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8章 但凡伤害她的,顾琉笙一个都不会放过
    顾琉笙接到肖蔺死亡的消息,正在办公室里,他冷笑了声。

    “将他扔海里喂鱼吧!”

    没想到肖蔺也不过才支撑这么些天,他还以为肖蔺还能够再多坚持一段时日。

    倒是便宜他了,这么轻易就解脱了,要知道唐卿可是尚未醒来。

    虽然唐卿是薛予凝误杀,但如果没有肖蔺的策划,也就不会有那些事情了,甚至还让简水澜受了伤。

    但凡伤害她的,他顾琉笙一个都不会放过!

    看了一眼时间,他这边的事情差不多忙完了,该去接孩子回家了。

    简水澜得知肖蔺已死的消息,并不觉得顾琉笙残忍,相反,这些都是肖蔺该承受的。

    **

    前几天跟秦筝一起挑选了婚纱照原片,基本上每张都被保留了下来。

    秦筝觉得每张都好,都是大片的既视感,所以将所有的照片看了一番之后,全都选了。

    简水澜想着这么多的照片就算全都洗出来,那么也需要好多的相册。

    看完都要费不少时间,所以最终自己还是挑选了几张打算放到相册里,其余的她打算就这么放着。

    但是顾琉笙不同意,他难得拍了这么一次婚纱照,且每一张都很不错,所以打算全部都洗出来。

    一本相册不够,那就十本,十本不够,就一百本。

    反正他地方大得很,空出一间屋子专门来摆放这些婚纱照,都是可以的,他也乐意。

    于是在顾琉笙的坚持下,所有的照片全都洗了出来。

    不过简水澜还是挑选了几张很满意的放大洗出来,并且表框挂在了他们家里。

    顾老爷子见自己的大孙子终于要当上新郎,比他们还兴奋,早早地就预约了他们洗出来的照片。

    老宅也要放一份,甚至老爷子也想在自己的书房里挂上一幅,来了客人可以炫耀。

    而简水澜目前名下房产不少,有几处他们偶尔会去居住的地方,顾琉笙也打算挂上几幅。

    所以这一次洗了不少的照片,简水澜看着那一本本制作精美的相册。

    还有几幅尚未挂到墙壁上的婚纱照,眼里都是笑意,对于婚纱照这些事情,顾琉笙比她还要上心。

    看到他正亲自指挥着工人将相框挂墙上,她倒了一杯果汁给他。

    “忙了半天喝点儿果汁。”

    顾琉笙接过喝了几口,回头笑看着她。

    “这样子有没有觉得更像一个家了?”

    “别挂太多了,太多了就杂,小昕的房间里挂一副他的照片,或是我们一家三口的就好。”

    她要是没制止,估计顾琉笙都想将家里当成画廊一般来摆放这些婚纱照了。

    “遵命,老婆!”

    看到正在挂上去的相框有些歪,顾琉笙连忙指挥。

    “哎,有些歪了,往右边一点点,对对对就这样!”

    他看着照片上笑靥明媚的一家三口,心里特别甜。

    终于将家里需要挂起来的照片忙碌好,顾琉笙便开始欣赏起来。

    觉得挂了这些相片之后,屋子里让他觉得更温馨了许多,特别是他们的房间,一看就是新婚的样子。

    简水澜的画室里还堆了好些表框的照片,尺寸大小不一。

    顾琉笙想着必须在他的办公室也挂上一幅,让所有去他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有家室的男人。

    特别是有一些合作的女人,别看到他就将眼睛挂在了他的身上,他顾琉笙可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

    简昕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家里多了好些照片,兴奋地一张张地看。

    日子就这么甜蜜地过着,距离婚期也越来越近了。

    因为这一次是顾家掌权人的婚礼,所以婚前的好几天时间,顾家人就开始忙碌起来。

    每天热热闹闹的,每天出入的还有不少的工作人员。

    会场布置,已经差不多,顾家老宅本来就大,楼层一座座的。

    这一次的婚礼,挑选在了主屋里,平日里有盛大宴会的时候,都放在这边,可以容纳下不少人。

    简水澜也试了几套婚纱,有中式婚纱,也有西式婚纱,都是顾琉笙亲自设计的。

    几年前他设计的那一套婚纱,简水澜并不喜欢,始终认为那不是为她设计的,而是为了别的女人。

    所以对于那一套婚纱有抵抗,既然不喜欢过去的婚纱,那么重新设计就是。

    婚纱可以有很多的款式,然而老婆可就只有一人。

    看着简水澜一套套地尝试婚纱,西式白色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如梦如幻,洁白高雅。

    中式婚纱则是端庄优雅,美丽异常。

    她穿着中式喜服走到顾琉笙的面前,悠悠地旋转了一圈,问他,“好看吗?”

    礼服都是量身定做,腰身特别合适,长短也刚好,上面的绣线精雅别致,让人觉得惊艳。

    对面的女人面容明艳,肌肤胜雪,一身红色的古典礼服穿在她的身上,腰身修饰特别好,不觉得臃肿,胸口鼓鼓的也不会被这礼服淹没了。

    两边的袖子,露出她白皙纤细的手腕。

    看着简水澜就这样站在他面前腼腆的笑,顾琉笙到了这一刻,感觉到婚礼真的快要到来了。

    虽然只是试穿,但还是让他体会到了当新郎的感觉。

    他伸手轻轻地握住她的小手,眼里都是惊艳的色泽。

    “好看,非常非常的好看!”

    简水澜笑了起来,神色满意。

    “我也觉得特别好看,每一套婚纱,我都好喜欢!”

    “妈妈,你的电话,秦筝阿姨还有容小叔叔来了!”外头传来了简昕的声音。

    简水澜看着自己身上的中式喜服,正好让秦筝看看,指点指点,她还是相信秦筝的目光。

    顾琉笙过去开了门,没过一会儿就看到秦筝与容昭熙上来了。

    秦筝一来就直接出声了,“水澜,不是让我来看看你试婚纱吗?抱歉抱歉,我来得晚了!”

    简水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秦筝的面前旋转了一圈,问她,“怎么样?好看吗?”

    秦筝看得眼睛都直了,“好看,比起我电视剧里看到的新娘,都要美艳许多呢!”

    容昭熙也朝着那一身鲜红古典的简水澜看了过去,眼里也有惊艳。

    “嫂子真好看!”

    简昕立即出声了,“那当然了,我妈妈最好看了!”

    这可是他的骄傲!

    被连续夸赞之后,简水澜对于这礼服更是满意了。

    秦筝在她的面前细细都看了一番,又摸了摸布料与上面的绣线,最终下定决心。

    “将来我结婚的时候也要穿这样的礼服,超级好看!”

    不过这身衣服一定价值不菲,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赚钱,穿上美美的婚纱。

    容昭熙立即记下了,回头跟顾琉笙探听下这一件礼服哪儿订做的。

    简水澜听到这话立即就笑了,“原来咱们秦筝也想当新娘子了!”

    秦筝嗤笑,翻了个白眼。

    “那要看容昭熙让我满意不满意了!”

    一听到有戏,容昭熙立即上前握住了秦筝的手。

    “我一定努力让你满意!”

    简水澜拉着秦筝的手朝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咱们别理他们,走,你的伴娘服今天也刚送到,我觉得也很漂亮,很适合你穿,你试试看,要是不合身的话,还能再修改,这一次给你准备了四套,两套是西式,两套是中式,其中有两套备用。”

    秦筝想到自己的伴娘服,也是特别设计的,此时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看。

    顾琉笙与容昭熙看到那两个女人的背影,相互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笑意。

    秦筝的两套西式伴娘服,一套是香槟色的长款礼服,一套是浅紫色的短款礼服,两套都很漂亮。

    而中式礼服则是大红色的长款旗袍,与简水澜那一套婚服有很大的不同。

    她一套套地拿起来看着,发现都很不错,特别是每一款的礼服,都搭配了首饰与鞋子还有手提包,比她自己的衣服都要齐全很多。

    那质感与做工,一看就价值不菲,秦筝看着这些礼服眼里都是满意。

    “我太喜欢的,过去穿了那么多的礼服,可都没有这些来得好看!”

    简水澜将胸贴递给秦筝,“你去试试,每一套都要,穿好了之后出去给我们看看,我再外头等你,要是哪儿不适合,晚点儿我让人过来取走修改一下,要是可以的话,直接定下了!”

    秦筝接过胸贴,笑了起来。

    “行,我去试穿衣服,你们在外头等我!”

    简水澜将秦筝扔在了更衣室里,便走了出来,看到简昕独自坐在角落里玩ipad的游戏。

    而顾琉笙与容昭熙则是坐在客厅的沙发谈话,看到她出来,两人都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

    容昭熙看了简水澜一眼,目光越过她落在更衣室的那一扇门上。

    想着里面的情况,容昭熙眸光加深,一会儿秦筝出来,穿着伴娘礼服的模样,一定好看。

    简水澜看向顾琉笙他们,“你们坐,我去将礼服换下。”

    等简水澜将礼服换下又整理好之后,出来的时候也看到更衣室那边的门被推开。

    秦筝穿着一条香槟色的长款礼服,下摆到了脚踝的位置,裙摆随着她的走动摇曳生姿。

    秦筝本来就生得纤瘦、白皙,此时这一条香槟色的礼服,完美地衬托出她的气质。

    她的礼服与简水澜的基本上都选择了保守型的,领口并没有开得太大,只刚好露出了漂亮的锁骨。

    虽然头发只是先扎了个丸子头,脸上也没有上妆,身上的首饰也没戴上,嘴上涂了下口红,脚上穿了那一双合脚的白色的高跟鞋,但还是让人觉得漂亮。

    秦筝看到容昭熙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也有些不好意思,她露出一笑,问他们,“好看吗?我倒是觉得这一身礼服还挺合身的!”

    因为是量身定做,所以每一处地方都堪称完美。

    容昭熙起身朝着她走去,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拉上了她的手。

    “很好看,这礼服真的很适合你!”

    回头他也给秦筝多置办一些这类型的礼服,经常带她参加各种宴会。

    被他这么夸着,秦筝笑了起来。

    “你肯定要说好看,不然的话,我会给你好果子吃?”

    秦筝看向简水澜,问她,“老实说好看吗?我倒是觉得很合身!”

    简水澜仔仔细细地将她端详了一番,最后才下评论。

    “这一套很完美,颜色也适合你的肤色,而且很衬气质,我觉得很不错,那就不用再修改了。”

    得到简水澜的肯定,秦筝心里美滋滋的。

    她想着等她当伴娘的那一天,一定要抽出时间给自己来几张自拍,发朋友圈上,让大伙儿看看她的绝世美颜。

    顾琉笙也看了一眼秦筝穿上伴娘礼服的样子,好看是好看,但远远没有他的老婆好看!

    接下来秦筝又将每一套礼服都换上,每一件都很不错。

    对于这些衣服首饰,简直爱不释手,无比期待婚礼那一天的到来。

    虽然她并非新娘,但也是她第一次给人当伴娘,还是最要好的朋友的伴娘。

    到时候她要穿上美美的礼服,见证他们的婚礼,见证他们的幸福。

    **

    婚礼终于在他们的期盼下,一天天地接近了。

    婚礼的前一天,所有居住在外地的朋友都从五湖四海提前到来。

    甚至南宫玖也在婚礼的前一天来到了顾家,许久不见南宫玖,依旧矜贵挺拔,面容俊秀。

    南宫玖这一次回去南宫山庄之后,跟这边的人就很少联系了,让他惆怅万分的是。

    他没有主动跟应寒联系,应寒就当他真不存在了,这么几个月过去,应寒是没有主动搭理过他。

    倒是顾琉笙前几个月有给他电话,咨询过他一些事情,并且给他下了请帖。

    这让他想象的还有些不一样,他原本是想着与应寒相处了那么长时日,应寒多少也习惯了他的存在。

    谁知道他这么一离开,对应寒来说反倒是解脱,竟然没有别的反应了。

    因为婚礼就在老宅这边举办,所以这一次远方过来参与宴会的朋友。

    有一部分是安排住在老宅里,部分安排居住在酒店,而南宫玖与应寒就被安排居住在了老宅里。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