁咚不成,直接就强吻
    等一会儿她再去找几幅不错的挂上去,还得再去连续那些签约的画家,包括封老师那边也需要再联系。

    简水澜的画以木映暖这个名,每一幅画都能卖出天价。

    可惜她目前因为唐卿的事情分心,没心思作画,不然又可以让她画几幅摆在她这边,当画廊的镇店之宝。

    “秦筝小姐,有你的花束需要签收。”

    一名花店送货员打扮的小哥来到了画廊里。

    秦筝看着他手里的花,不明所以,这是谁给她送花来了?

    她走了过去,看到那一大束洁白的百合花,还有散发出来的浓郁香气。

    忍不住就深深呼吸了口气,觉得肺腑里都是香水百合的气息。

    “谁送来的?”

    “里面有卡片,对方已经结账,您是秦筝小姐本人吗?需要在这里签个字。”

    送货员小哥将一张单子还有笔都递给了秦筝,伸手指了指需要签字的地方。

    秦筝没有先签收,而是从花束里面找到了一张小巧精美的卡片:这几天画廊生意好,你一定很辛苦,要注意休息,香水百合很适合你,希望你有一个好心情。

    后面的署名是赵弦,其实看到那一手字的时候,秦筝就知道这是赵弦写的卡片了。

    秦筝很快签收下花束,冲着花店送货员小哥灿烂一笑。

    “谢谢,辛苦你跑一趟了!”

    花店送货员小哥被秦筝这么一笑,只觉得都快闪花了眼睛。

    秦筝捧着花束朝着办公室走去,觉得心情很美好,将花束往办公桌上一放,秦筝取出手机给赵弦发了一条信息:香水百合已经收到,谢谢赵老师,我很喜欢!

    那边赵弦倒是很快发来信息:嗯,你喜欢就好,中午有空吗?一起吃饭?

    秦筝正要回复的时候,办公室门口就传来了容昭熙的声音。

    “小筝谁给你送的花?”

    容昭熙看着自己手里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再一看那桌子上一大束香水百合。

    他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嗅到了香水百合的味道,这绝对不会是秦筝自己买的花束。

    秦筝最烦花这个钱了,连她家里桌上摆的花都是塑料的,据说这样每天都能绽放,其实就是舍不得。

    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想要趁机撬他墙角了?

    容昭熙一下子就想到赵弦,肯定是他,成日里觊觎他的女人。

    这一段时日他跟秦筝疏远了许多,只怕赵弦也费了不少的心思。

    秦筝听到容昭熙的声音,抬眼去看,见他怀里抱着大束火红的玫瑰,眉头微微一蹙。

    “你又来做什么了?容昭熙,你没看到我这几天都忙着吗?还每天过来骚扰!”

    骚扰

    用这词汇可就有些严重了,容昭熙走了进去,将自己抱在怀里的大束火红的玫瑰花递给她。

    “喏,送给你,我觉得还是玫瑰花最适合你了!”

    而后眼尖地瞥见了那一大束香水百合里夹着一张小巧的卡片,容昭熙伸手去拿,在看到那署名的时候,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

    果然是他,臭不要脸的男人,还真打算撬他的墙角啊!

    虽然卡片上没写什么,可是一个男人是不可能会平白无故地去送女人鲜花。

    这香水百合代表着什么呢?

    容昭熙觉得自己真有必要去查一下。

    而后愤愤地将卡片往桌上一扔,“你别谁送的花都收行不?小筝,这不是个好男人!”

    “是不是好男人我比你还清楚,我认识赵弦的时间长了去!”

    如果不是好男人,当初她爸妈也不会想着将赵弦介绍给她了,只是她与赵弦不来电罢了。

    “不是罢了,咱们现在不管赵弦怎么挖墙角,反正我都不会让他挖走你,一辈子都不会,所以赵弦他是可以少花费这些心思了!”

    容昭熙说着,将手里大捧的玫瑰花送到她的面前,“秦筝,咱们和好吧,别再为过去的事情纠结了,我知道我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但我也是第一次给人当男朋友。

    若是有不好的地方,你多多包容,别跟我计较太多,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你就打我,你一打我,我肯定知道自己做错了,一定改正,好不好?”

    认错态度倒是不错,秦筝看着容昭熙的怂样,果然男人啊,真不能太给他面子了。

    她冷冷一笑,看着对面大捧的玫瑰花。

    “可是我不想接受,当时我受了多大的惊吓与委屈,你现在这么风轻云淡地跟我说过去的事情不纠结了,那我之前所受的委屈,算什么?”

    他哪儿是风清云淡地跟她说话了?

    这些天来,他哪天不是舔着脸过来的?

    他都打算不要脸只要她了,“过去的委屈,是我给你的,要不”

    容昭熙指着自己的脸,“让你打,打到你舒心为止,千万别跟我客气,你当初怎么打过我的,现在还怎么打我!”

    被自己的女人打,也不是太丢脸,大不了他接下来的两三天都不去公司了,就在家里养伤。

    秦筝还真想冲上去揍他几拳,不过自己冷落了他也好些天了。

    也算是容昭熙对她还有一定的耐心,这些天对他爱理不理,但容昭熙也没放弃,每天必定抽点儿时间过来,在她面前露脸一会儿。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至于让她忘记了他容昭熙长什么模样。

    其实再有气也多过去好些天了,时间是良药,对他的气愤也没之前那么浓烈了。

    见秦筝不语,容昭熙还是有些忐忑的,索性拿起秦筝的手往自己的脸上凑。

    “真没骗你,你要是不高兴就打我,发泄下心里就痛快了,可秦筝,你别不理会我,这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你看看我是不是都瘦了?可是消瘦了快六斤呢!”

    秦筝还真仔细地将他瞅了一番,确实有比之前消瘦了那么丁点儿,是不是六斤,还不清楚!

    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将杯子里剩余的小半杯咖啡喝下,抬手轻轻敲打着桌面,想着要不要现在原谅他?

    只是觉得男人对于容易得到的东西,似乎都不怎么珍惜,她要不要再继续折腾?

    可又担心这继续折腾,万一容昭熙当真对她没了耐心,自己岂不是挺亏本的?

    对于容昭熙这样大部分时间,还挺听话的男朋友,秦筝还是比较满意的。

    加上他的家庭也不错,容父容母对她挺好,容承祯也将她当成弟妹来看待。

    赵弦是挺好的,就是对他缺少了那么点儿感情,加上他的母亲看不起她秦筝的家庭。

    说到底,还是容昭熙更适合她,只是两人的磨合期似乎有些长了。

    见秦筝没有丝毫的表示,只是在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狐疑地将目光给移开了,容昭熙更是忐忑了。

    “秦筝,这是给你的玫瑰花,你收下吧,往后我每天都给你送花,你喜欢什么样的告诉我!”

    秦筝喜欢的,肯定不会是香水百合。

    秦筝看着那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包装得很漂亮,她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

    看到她终于将花束收下,容昭熙松了口气,收下就好,他就担心秦筝不收。

    于是露出了笑容,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

    “终于要原谅我了吗?我发誓同样的错误,肯定不会再犯第二次,你相信我!”

    有过这么一次的折腾,他还真不敢再有第二次了。

    “花,我是收下了,你现在也可以走了,什么时候原谅你,看心情!”

    “可是”

    容昭熙还是着急,“快要到午饭的时候了,咱们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咱们都已经好多天没有一块儿吃饭了,我妈最近都问你什么时候去我家呢,要不晚上去我家吃饭?”

    他这几天都很少回去了,基本上在公寓里住。

    一回家他母亲就开始念叨他,甚至发出了狠话,要是敢将秦筝给弄丢了,让他也别回去了。

    秦筝翻了个白眼,“我正忙着呢!”

    说完,她起身就朝着外头走去。

    容昭熙想要追上去,又想着这几天秦筝确实挺忙的,现在也尚未到下班时候,外头还有不少的顾客正在看画。

    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追出去,秦筝的包包还有车钥匙,都在屋子里。

    所以等秦筝忙完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容昭熙还乖乖待在那边,把玩手机。

    只是原本放在办公桌上的香水百合,此时被扔在了垃圾桶里。

    见此,秦筝神色一变,阴森森地问他,“你扔的?”

    容昭熙倒是没有隐瞒,坦诚地点头。

    “因为我查过了香水百合的话语,虽然有不少花语,但是有这么几个花语,让你的男朋友很不爽。

    其一:伟大的爱;其二:永不磨灭的爱;其三,不要放弃一个深爱你的人;其四:你敢爱我吗?我觉得赵弦他本来就对你心怀不轨,现在他又抱着什么样的心思,来给你送花?”

    他可不相信赵弦对秦筝,会有什么纯真的感情。

    “你有病!”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但是香水百合已经被扔到了垃圾桶,甚至踩了好几脚的样子,花瓣都被踩坏了,再捡起来养着也没多少意思。

    秦筝也没想搭理他,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稍微收拾了下桌上的东西,拎起了包包就要走。

    然而她的手很快被容昭熙给拽住,“去哪儿?带上我!”

    秦筝想要甩开他的手,却没有甩开。

    “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了?松手!”

    下一秒,容昭熙一脸的怨气,甚至还撒娇了起来,抱着秦筝的手就是不松开。

    “不嘛,你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我今天就跟在你身边了,小筝,你别抛弃我!”

    这是神经病化身吗?

    秦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看上了他哪一点,逗比吗?

    “我要吃饭去了,今天生意好,中午肯定还有不少人过来看画,你松手!”

    “我们一块儿吃饭!”说着,容昭熙直接将她堵在了墙上。

    然而下一秒,秦筝直接从他的臂弯处走了。

    只是她的一只手还被容昭熙握着,所以并没有逃离开。

    容昭熙有那么几秒钟的默然,他壁咚的姿势是正确的,为何秦筝就从他腋下走了?

    秦筝在心里冷笑,壁咚什么的,就他将手抬得那么高,姿势完全不正确好不好。

    那傻愣吧唧地愣在那里,完全不明白哪儿错了,这男人真是

    不过也证明容昭熙还没有这么壁咚过别的女人,这么一想,又觉得心情好了那么一丁点。

    壁咚不成,容昭熙觉得下一步应该不会再出这样的状况了吧!

    于是直接将秦筝拉到了他的怀里,低头封住了她的唇,在秦筝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朝着她攻城略地,狠狠地品尝她的甜美。

    秦筝确实没想到容昭熙下一步会如此,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他无限放大的俊脸。

    握草,这个男人壁咚不成,直接强吻上了!

    她想要挣扎,一手被他握着,脑袋还被他捧着,而且这吻的感觉还该死的好。

    秦筝嘤咛了声,最终也就放弃了挣扎。

    两人闹腾了好些时日,难得这样亲近,容昭熙自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难得秦筝小女人一样地挂在他的身上,这让容昭熙特别满足,加深了这一记吻。

    等他离开秦筝的唇瓣之后,“啪”的一声,秦筝一巴掌地拍向了他的脸。

    力度不大,容昭熙也没觉得多疼,只是盯着她傻傻地笑,而后上前一步,抱着她不想撒手了。

    “小筝,乖,不生气了,咱们和好,一切都回到咱们最最甜蜜的时候,好不好?”

    其实这一巴掌也不是非甩不可的,甩出去的时候,秦筝就有些后悔了。

    可是她的手就是这么快,能有什么办法?

    也幸好力度似乎不是太大,此时听得容昭熙轻声细语地跟她说话,秦筝闷闷地点头。

    “那先说好了,过去的事情彼此都不追究了,你要是再敢误会我什么事情,或是再次跟我冷战,回头我一定冷战到让你心惊胆战的地步!”

    要不是他事先对她冷暴力,她后来也不至于会如此,她也想当一个温柔可爱、贤惠体贴的女朋友。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