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闹剧
    文咏妃自认为与葛雷有过两小无猜的阶段,自然该感情甚好,哪里知道竟然会被撇在一边,而去追随那一直与自己不合的妹妹。

    或许是赌气或者是不甘心,文咏妃交代好公司的事情驱车到了龙都校门口。

    葛雷和和文咏衫正好从学校里出来。

    “文姐你怎么来了!”

    昨日大闹酒店的事情确实太丢自己身份,文咏妃此时镇定而优雅的说道:“我来接你补上昨天的那一顿饭,你不会没空吧?”

    旁边的文咏衫见到文咏妃转身就离开了,她可不想再和这个自以为是的姐姐有什么关联。

    葛雷的目光追随着文咏衫离去的背影,脑子一直响着一个声音:保护师娘,保护师娘!

    “这可是校门口,而不是昨天的酒店外,你不会以为文咏衫她会丢了吧!”

    文咏妃说的也有道理,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熟悉的校门口总不该出现什么意外吧。

    葛雷终于收回了目光,落在了文咏妃几乎被撑开的衬衣扣子的胸口上。

    拒绝这样的一个美艳的女子也是件残忍的事情,葛雷不打算残忍。

    上了车,葛雷问道:“文姐,今天你又打算带我去哪里大开眼界呢?”

    “今天听你的,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好了!”

    葛雷是小镇小村来的,习惯了豪气爽朗的吃饭,在大酒店里看着一张张装13的脸,哪里还吃的下饭。

    “那好,我们去大排挡。”

    文咏妃听后握着方向盘了手停顿了一下,若不是很快反应过来,只怕来了个亲吻盆栽。

    这就是不同之处,至小习惯了生活品质的人,是感觉不到自己的行为是装13的。

    车七拐八拐开到了一条热闹的街面上,只见大棚子下随处口见打着赤膊的男人正拼着酒。

    文咏妃隔着挡风玻璃都能闻到一股夹杂着汗臭的酒味。

    “are?you?sure?”

    文咏妃一紧张英语都飚了出来。

    “说人话!”

    葛雷的样子看起来很高兴,像是鱼要游回海中一样欢快,既然这样文咏妃也就没有再问的必要了。

    “好吧,就这里!”文咏妃停好车,小心翼翼的穿过满地的空酒瓶,饶到了一张空桌子旁。

    文咏妃从包里掏出纸巾在桌子上没完没了的擦了起来。

    “文姐这是你第一次来大排挡吧,你要不习惯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文咏妃不想驳了葛雷的面子,客气的说道:“没关系,挺好的!”可是手里的纸巾又擦向了板凳。

    周围拼酒的人也停了下来,目光都投了过来。

    老板走了过来,略带责备的说道:“你女朋友要是有洁癖就不要带她来我们这种地方吃东西。”

    虽然文咏妃一直在擦桌子但是这并不影响别人,老板这样说话让葛雷很不舒服,正要辩上两句,结果被抢了先。

    “我就是嫌脏怎么了?碍你什么事了,还不快滚去厨房做事!”

    文咏妃的话说的气势汹汹,

    老板像是被唬住一样转身真的进了厨房。

    文咏妃也忘记继续擦凳子了朝葛雷呶呶嘴说道:“怎么样,你这文姐不是好欺负的主吧!”

    “你们文家姐妹可都不是好欺负的主。”

    “你看…”文咏妃拉拉葛雷的衣袖,指着正提着大锅铲朝这边走来的老板。“他是准备打架?”

    葛雷淡定的喝了杯茶。

    “应该是的!”

    “那还不快跑…看他那块头我可打不过。”

    文咏妃再强也是女子,识时务者为俊杰,打不过就该跑的过。

    葛雷按着文咏妃的胳膊,眨了眨眼睛得意的一笑说道:“你打不过,我可打的过,你一会瞧好了。”

    男人不该打女人这是公认的一条规则,老板提着锅铲二话不说朝着葛雷砸了过去。

    葛雷身轻灵敏一边侧身躲过,伸手一把抓住锅铲柄,用力一带只见肥的流油的老板重重的摔到了桌面上,再一抬腿踩在老板的脊背上让他活动不了。

    “少侠,少侠饶命!”

    文咏妃听到老板的求饶很是开心。

    “你刚才的样子可是很嚣张,怎么还要求饶?”

    “大姐我错了,我刚才不应该这么说你们。”

    一个满脸胡子的肥佬被逼急了竟然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叫做姐姐,这可算是占了便宜了,不过女子哪有愿意被叫老的。

    “叫谁姐姐呢,骂人吧你!”

    肥佬老板脑子飞快的转着,说道:“美女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天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免单!”

    美女这一称乎还是比较受用。

    “葛雷,你就放了他吧,看把他吓的!”

    老板起了身,再看原本慢慢的客人都已经被吓的四处散去,一脸的心疼。

    老板无奈的朝文咏妃作揖道:“姑奶奶我今天真不该招惹你,这这…”

    葛雷看着老板一副倒霉相。“你不会还想我们赔你钱吧?”

    文咏妃平日里都坐在办公室里,有签不完的文件,还有开不完的会议,哪里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这可是金钱买不到的,当然也就不在意这一点金钱能让自己开心。

    文咏妃打开皮包从包里掏出了一大把钱丢在桌子上。

    “老板,我这些钱就算赔你今晚的损失,和精神损失费。”

    这可足足有一万多,老板两眼发光,快速的将钱拿起放到自己的围兜里。

    “贵人阿,好人啊!你们要吃点什么我现在就去做,很快。”

    葛雷和文咏妃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怕在这里也是吃的不痛快。

    葛雷开玩笑般说道:“既然文姐有这么多钱,我们还是去一个用钱多的地方去吃吧,就去有微笑服务的地方。”

    文咏妃听后很是愉快的答应,两人又重新上了车。

    “呸,狗男女,不光是狗男女还是一对傻子。”

    老板的脸色从刚才的和悦又变成了一副痛恨的嘴脸,他哪里知道,被他喷的那对狗男女正在车里因为这一场闹剧笑的前俯后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