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我打算追求你,这是我此次来此的目的
    宾客不少,南宫玖在老宅里找了一番,才见着正在与木庭交谈的应寒,他走了过去与他们打招呼。

    “木门主,木少主,原来都在这里啊!”

    数月不见,应寒倒是并没有丝毫变化,看他的时候神色都是冷的,还有一丝反感与抵抗。

    南宫玖对于那一丝神色,视而不见。

    木庭看到南宫玖的时候,又想起之前鬼门关的一些风言风语,立即皱眉看他。

    “原来是南宫少主啊!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南宫玖看了一眼木庭,“木门主,不介意我坐在这里?”

    “介意!”木庭直接就拒绝了。

    南宫玖也没想到木庭会如此干脆地拒绝,毕竟他们也算是旧识了。

    不过他向来就是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人,拉开了一旁的椅子就在应寒的身边入座了,冲着木庭一笑。

    “我过来找木少主谈一些生意合作,之前的合作,我很满意。”

    说起之前的合作,木庭的脸色一沉,不过想到明天就是简水澜他们的婚礼,他也不想给简水澜他们添乱,于是收敛下了自己的脾气。

    “很抱歉,鬼门关不跟南宫山庄合作了!”

    应寒也点头,“之前的合作并不愉快,所以南宫山庄已经被鬼门关拉入黑名单了!”

    南宫玖自然清楚他们不满意,毕竟那么多人突然被他无缘无故地扣留,就跟失踪了一样,要是他肯定也要大闹一番。

    “不打不闹不相识,这么一闹,咱们岂不是都认识了,并且混熟了!”

    再说了,那个时候,他也是被应寒的姿色给惊艳到了,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兴趣原本以为半年之后,也就消失无踪了。

    没想到半年之后的合约,一直到现在又过去了好几个月不见,对于应寒的兴趣不减反增,甚至他在南宫山庄的时候,异常想念他。

    木庭见着南宫玖这般神色,顿时危机四起,这个臭小子不会还对他的儿子感兴趣吧!

    他木庭可不会接受一个男人作为他的儿媳妇,想想都觉得不对劲。

    于是木庭的神色紧紧绷着,应寒见此,也不想在顾家闹事,便看向木庭。

    “爸,我跟南宫家主有些话要说,爸要是觉得无聊就去找映暖他们母子说说话。”

    木庭点头,“行吧,但是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爸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爸无需担心我!”

    应寒看向南宫玖,“不走么?”

    “走!”

    他当然要走,他就是想着跟应寒独处呢!

    木庭这一颗灯泡太亮了。

    毕竟被一个男人给缠着,他也不想让木庭看到,木庭对这样的事情很反感。

    两人朝着外头走去,八月的天气,很炎热了,屋子里都是冷气十足,一到了外头就觉得闷热。

    特别是从空调底下刚走出来的时候,那热浪袭来,让人极为不适应。

    应寒却似乎没感觉到,朝着长廊走去,南宫玖出来之后只是微微一蹙眉,随即跟上步伐。

    长廊很长,古香古色,外头则是参天大树,郁郁葱葱的极为好看,也很遮阴。

    长廊的局部片区晒不到日头,加上吹来的风,倒是没那么闷热。

    应寒在一旁刷着红漆的栏杆上入座,见此,南宫玖也在他的旁边坐下。

    南宫玖先打破了彼此的沉默,“这么长时日不见,你倒是一点儿都没变,此时一看到你,我怎么觉得我似乎一直都在燕城,未曾离开这么几个月呢!”

    “我也觉得你离开的时日似乎短了,这么快又碰见了!”

    应寒的神色有些不耐烦,“往后你少出现在我父亲的面前,他很不喜欢你,犹如我对你挺反感是一样的!”

    还挺直接的,不过木庭不喜欢他,这一点南宫玖还是清楚的。

    从一开始他无缘无故地扣下了鬼门关那么多人,木庭怕就想教训他了。

    只不过他南宫山庄也不是好惹的,所以木庭才一直忍着,不过这么长时日不见,木庭对他更是没好脸色了。

    他想大概是因为过去鬼门关在他的授意下,传出了不少他与应寒的事情,所以木庭对他有了戒备之心。

    在这个国家里,他们的思想还是属于较为保守的,特别是木庭这个年纪的男人,更是没有办法接受同性恋了,更何况还是他的儿子。

    南宫玖也觉得自己挺委屈的,其实他一开始也并非同性恋,只是没有遇上喜欢的女人。

    难得遇上一个有点儿兴趣的人,结果却是个男人,不过男人与女人对他来说,只要合他胃口的都成,没那么多的讲究。

    更何况,应寒不论是哪一方便都比女人要出色太多。

    当然了,除了不能像女人一样生孩子之外!

    不过这话他可没敢说,让应寒知道了他的想法,怕是要直接将他揍一顿了。

    南宫玖笑了起来,“倒是让人伤心,这么长时日不见,竟然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应寒直接起身,“也没什么好说的,南宫家主,往后见面就当点头之交即可!”

    见应寒起身说完这话就要走,南宫玖依旧坐在那边笑道,“点头之交?你觉得可能吗?我南宫玖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对了,我打算追求你,这是我此次来此的目的。”

    听到这话,应寒几乎可以用石化来形容他的反应。

    作为一个性向正常的男人,竟然被一个男人说要追求,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冷眼看着对他笑得一脸认真的南宫玖,终归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南宫家主,你少恶心我!”

    恶心

    对于这样的话,南宫玖并不觉得意外,毕竟应寒不好拿下,他心里有女人。

    南宫玖不过浅浅一笑,“嗯,我能够理解你的震惊,毕竟你是个正常男人,不瞒你说,我也挺正常的,只不过见到你之后,我便有些不正常了,不过终归是喜欢,男女都一样!”

    应寒嗤笑,就南宫玖这样子,像正常的吗?

    他可是从头到尾都不觉得南宫玖哪儿正常!

    另一头正走来的简水澜,本来看到他们坐在栏杆上,想与他们打个招呼的,结果却听到了南宫玖所说的话。

    握草,是不是太刺激了?

    不对,这话是对应寒说的,南宫玖看上了应寒?

    她本来就觉得南宫玖对待应寒的态度有些诡异,可是真正听到南宫玖亲口说出来,简水澜还是觉得有些不能接受。

    毕竟应寒性向正常,而且她也看得出来应寒压根就不喜欢南宫玖。

    这个时候她是要离开,还是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可是让应寒知道她听到这些话,会不会有些尴尬?

    但如果跑掉了让他们发现的话,那是不是更尴尬?

    简水澜站在原地不动,进退不得。

    她知道应寒很优秀,有人欣赏他属于正常。

    几年前他是大明星的时候,世界各地都有他的小雪花,小雪花里面也不乏心上他的男生。

    但是南宫玖他的欣赏则已经变成了想要追求,这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还有,南宫玖来此的目的,不正是为了参加她与顾琉笙的婚礼吗?

    怎么他来此的目的,还成为了要追求应寒了?

    所以南宫玖来这边,是顺便参加他们的婚礼了?

    应寒没打算理会他,朝着前方就走,南宫玖追了上去。

    “木少主,我今天说这些话都是人认真的,我觉得你可以认真考虑下,我清楚你心中别的女人,但她都要结婚了。”

    应寒捏紧了拳头想去揍他,回头的时候看到树荫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简水澜。

    应寒的脸色微变,略有些尴尬,她是不是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

    心里会不会对他有误会?

    虽然知道这一辈子自己与简水澜,怕是没有可能了,可应寒也不想自己在她的心里,有不好的印象。

    一想到都是南宫玖的话所引起的,他就恨不得一拳头将他揍得鼻青脸肿。

    被发现了简水澜也有些尴尬,不过很快收敛起自己的表情,朝着他们走来。

    “应寒,刚才小昕还说要找你呢!”

    而后看向南宫玖,又说,“今天客人太多了,有怠慢之处希望谅解。”

    应寒是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简水澜,毕竟让她亲眼目睹了他被一个男人表白的过程,他走到简水澜的身边拉过了她的手臂,朝着另一边的长廊走去。

    “我有话跟你说!”

    南宫玖见此,也没跟上,只是笑了起来,反正他今天的目的是达到了。

    让应寒清楚他的决心,也让他明白自己说出这一番话,就没那么快回南宫山庄了。

    顾琉笙就站在简水澜的身后不远处,其实本来想喊简水澜的,但却不小心听到了应寒与南宫玖的谈话,硬是没喊住简水澜。

    所以应寒与南宫玖的谈话,也一字不漏地听了去。

    见简水澜被应寒拉走,他虽然也想跟上,但也清楚应寒没有机会了。

    只是让他不开心的是,应寒拉上了简水澜的手臂,难道他就不清楚男女授受不亲吗?

    此时,南宫玖也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顾琉笙,心想刚才他与应寒的话,估计顾琉笙也听了去。

    他倒是无所谓,毕竟他对应寒的心思,顾琉笙是清楚的,并且给予支持。

    应寒朝着前方的栏杆走去,轻轻靠在上面,浅笑看着顾琉笙。

    “恭喜顾总明天就要当新郎了!”

    要知道这新郎官的身份,顾琉笙可是等了好多年,好不容易才等到的,此时都能从他的眉眼里看到喜意。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还真是奇妙,现如今他也体会到了这样奇妙的感觉。

    顾琉笙笑了起来,想到明天就要当新郎了,心底满满的都是喜悦之情。

    这几天每天都在期盼,还真从未如此过,他本不喜爱热闹的宴会,可是他们的婚礼,他很期盼。

    “多谢你抽时间过来参加我的婚礼。”

    当然了,从刚才他们的谈话中,顾琉笙也知道此趟南宫玖过来燕城,参加他们的婚礼不过是他的目的之一。

    他还有另一个目的,则是为应寒而来,于是又说,“你能够与应寒如此表白,看来你也是踏出了第一步。”

    没想到南宫玖的表白,他竟然亲眼目睹了,也看到了应寒听到这话的时候,那石化的模样,此时一想都忍不住感到好笑。

    估计应寒自己也没想到会被一个男人给表白了。

    南宫玖与应寒签署的协议到期之后,立即就回去了南宫山庄。

    这么好几个月没有主动跟应寒联系,更多的是在想自己对他的兴致到底是为何,是喜欢还是只是觉得应寒好看而已。

    想了许久,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对于应寒,他确实有喜欢,甚至在离开之后,对于应寒的思念一日胜过一日。

    他对应寒就像自己的妹妹,当初喜欢应寒是一样的。

    “这一步总是要踏出的,只不过思考了许久!”

    他看着应寒与简水澜离开的方向,倒是没打算追上去,简水澜与顾琉笙的感情情比金坚,应寒虽然喜欢简水澜,却也拆开不了他们。

    所以,对于简水澜这个情敌,他也不放在心上。

    “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说,走吧,正好我也要去招待客人。”

    他看一眼简水澜他们离开的方向,几次想要追上去一探究竟,但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对简水澜,他要有信心!

    另一边的长廊,依旧是绿荫遮阳,吹来的风带着一股凉爽。

    应寒在栏杆上入座,简水澜也在他的身边坐下,想起刚才的事情,简水澜还是有些尴尬。

    “刚才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就是路过,我也没想到南宫玖竟然对你有这样的心思,应寒,此事你怎么看?”

    “你别胡思乱想,我性向如何,你比谁都清楚,我也没想到南宫家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还这么巧地让简水澜听了去,虽然与她再无可能,但也不想让简水澜误会了。

    简水澜沉默了些时候,尴尬倒是逐渐消去,她露出一笑。

    “咱们不说这个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更希望将来陪在你身边的是你所喜欢的人,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幸福!”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