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你未来女婿
    就在葛雷的手触碰到李柏芝的肚子时,李柏芝猛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干什么?”

    “别紧张,我给你看病。”

    葛雷将她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拿掉,然后右手掌贴在她的肚子上,认真感觉内脏的情况。

    肚皮发冷,肝脏炙热硬化,胆寒之气与肝脏热气相冲。

    两股冷热之气互相排斥,就像两股力量在肚子里打架,导致李柏芝疼痛难忍。

    这病倒不是什么大病,不过这样拖下来,会导致肝脏硬化,胆萎缩,都是内衣铅条辐射造成的。

    想要止住肚痛,必须消除肝脏的炙热,胆的寒气。

    “是不是痛起来,浑身忽冷忽热的?”

    葛雷确认问道。

    李柏芝眼睛都挣不开,躺在椅子上满脸汗珠,摇头又点头。

    葛雷是个怜香惜玉的人,见李校长疼的厉害,也是于心不忍。

    于是,深吸一口气,闷住呼吸,不惜催动体内的阳气,利用葛氏的内医术将阳气转化为,具有安抚肝脏胆脏功效的热气,输入到李柏芝体内。

    不过,男性的阳气跟女性体内的阴气,是互相吸引的,一旦接触到一起,就会产生火花。

    葛雷手掌在李柏芝的肚子上转圈摁揉,热气输入到肝脏和胆脏,肝炙热和胆寒气逐渐安稳,两股冷热消失,肚子自然就不疼了。

    不消片刻后,李柏芝便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暖洋洋的,她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不过,肚子好像不痛了,小腹暖洋洋的。

    “诶,我的肚子,不痛了。”

    李柏芝摸了摸自己肚子。

    “我刚刚通过按摩的手法,帮你消除了肚子痛,以后每隔三天再按个三五次就不会复发了。”

    葛雷面无表情的站起来。

    “那个,我把你的身体也弄好了,你给我办理入学手续吧!”葛雷看着李柏芝说道。

    “好,你说你是文总介绍来上课的,我这就帮你办理入校手续。”

    想起刚才按摩的舒适,李柏芝内心就痒,想再尝试一次。

    办理好入校手续,李柏芝给了葛雷一张入校通知书。

    葛雷拿着通知书,假装闷闷不乐的离开。

    “那个~~~~”

    葛雷闻声回头,看着一脸尴尬又渴望的李柏芝。

    “过几天,还要麻烦你帮我按下摩,不然肚子痛的实在难受。”

    呵呵,还想舒服是吧。

    葛雷撇嘴。

    拿着入校通知书,葛雷就去找自己的教室,通知书上有座位号。

    龙都大学,一年级一班。

    现在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杂音一片,学生乱七八糟的打闹,有的坐在桌子上,十分混乱。

    葛雷按照桌位上的号码,找到37号座位。

    刚坐下,班上不少同学的目光看了过来,讨论声一片。

    “你们看,有个新生,坐校花旁边的位置。”

    “是啊,这家伙新来的不懂规矩。”

    “等着挨打吧。”

    ~~~

    葛雷屁股没坐热,立马人通风报信,给班里的嚣张学生打电话。

    不到三分钟,一名身材高大,体壮如牛的学生,牛逼轰轰的朝一年级一班杀来。

    “那个,坐37号的新生,谁让你坐那位置的。”

    此话一出,全班学生鸦雀无声,齐刷刷看向葛雷。

    37号位置?

    不是在说我么。

    葛雷寻声看向教室门口,只见一名穿背心,浑身汗珠,像是刚刚锻炼过来的学生,站在门口指着自己,一双眼睛瞪的渗白渗白。

    对于那人的态度,葛雷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什么狗在外面乱叫啊,快出去,这里没骨投。”

    ~~~

    “窝草,这家伙新生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竟然骂艾名克是狗。”

    “这下有好戏看了,看他那一脸土气,明显是农村的。”

    “这小子完蛋了。”

    同学们都为葛雷接下来的下场感到悲哀。

    艾名克是谁,武术世家的练家子,从小练到大的,在学校一个打十个,据说过些时间,学校要安排他参加省内武术比赛呢。

    而他女神就是葛雷座位旁边的校花,有人坐校花旁边,无疑是触碰他的逆鳞。

    这个浑身看上软绵绵的农村小子,竟然侮辱艾名克,简直是找死啊。

    教室门口的艾名克一听葛雷骂自己狗,气的头顶冒烟,带着一腔怒气杀进教室,脚踹挡路的学生,一路嚣张至极。

    “没听见我在外面说的,谁让你坐这位置的,你聋了?”

    艾名克站在桌旁,双手叉腰怒道。

    “我没听到,只听见汪汪的声音。”

    葛雷摇头晃脑坐在37号座位上,斜视艾名克。

    上下打量此人,发现这家伙健的一身肌肉,此时睁大眼珠看着自己,似乎在用身上的肌肉压迫自己。

    艾名克一听对方又绕着弯骂自己,鼻子都气歪了。

    “小子,看你是农村出来的吧,是不是没尝过拳头的味道啊,你要没尝过我马上让你尝尝。”艾名克停顿了三秒,猛然咆哮,“有胆你他妈再骂一句。”

    “有只狗叫我骂他,我看看这狗什么模样。”

    葛雷站起来,仰头看着他。

    这家伙确实高,一米八五,比葛雷高出半个头。

    但是,葛雷不怕他。

    “好,好,好的很,既然你想尝尝拳头的味道,哪我一定满足你的。”

    艾名克气的原地打转,捏着手指,关节响声犹如炮仗。

    大家见到这阵仗,都开始窃窃私语。

    “看,艾名克要动手了。”

    “又能欣赏艾名克揍人的姿势了。”

    “艾名克,加油,你是我偶像。”

    有学生高声为艾名克打气。

    艾名克那双粗壮的手臂动起来,都让人有压力,叫人如何不惧怕。

    “小子,不打的跪下,我就跪下来舔你的鞋。”

    艾名克双手臂躬起,做出攻击的姿势。

    “我读书多,一直都是想心平气和的跟傻逼说话,但有些人就是没事找事。可今天偏偏碰到一条狗,我不装逼都不行了,哎,跟狗装逼,还是头一回。”

    说着,葛雷叹气的抱起棒子,一脸被找麻烦的神情。

    “吗的。”

    连续三次骂自己是狗。

    艾名克再忍就不是男人,怒骂一声,右拳挥去。

    这拳头,就像锤子一样从右往左扫去。

    大家都以为葛雷会被一拳打懵之际。

    电光石火之间,只听见“嘣”的一声,紧接着,一具尸体从学生头顶飞过,划出一条人形雾线,重重的摔向教室讲台。

    再飞出去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延绵不断的声音,“嗷~~~。”

    大家扭头看去,只见艾名克竟然躺在讲台之上,摁着胸膛。

    “啊,啊,我,我,我的肺,不,不能呼吸了。”

    这一幕令全班学生傻眼。

    窝草,这怎么回事。

    不是哪个新生飞出去么,怎么是艾名克。

    “这也太快了吧,我都没看到是怎么出的手。”

    有学生发出震惊的感叹。

    回头去看那个新生,只见葛雷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37号桌上,谁也不看。

    “救命啊,我的胸骨断了,啊,好痛啊。”

    没人去搀扶艾名克,都用鄙视的眼神看他,平时牛逼轰轰,现在倒霉了吧。

    不少学生嘴型成o,打量远处孤独一人的葛雷。

    “这家伙是个绝世高手啊。”

    “低调的逼王啊,我要拜他为师。”

    有些学生开始对葛雷露出崇拜的神色。

    就在学生讨论葛雷的时候,校花文咏杉从外面走了进来,低头玩着手机。

    进来的瞬间,就吸引全班学生的注意。

    “你们看,文咏杉来了。”

    “好漂亮啊。”

    躺在讲台之上哀嚎的艾名克,一听文咏杉来了,一股溜从地上爬了起来,拍着身上灰尘,迎上文咏杉。

    “杉杉,有人坐你旁边。”

    低头玩手机的文咏杉,闻声看向自己的桌位,只见有一名长相淳朴,好像是农村来的男生,坐在自己桌位旁边。

    而葛雷一听文咏杉三个字,立马看向教室门口。

    文咏杉,这不是文姐的妹妹么。

    也就是师娘,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啊。

    得看看师娘有多漂亮。

    只见她身穿粉色不过膝的桃花裙,浑身肌肤雪白透红,脑袋瓜后一头乌黑柔顺秀发,脸孔是瓜子脸,下巴非常尖,大眼睛,长睫毛,柳叶眉,高鼻梁,嘟嘟唇,无一不是女神才有的五官。

    我擦,这简直就是少女时期的文姐啊。

    好漂亮,太美了。

    文咏杉见有人坐自己位置,面无表情,冰冷的走去。

    “小子,你穿的这么普通,好意思坐校花旁边,不怕自惭形愧而死,马上换位置。”

    艾名克跟在文咏杉背后,朝葛雷叫嚣。

    “你谁啊,坐我旁边干嘛。”

    “师娘,是我啊,我是小雷,你未来的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