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第910章、长夜漫漫,老婆咱们不着急【大结局】
    只要应寒喜欢,就算是南宫玖她也能够接受,真爱不分性别、年龄或是家世。

    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幸福,应寒看到她眉眼里都是温柔的笑意,也清楚她现在是幸福的,她幸福就足够了。

    “恭喜你,明天就要当上新娘子了,要是顾总欺负你们母子,就告诉我,鬼门关就是你的娘家,往后我就像你的兄长一般,我母亲就像你的父亲一样,有什么事情都不要憋着,咱们鬼门关虽然比不上顾家,但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简水澜笑得明媚,她轻轻地点头,她将双腿伸直,脚上的高跟鞋俏皮地来回轻动。

    “我会的,要是在这边住得不舒坦了,我就带着小昕回去淮城找你们,真有那时候,你可别烦着我们母子。”

    说不定那个时候应寒都有了喜欢的人,甚至有了自己的小家庭。

    应寒笑道,“自然不会,但我更希望你能够一直幸福下去,最好别有这样的机会,想我们的话,倒是可以一家三口回去淮城找我们,淮城那边也是你的家。”

    “嗯,我会的!”

    她重重地点头,又说,“认识你真好!”

    她愿意当他一辈子的小雪花。

    应寒抬手揉着她的头发,“认识你,我觉得很幸运!”

    可惜,缘分还是不够深。

    **

    从唐卿发生枪伤一直到现在,已经满三个月的时间了。

    当初唐卿的情况是有稳定下来,但是医院里也宣布了唐卿会成为植物人的可能,得此消息,简水澜整整哭了一天。

    唐嫂更是昏厥过去,晏殊的表情一直都是严肃的。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顾琉笙与晏殊邀请了许多专家过来,但是一直都没有效果。

    就是之前给顾琉笙治疗的那些医生团队,也过来给唐卿治疗过,但是效果依旧没有变化。

    反倒是唐卿吃了不少的苦,到最后他们只能暂时放弃,怕再这么折腾下去,最后这一口气,就被折腾没了。

    用姜紫瑜的话来说,唐卿只能等待奇迹出现了。

    奇迹

    多么渺茫的两个字,可是许多专家都没有办法,姜紫瑜也没有办法了,只能保住他一口气,等待奇迹。

    简水澜也知道大家都尽了许多的努力,最终还是要依靠唐卿自己。

    明天就是她举行婚礼的日子,所以在婚礼举行之前,简水澜还是来到了医院。

    从唐卿受伤之后,一开始能够开放探望,她与顾琉笙一次都没有错过。

    之后三个月的时间里,他身上的伤基本上都好得差不多,也都开放探望了。

    她每隔几天都会过去看看唐卿,只是这么长时日里,唐卿还是没有丝毫的起色。

    看着他身上依旧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在维持生命,简水澜忍不住觉得心疼。

    这样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为什么会为了她而让自己躺在这里?

    简水澜还是不能够理解唐卿为何要对她做到这一点,明明知道与她是不可能的,为何还要为她挡子弹?

    她真宁可伤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想看到唐卿成为植物人。

    三个月的时间,都依靠营养液维持,他消瘦了许多,就是露在被子外的手,都让人觉得清瘦。

    看到他的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应该是唐嫂过来为他修剪的。

    她在床边的凳子上入座,看着沉睡的唐卿。

    “都这么长时日了,你怎么还不醒来呢?”

    “唐卿,你能不能别睡了?如果该休息的话,也都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姜院长说要让我们等待奇迹,只是却不知道这个奇迹要等待多长时日,但我们都不会放弃的。所以,你也一定要坚强,要努力地让自己好起来。”

    “唐嫂因为你躺在这里,她都苍老了许多,我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唐嫂看起来就像个贵妇一般,保养得很好。”

    “可是自从你倒下了之后,如今的唐嫂消瘦了许多,脸上也有了不少的皱纹,头发更是花白了好多,她一双眼睛从你出事到现在,一直都是红肿着的,可想而知,她哭了多长时日,你再不醒来,我都要担心唐嫂会不会支撑不下去了。”

    “你手里所有的产业,大部分还是晏殊在帮你打理,琉笙也会帮忙一些,公司里的事情倒是不着急,不过你也知道我帮不上多少忙的,我没有管理的经验,也就只会画几幅画罢了,开个画廊还凑合着,所以,你那些产业,还得要等你醒来之后接手。”

    “你快点儿醒过来吧,如果想要让我心疼你,你也已经做到了,我看到你靠着这么多的仪器在维持生命,心里实在太过难受了。”

    “与现在的你相比,我更喜欢过去的你,就算是死缠烂打或是蛮不讲理,可是你那么鲜活,现在你躺在这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连姜院长他们也拿你没有办法,只能依靠你自己。”

    看到唐卿没有丝毫的动静,依旧紧闭双眼躺在那边。

    简水澜看着手指上的素雅精美的钻戒,又说,“唐卿,我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很遗憾你不能够来参加我的婚礼,见证我的幸福。”

    “明天就要当新娘子了,老宅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忙,我今天就不陪你说太久的话了。唐卿,等我改天有了时间再过来看你,你要好好地,早点儿醒来,别让我们担心了。

    简水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叹了声,随即起身离开。”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之后,唐卿的手指很细微地动了下。

    **

    婚礼是很繁琐的,不过大部分事情顾琉笙都让人处理妥当。

    天还没亮,简水澜就起来开始化妆。

    幸好昨晚上顾琉笙体贴她今早要早早起来,所以没有折腾她,让她睡了个好觉。

    但是她还是很少这么早醒来的,4点不到,化妆师团队早早就过来顾家老宅候着了。

    秦筝昨晚上就住在了顾家老宅,所以这个时候也爬了起来化妆。

    几个伴郎昨晚上也一起聚在顾家老宅里住着,大清早的一个个也起来忙碌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忙碌的,他们本来就长得好,也无需上妆,统一量身定制的西装穿上身即可。

    不过难得有这样的喜事,加上一群人聚得这么齐全,所以大清早的,他们一致起来开始聚在一起聊天了。

    简水澜看着镜子里已经上好妆的自己,此时她身上已经穿上了婚纱。

    是白天需要举行婚礼的西式婚纱,洁白如雪,衬得她肤色更是白皙,气质高雅。

    戴上头纱的那一刹那,简水澜也终于有了当新娘的感觉,她盯着镜子看,里面的女人面容精致。

    不笑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笑意,简水澜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这一次给她化妆的依旧是李密儿,上一次顾琉笙给她求婚的时候,就是李密儿给她上的妆。

    那妆容简水澜很满意,所以这一次还是请了李密儿与她的团队过来。

    李密儿看着她身穿婚纱的样子,又给她将头纱摆放好,笑道,“顾少夫人这么一打扮,还不将顾总给迷了去,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着这么漂亮的新娘,就是大明星都没你好看!”

    这皮肤又嫩又白皙,上妆特别服帖,只需要淡妆点缀即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

    见她身材这么完美,要不是大伙儿都知道顾琉笙有了个儿子,都还以为她是少女呢!

    简水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挺好看的,冲着李密儿一笑。

    “谢谢!”

    李密儿只觉得她的笑容让人有些晃眼,明眸皓齿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

    “行了,顾少夫人别对我这么笑,我一个女人都要把持不住,这要是顾总见了啊”

    后面的话,李密儿没有说出来,但是她脸上那样的笑容,也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了。

    此时已经早早打扮好的顾琉笙正好听到这话,他走到了化妆间里面,李密儿看到顾琉笙,笑着与他打了招呼。

    “顾总来了,今天的新郎可真好看,跟新娘可谓是佳偶天成,我就先祝福二位白头偕老,多生贵子!”

    李密儿大功告成,也不想留在这里当电灯泡,稍微收拾了下,就领着自己的几名助理离开了。

    接下来可以稍微放松了下,先去吃个早点,据说顾家的厨子是一绝。

    顾琉笙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女人,一身雪白婚纱,因为坐着的缘故,裙摆拖在了地上,婚纱的裙摆很长,到时候走红地毯的时候,还需要几个花童在身后为她提着裙摆。

    顾琉笙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简水澜,眉眼精致漂亮,气质温婉高雅,他低低一笑,想着李密儿刚才的话。

    “要不是你上了妆,一会儿怕妆花了,我真想”

    他确实有些把持不住,不过想着今晚上可以为所欲为,也就释然了,最好的还是等到今晚上吧!

    长夜漫漫,今晚上他们有很多的时间,所以,不着急于这个时候。

    简水澜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西装革履格外好看的男人。

    顾琉笙本来就生得好看,皮肤也非常好,加上怎么都晒不黑,所以并没有化妆,眉毛本来就浓密有型,画眉也都省了。

    “你今天真好看,是我所喜欢的样子!”

    简水澜笑了起来,去拉他的手。

    被自己所深爱的女人赞美,顾琉笙忍不住就笑,反握上她的手。

    “你一直以来都是我所喜欢的模样,但是今天格外好看,是最最漂亮的新娘,我都想将你珍藏起来,不让外人见着。”

    “你将我藏起来了,那么这婚礼上可就没有新娘子了,难不成你还想要别的新娘子?”

    顾琉笙忍不住笑,“我就你一个新娘子,旁的我都不要,不许胡说!”

    另一头,秦筝也已经打扮好,今天的她作为伴娘,穿着长及脚踝的香槟色伴娘礼服,与前几天试礼服的时候有些不一样。

    那一天她可以说是素颜朝天,身上也没有佩戴首饰,但是今天特别请了化妆师过来给她上妆,身上也佩戴上首饰。

    秦筝看着落地镜的自己,格外满意。

    她笑得灿烂,觉得自己这个伴娘还是美美哒,此时打扮好,该去看看简水澜的新娘妆是否打扮好了。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穿着伴郎服装的容昭熙走了过来。

    今天的容昭熙身穿伴郎服装,倒是看起来挺拔高大,一张脸也很有看头。

    秦筝笑嘻嘻地仰着漂亮的下巴盯着他看,“我好看吗?快点儿给姐姐夸几句!”

    容昭熙看到秦筝的时候是惊艳的,平日里就挺好看的一小姑娘,此时一打扮,整个人就特别鲜艳。

    怎么看怎么舒服,他凑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特别漂亮!”

    秦筝满意了,虽然不是华丽的辞藻,但是简单的漂亮两个字还是让她很开心。

    “你今天也特别帅气!”

    她也不吝啬自己的赞美,拉着他的胳膊又说,“我去看看新娘子打扮好了没有,今天水澜盛装打扮,一定超级美丽!”

    容昭熙点头,“好,不过嫂子再好看,在我的心里,还是我的小筝最好看!”

    “吃了蜜糖?说话都这么甜!”

    秦筝笑了起来,“今天学着点儿,往后我也要这样的婚礼!”

    容昭熙表示没有任何问题,“好!以后我也给你这样的婚礼。”

    秦筝出去的时候,还碰到了已经穿得特别正式且漂亮的简昕,立即走了上去拉他的小手。

    “小昕,这么一打扮,跟你爸爸一样好看,而且比他可爱多了!”

    简昕扬起了漂亮的小脸,“秦筝阿姨今天也很漂亮,我要去妈妈那里,你要去吗?”

    “走,我正要去看看你妈妈打扮得怎么样了!”

    秦筝与简昕来到这边的化妆间的时候,顾琉笙正要出去招待客人,看到他们两人,先与秦筝打过招呼,便将打扮好的简昕抱了起来。

    “在这边陪你妈妈,爸爸要去招待客人了。”

    简昕点头,“我知道了,爸爸,你去忙吧!”

    顾琉笙将简昕放了下来,这才离开了化妆间。

    两人女人见面之后,便是相互夸赞,接下来便是到了拍照的时候。

    两人都是有些臭美的,今天难得打扮得这么好看,自然是各种自拍,简昕也被他们两人抱在一起参与拍照了。

    **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会场此时基本上也都到齐了,结婚典礼就要开始。

    会场里,这一次也依旧如顾琉笙上回求婚时一样,基本上都以香槟玫瑰来点缀,将整个会场,布置得如梦如幻。

    许多女性来到这里,都被这边的布置所沉醉。

    气氛已经起来了,顾家人率先入场,朝着最前面的方向走去,在各自的位置入座。

    应寒被当成简水澜的娘家人安排在了前排的位置,他的身边则是空了个位置,那是给木庭的。

    此时应寒跟随在顾家人后面也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待新娘入场。

    随即是新郎与伴郎入座,顾琉笙的新郎团是很庞大的,且颜值都特别高。

    有容承祯、姜紫瑜、容昭熙、南宫玖、宋微,坐在新郎的旁边,这一群人犹如大明星驾临一般。

    燕城的风俗是结婚之后的男女不能当伴郎伴娘,所以苏焕与南青岳就没参与伴郎一事,他们坐在第二排的位置,对于这样的婚礼则是羡慕的。

    而此时主持人宣布,“现在有请我们最美丽的新娘子入场,请我们最帅的新郎迎接。”

    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会场的掌声也响起,一个个都站起了身朝着入口的方向望去,等待新娘的出现。

    许多人都知道顾琉笙的心里有一个深爱的女人,尚未见过简水澜的,则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他放在心里。

    木庭牵着简水澜的手,另一手则是有秦筝牵着。

    身后是简昕、顾源与姜蔚然几个小花童撒着花瓣,他们一步步朝着顾琉笙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起身,看着在簇拥下朝着他这边走来的美丽新娘,这一刻,一颗心是愉悦且激动的。

    这一刻,他已经等待了太多年了。

    从他们结婚之后的第一年,他就已经开始想着给她一个什么样子的婚礼。

    这一等就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等到了。

    他站在前面等待着他的新娘,身边也站了好几个伴郎与他一起等候。

    随着音乐,简水澜一群人走在红地毯上,一步步朝着顾琉笙走来,从新娘子的出现开始,掌声就没断过。

    全场的气氛到了燃点,掌声之下,更是不少人赞美新娘子漂亮。

    终于走到了对面,木庭看着顾琉笙,好一会儿终于将她的手交到顾琉笙的手里。

    “顾总,暖暖没有父母疼爱,但是我就跟水澜的父亲一样疼爱她、重视她,今日起我亲自将他们母子交给你,希望顾总不要让我失望了,鬼门关会是他们母子坚强的后盾!”

    顾琉笙慎重地点头,看向木庭的时候,眼里都是真挚。

    “请木叔叔放心,水澜与小昕都是我这辈子最最珍视的人,我此生就水澜一个妻子,绝对不会辜负了她!”

    木庭点头,“希望如此!”

    他朝着前排属于他的位置走去,在应寒的身边入座。

    顾晋晗看着她美丽的模样,过去也曾幻想过她穿上婚纱的模样,对她的感情虽然早就释然了。

    可是这一刻看到她为顾琉笙穿上婚纱的模样,还是止不住的心动。

    太美丽了,比过去所见到的每一次都要好看,只是她那么深情的凝望并非为他。

    顾晋晗有些失落,又觉得自己有些可耻了,他是自己的嫂子,自己怎么能够还对她留有残念?

    笑了笑,终于还是选择了将目光从她的身上挪开,从此往后,这个女人只能是他大嫂!

    他也真心祝福他们,能够永远地在一起,也希望顾琉笙别让他有机会去抢夺。

    对待这一段感情,可以释然,但无法忘怀,所以只好选择珍藏在记忆里。

    幸好,他们往后还可以是朋友关系,见面不用尴尬,不需要回避。

    应寒见木庭将简水澜交到顾琉笙的手里,笑了笑,眼里都是对她的祝福。

    心里若是有怅然的话,也被她的笑容给抚平了,此时的她,是真的很幸福。

    他想此时终于可以让自己完全放手了,看她这样子笑,他心情都是明媚的。

    此生最为羡慕的人,大概就是顾琉笙了,只是比他早几天出现在简水澜的生命中,就得到了她。

    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他早一点儿出现,一定会去追求简水澜,结局或许就不一样了。

    虽然遗憾,不过大局已定,看到她这样幸福,也就足够了。

    顾琉笙亲自带着简水澜也朝着他们的位置走去,秦筝跟在身后带着一群花童。

    入座之后,听着主持人风趣地说着他们的相识与经历,还有大屏幕上放着他们的婚纱照,没有一张是重复的。

    简水澜始终与顾琉笙是牵着手,安静浅笑地听着。

    顾老爷子看到今天的场面一阵感叹,脸上都是喜意,总算是等到了自己大孙子的婚礼了。

    这几天听着一句句恭喜的话,他觉得自己都年轻了好几岁。

    坐在宾客群中的晏殊随着众人的掌声,也缓缓地鼓掌。

    他想,看到简水澜穿着这么漂亮的婚纱嫁给顾琉笙,如果唐卿没有受伤的话,今天会不会过来抢婚?

    他倒是很想唐卿过来抢婚,最起码不用躺在那边,只给他们一个渺茫的希望。

    坐在他身边的宴桐笑了起来,朝着他看。

    “大哥,新娘子真是好看,回头你也给我娶一个像顾少夫人这样美丽的大嫂!”

    她想自己将来成为新娘子的时候,也要打扮得这样美丽。

    忍不住朝着不远处那一道挺拔的背影望去,却不想顾晋曦突然就像心有灵犀一样地回头,正冲着她笑。

    宴桐见此羞涩地将小脸一低,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一幕落在晏殊的眼里,他笑了笑。

    “看来是你想要当新娘子了,顾晋曦倒是不错,我们晏家很快就会有喜事了。”

    至于他,只是一直没有遇上能够让他交心的女孩。

    他想,自己将来也要像顾琉笙那样,娶一个心爱的女人,才不辜负了这一辈子的时光。

    只是能够像顾琉笙这样遇上一个深爱的女人,何其难得。

    顾璟看到朗月也出席了婚礼,他笑了起来,看来今天能够找到机会去搭讪她了。

    不管如何,今天一定要跟她要了手机号码等各种联系方式。

    这个女人,他是打算占为己有了。

    似是感觉到了前方灼热的目光,坐在宾客里的朗月朝着那一道视线望去。

    见是顾璟正冲着她笑,眉头一皱,这个弱鸡冲她笑得这般傻,是几个意思?

    随即将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上,她将来要找男人的话,也要找一个身手在她之上的,可以与她切磋的。

    才不要找顾璟这样怕是连她一招都过不了的男人,除了长得好看一些以外,一无是处。

    常颂看到两人目光中的互动,笑道,“顾家那小子似乎很喜欢你,一直盯着你看!”

    朗月乜斜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常颂,淡淡地回了一句。

    “我看不上!”

    “那你看得上我吗?”

    不料常颂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朗月这才正眼看他,问道,“你能打赢我吗?打得过我,就给你机会。”

    常颂,“”

    他还真打不过这个女人。

    此时,新郎与新娘已经上台,神父正对着新娘说,“简水澜小姐,你是否愿意顾琉笙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简水澜眉目都是笑意,这一刻,她深情地望着眼前的男人,慎重地点头。

    “我愿意!”

    顾琉笙的唇角随即扬起,露出好看的笑容,这一刻,他等了多少年了。

    神父再问新郎,“顾琉笙先生,你是否愿意简水澜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保护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我愿意!我永远都会对你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小澜我爱你!”

    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在神父的面前,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他会对这个女人好,将她放在心坎上。

    神父满意地点头,“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作为伴郎之一的宋微,很快上台,取出一只精美的盒子。

    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对钻戒,两颗鸽子蛋大的钻石夺目璀璨,令在场的不少女人好生一阵羡慕,果然是财大气粗。

    顾琉笙取过其中一只女士婚戒,握着简水澜的手,轻轻地将婚戒套在食指上,并且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

    宋微觉得今天完全被他们给虐狗了!

    而后轮到简水澜取过另一只男士婚戒,小心翼翼地套在了顾琉笙的食指上,随即对他璀璨一笑。

    “现在请新郎亲吻新娘!”

    终于等到这一刻,会场的人已经都起哄开来,场面很是热闹。

    台下的秦筝,立即将身边的简昕捂住了眼睛。

    “几个小朋友,快捂住眼睛啊!”

    接下来的事情儿童不宜的!

    那几个小朋友,听到这话,立即纷纷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简昕被秦筝捂着眼前一片黑暗,还是忍不住笑。

    终于等到这一刻,顾琉笙将简水澜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低头深情地吻住了她甜美的唇。

    此时掌声热烈地响起,顾琉笙觉得这一刻人生真是完美。

    坐在顾安歌身边的华楚楚,看着自己年轻时候倾心爱过的男人,如今也能跟她一样地幸福,忍不住就笑,轻轻地将自己的脑袋靠在顾安歌的肩上。

    顾安歌看着华楚楚的笑容,侧过脸轻轻地蹭了几下她的脸,眼里都是笑意。

    扔捧花的时候,简水澜站在台上,看着台下许多未婚女性都冲到了前面来,倒是秦筝被冲到了中间,挤在那边站都站不稳,表情有些好笑。

    她看准了秦筝的方向,将手里的捧花朝着秦筝扔了过去。

    随即看到秦筝稳稳地捧住了她的捧花,看来下一个新娘子就是她了。

    简水澜站在顾琉笙的身边冲着秦筝笑得灿烂,我这么幸福,也希望你像我一样幸福,我最好的朋友!

    她想,如果唐卿能来,那该多好!

    大结局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