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血液病发
    驱车到了繁华区,进了家装修高大上的日本料理店。

    葛雷就像是60年代的人,初次搭了公交进了城的乡土老人一样,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嘴巴里发出嗤嗤的声音。

    “这生鱼能吃?”

    葛雷一脸的嫌弃,就像是文咏妃嫌弃大排挡的格调是一样的。

    文咏妃夹了一块三文鱼,沾上芥末做了一个让葛雷张开嘴巴的手势。

    一大块鱼肉入了嘴,还没两秒就被吞了出来。

    “他娘的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的鼻子都快不是我的鼻子了,太冲了。”

    葛雷说着喝了一大口水。

    “这里的水怎么也是酸的?”

    “这是加了柠檬汁的水!”文咏妃见葛雷这副囧样,打趣道:“你不会就是个医痴吧,除了医术高明其他的什么都不懂?”

    那自然不是!

    葛雷一本正经的样子,悠悠的又品了口柠檬水,煞有介事的德行。

    “我除了医术高明,我泡妞也不差!”

    这份自信得是与生俱来的,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没有一点违和感。

    “你可真是学坏了。”

    这么一听葛雷倒真的坏笑起来。

    “你今天穿的白色蕾丝胸罩很清纯,和你这性感的紧身裙可是不太相称!”

    “啊…”

    文咏妃护住胸口,意识到自己叫出了声又空出了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穿的什么样的内衣?”

    文咏妃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自己身上玫红的裙子可一点也透不出内衣的颜色,这可是太奇怪了。

    文咏妃见葛雷的眼光移向自己下身,下意识的用手又挡了挡。

    “流氓!”

    文咏妃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倒也不讨厌,反而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葛雷摇摇头,叹了口气,学着被女人抛弃过的口气说道:“你们女人呐,老是说喜欢有点坏坏的男人,等我们男人变坏了又说我们怎么变坏了,这不都是你们要求的?”

    文咏妃小声笑了起来,这一笑并忘记了捂住自己的下身,隔着桌子,用手点了点葛雷的脑门。

    “你小子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男女之事。”文咏妃止住笑声,脸上难得有了小女人的温情的表情。“我们女人要的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一个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男人,是你们男人找了那么多借口来掩饰你们的用情不专。”

    “文姐,难道你有什么凄惨的经历?”葛雷问出这话又觉得不太合适,这不是在干着揭人伤疤的事情,更何况还曾信口雌黄说这是自己的女朋友。要是按照对待女朋友的标准,那该是对于前任什么都不打听,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文咏妃陷入了回忆,只有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恋人才是自己放不下的心事,然而作为文氏集团的总裁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自然也就没那么容易吐露自己的真情感。

    “你不会是想让我说出来好让你笑笑吧,你这良心不会痛吗。”

    葛雷假装捂住胸口,一副心痛的样子。

    文咏妃的电话铃声响起,铃声居然然是一首儿歌,听者大跌眼镜,这和这眼前美艳的形象可是大大的反差。

    “想不到你是这么幼稚的人。”

    文咏妃没有回答,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挂了电话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就要往外面走。

    “发生了什么事?”

    “文咏衫血液病发作了。”文咏妃看起来很紧张,三步做两步走很快钻进了车内并催促着葛雷,这一点也不像昨日和文咏衫在酒店大吵的文咏妃。

    上了车,车子飞奔般的朝龙都校园开去。

    葛雷忍不住说道:“看起来文姐还是很心疼我师娘,既然这样你又干嘛在我师娘面前一副冷淡的样子。”

    “我和文咏衫从小性格不合,做什么事情也都要争个你死我活,要不是看在我们没有了父母,她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才懒得理她。”

    文咏妃嘴巴上虽然这么说着,却一点也不敢放慢车速,忽然回过头瞥了眼葛雷问道:“你可是当真得到了你师傅的真传?要不要去请葛步平师傅。”

    葛雷虽然不敢说医术超越了师傅,不过还是有足够的自信帮助文咏衫对抗病魔。

    “你放心,我师傅说了,我就是为医术而生的。我的造诣加上我的苦学,早已经不是奶娃的医术了。”

    葛雷只不过是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小伙子,要说能控制自己顽固的家族病,这难免让人生疑。

    文咏衫在校园内突然倒了下去,双眼紧闭全身发青,这一景象让人触目惊心。

    文咏妃和葛雷赶到时文咏衫已经被抬进了医务室。

    “出去,你们没看到有同学晕倒了吗,怎么还往里面挤,快出去。”

    头牌校花居然晕倒了,仰慕的同学一片,出于关心,也出于好奇都围弄了过来。

    葛雷和文咏妃想要挤进去被校医喝令制止,情急之下文咏妃说道:“我是文氏集团文总,叫你们校长来,你让开。”

    校医一脸疑惑,不过也害怕真是文总裁,那可就丢了饭碗,于是让我路。

    葛雷之前听师傅提到过文家血液病的症状,也知道了如何去治疗,不过当看到文咏衫嘴唇发紫,皮肤下如同埋了蓝色一般,乍一看皮肤如同死灰。

    “怎么会这样!”葛雷还是感叹了一句,这世间居然会有这么奇怪的家族病。

    “食物中毒,肯定是食物中毒,别耽误时间了帮忙快把这位学生送到医院去。”

    葛雷没有理会校医从袖口的倒口袋里拿出一把针灸针,摊开。

    “你…你可别乱来会出人命的。”校医见这架势有点害怕,又朝看热闹的同学说:“你们可要作证这事可与我无关。”

    “后退!”文咏妃将看热闹的同学连同校医一起赶到了外面,冷不丁的将门关了起来。

    葛雷竖了竖大拇指,又按住了文咏衫的动脉,脉息窜动,如同两股血液正要交替取代。

    葛雷取了根银针扎与动脉上,精准的搅动着将两血液分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