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带着他的遗憾与不甘,还有恨意,离开了
    听到她赌气的声音,容昭熙知道秦筝基本上是原谅他了,当即就笑了起来,抱紧了怀里的她。

    “嗯,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对你死缠烂打,再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冷暴力了,你这么一次跟我冷战,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心惊胆战的地步了,我岂敢还有下次?”

    算你今天认错态度不错,暂且就原谅你,不过还在考察期间,你别太得意了。

    考察期间就考察期间,别对他爱理不理的就成!

    容昭熙高兴地在她的脸上亲了好几口,秦筝嫌弃地拿手挡住自己的脸。

    “别跟狗一样!”

    说着这话的时候,自己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看到他脸上残留着淡淡的五指印记,秦筝抬手轻轻地抚上。

    “疼不?”

    虽然力道不大,但是容昭熙的皮肤白皙,一点儿印记就很明显。

    容昭熙就算疼,这个时候也得喊不疼。

    “不疼,你要是不高兴,还让你打!”

    要是在过去,谁敢动一下他的脸,他非得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不过秦筝打他

    反正被她揍习惯了。

    秦筝揉了揉他的脸,“傻子!被打你也是活该,走,姐姐请你吃饭!”

    “遵命!女王大人!”容昭熙笑了起来。

    说到吃饭这事,秦筝突然想起,刚才还没有回复赵弦信息呢!

    她取出手机,很快给赵弦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我中午有约,就不一起吃饭了,刚才跟容昭熙和好,中午陪他吃饭。有空咱们再一起吃饭!

    “跟谁发信息呢!”

    容昭熙凑了过去,看到赵弦两个字的时候,脸色顿时不好了。

    不过想到他们两人才刚刚和好,也不想因为一个赵弦,而毁坏了他这么多天的努力讨好,与放低姿态。

    这么再来一次,真的会要了他的命,秦筝实在是太能折腾人了。

    “花是赵弦送来的,我跟他说一声谢谢,还有改天再跟他一起吃饭,你有意见?”

    她看了一眼被扔在垃圾桶里,已经毁坏的香水百合,就觉得舍不得,这么一大束花要多少钱啊!

    这个时候的容昭熙哪儿敢有意见了?

    连忙摇头,“没意见,就是跟他吃饭的时候,必须带上我,还有,不许再喝酒!”

    有过上一次的经验,他是真的怕了,到现在都滴酒不沾了。

    秦筝傲娇地拎着包朝着外头走,容昭熙立即跟上。

    “女王大人,等等我!”

    **

    办公室里,赵弦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整整盯着屏幕好长时间。

    已经和好了,而且还是在刚才,赵弦微微扯了下唇角,露出苦涩的笑容。

    他还想着秦筝与容昭熙已经闹了这么长时日了,说不定两人是不可能再和好。

    可没想到这么快又好了,毕竟之前闹得不轻。

    而且容昭熙对秦筝的不信任,让秦筝心里难受。

    他就想着这个时候秦筝心里脆弱些,他容易趁虚而入,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这一次,他们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坦然面对与原谅,他想要再介入就怕是不可能了。

    赵弦有些惆怅,他与秦筝难道就只能走到这一步了?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两人成为朋友,最起码还能是朋友关系。

    他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好一会儿,才回复一条信息:和好了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这话有些违心,毕竟自己对秦筝还是存在非分之想的。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赵弦心不在焉地出声,“请进!”

    门被推开,吴琳琳走了进来,看到赵弦那张好看的脸,眼里有着痴迷,她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他走去。

    “小弦,你这边忙完了没有?中午一块儿吃饭吧!”

    赵弦听到是她的声音,抬眼看了过去,见着吴琳琳的穿着,立即蹙眉。

    虽然天气已经暖和,但是她这么穿当真不冷?

    特别是今天可是还降温了,在学校里还穿得如此暴露。

    吴琳琳走到他的身边,今天为了来他这边,可是特别打扮了一番。

    特别是这领口开得大,只要她稍微一弯身,里面的风景便能够清楚地瞧见。

    她可是见识过秦筝的身材,胸口没几两肉,也不知道赵弦是看上了她哪儿,那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手感?

    男人应该喜欢她这样的,该瘦的地方绝对瘦,该有肉的地方也绝对有肉。

    要知道这个学校里多少男教师,男学生可是将她当成女神来对待的。

    赵弦看到她有意弯身,很快将目光从她的身上挪开。

    “没空,我中午有约了!”

    “约了谁呢,不介意带上我吧?怎么说,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

    然而赵弦很快拒绝了,“不方便!琳姐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赵弦稍微收拾了下,便起身,看到吴琳琳还杵在那边搔首弄姿,眉头禁不住就蹙起。

    “还不走,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

    吴琳琳摇头,“倒是没什么别的事情,不过对了,伯母邀请我今晚上到你那边吃饭,她让你今晚上记得要回家,伯母她过几天就要回去了。”

    “我会跟我母亲说的,我晚上也有约,你们两人吃得开心就好,琳姐,走吧!”

    赵弦说完这话的时候,便朝着办公室外头走去,看到吴琳琳还愣在那边,又出声催促,“琳姐?”

    吴琳琳这才反应过来,很快转身走了出去,看着赵弦将办公室的门锁上。

    赵弦似乎没打算跟她打招呼,就要走人,吴琳琳很快就跟了上去。

    “小弦!”

    赵弦停下了脚步,看向吴琳琳,“琳姐还有别的事情要说?”

    吴琳琳点头,“是有些事情想跟你说,小弦,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我记得我们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小弦,我是真心喜欢你,你母亲也很喜欢我的,我觉得我们很适合!”

    对于这样的话题,赵弦其实已经很不想再继续谈下去了。

    因为过去谈过的已经许多次,可是让他头疼的就是吴琳琳死活不肯对他死心。

    “你喜欢我,我母亲也喜欢你,可是琳姐,我不喜欢你,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我也跟你说过许多遍了。

    我可以将你当成邻居家的姐姐,将你当成朋友,当成同事,却唯独不可能将你当成我所喜欢的人,所以琳姐,就请你对我死心吧!

    我想你从小到大都活在众星捧月当中,喜欢你的人不少,你又何必吊死在我这一棵树上,琳姐,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给那些喜欢你的人一个机会吧!”

    “那你为何不给我一个机会?”

    吴琳琳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眶就红了起来。

    “小弦,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不管是容貌还是家世都很匹配,你为何不给我一次机会?”

    赵弦冷眼看她,“琳姐,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你何必如此让我为难?”

    喜欢她就是为难吗?

    吴琳琳强忍着才没有让泪水掉落下来,她吸了吸鼻子。

    “喜欢我就这么让你为难?可是小弦,从咱们还在读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了,不从你还很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跟你玩,去你家串门,都是因为你,小弦,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除了赵弦,这一辈子她真的不会再遇上这么喜欢的人了。

    她的年纪已经不小,甚至比赵弦还要大上几岁,一直拖到现在,都是因为他,因为她很喜欢赵弦。

    为了能够让赵夫人喜欢她,她下了多少的功夫去投其所好,才让赵夫人认可她。

    可是赵夫人认可她又有什么用处?

    她要的是赵弦能够认可她啊!

    所以,她是不是努力错方向了?

    可是这些年来,她也很努力地在争取可以得到赵弦的喜欢啊!

    “琳姐,很抱歉,我不喜欢你!”

    赵弦就是这样的人,不喜欢的就不会去给人希望。

    吴琳琳伤心欲绝地后退了一步,眼里的泪水终于掉落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喜欢多年的男人。

    他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让她深深的着迷,特别是那一张脸,从他还是青涩的少年时,她就很喜欢很喜欢了。

    “小弦,你是不是还喜欢着秦筝?可是秦筝都已经有男朋友了,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你怎么还难道你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吗?

    小弦,秦筝她不喜欢你,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是哪儿比不上秦筝,为何你要看不上我吴琳琳?”

    “你是你,你有你的好,秦筝是秦筝,秦筝她很好,在我眼里任何人都比不上她。琳姐,就算我最后不会跟秦筝在一起,但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所以,请你死了这一条心吧!

    我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也希望从今往后,琳姐不要再给我造成任何感情上的麻烦,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邻家姐姐!”

    赵弦没有打算再理会吴琳琳,转身就走。

    他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够容下一个女人。

    而吴琳琳,他从头到尾就没有喜欢过,又怎么能够勉强自己?

    赵弦想着自己的处境,又惆怅了几分,但幸好与秦筝还能当朋友。

    永远都是邻家姐姐,邻居家的姐姐,不可能成为恋人?

    吴琳琳见赵弦头也不回地离去,心下悲凉,忍不住蹲下来抱着自己痛哭出声。

    她这么喜欢他,这么努力了,为何赵弦心里始终没有她?

    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未来呢?她与赵弦还会有未来吗?

    **

    水与食物是充足的,最开始的时候,肖蔺每天都坚持吃。

    甚至将送来的食物全都吃光了,水也全都喝下了。

    他不想死,只有还活着才有希望离开这里。

    他不想自己死在这样的地方,他半生筹谋那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给顾琉笙做嫁衣吗?

    那些他努力多年的产业,落到顾琉笙的手里,他会死不瞑目的。

    只是身上的伤势没有得到救治,两颗子弹还留在身体里,每动一下,都疼得他冒冷汗。

    所以他基本上是趴在冰冷的地上度过,正因为条件如此差,肖蔺的身体越来越是不好。

    本来就失血过多,让他的抵抗力变得很差,之后身子还发起低烧。

    肖蔺每天都浑浑噩噩地度过,活着每一分、每秒对他来说都是折磨。

    只是肖蔺还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自己。

    死亡对他来讲是解脱,可是一旦解脱了,他在人世里就一切都没有了,他不甘心!

    他想活着,想要报仇,想要他的产业,想要富贵生活。

    只是没有得到医治,每天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有到了饭点的时候,给他半个小时的光明。

    半个小时之后,一切又陷入了黑暗,有光亮的时候,他也看到了自己的狼狈。

    如果能够让他逃离这里,他一定会让顾琉笙落到他的手里,剥他皮,啃他骨,喝他的血,让他尝尝绝望的味道。

    甚至他的女人,他也要狠狠地玩弄,还有千方百计得到他的产业。

    然而这些,都是肖蔺自己的想象,几天之后,他就开始感觉到了生命的流失。

    他清醒的时间甚至越来越少了,甚至吃的食物没有之前的多,东西开始觉得吃不下。

    最后只能勉强喝水,每天浑浑噩噩的,但是清醒的时候,心里的恨意就更浓烈了。

    其实他在等,等被人发现,将他救出去。

    毕竟这么多年了,混到现在也有几个真心的兄弟,他们发现他不见了,肯定会去查。

    而他只要还活着,留着他们找过来就可以了。

    只是时间越长,肖蔺就越是绝望,他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这一天,肖蔺还算清醒,虽然吃不下食物,但还是勉强喝了几口水,吃了几口饭菜。

    身上没有什么力气,但他还是抬起没有受伤的手拍打着地板。

    “我要见顾琉笙,放我出去,我要见顾琉笙,你们让顾琉笙过来见我!”

    让他觉得不甘心的是自己的声音太微弱了,隔着这厚厚的铁门,怕是外头也听不到。

    肖蔺绝望了,但是身上残留的力气实在没有多少了,闹腾了一会儿又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次,肖蔺沉睡过去,就没有再醒过来。

    带着他的遗憾与不甘,还有恨意,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