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异能
    李柏芝感觉一股暖流在腹部延伸,全身的血液都跟着被调动了起来,只是突然戛然而止。

    “怎么停下来了?!”

    李柏芝的话没有得到回声,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医务室已经没有了葛雷的身影。而校医立在敞开的门边,扶了扶眼镜,看着校长躺在医务床上千娇百媚的样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葛雷这个坏小子什么时候溜走了!

    李柏芝假装镇定的起了身,从校医身边经过的时候淡定的交代道:“对待生病的学生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让他们感觉到在校园里的幸福。”

    校医望着校长离开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自己的孩子?我可还不到三十岁,还生不出这么大的孩子。

    葛雷钻到了宿舍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医书,难得的严肃。

    葛雷虽然医术精湛,对许多病情原理也是一清二初,然而对文家的家族病却很不能理解,控制和治疗的方法也只是师父

    于是找了厚厚的医书,可是找遍了医书里的内容也找不出合理的解释:血液变成蓝色,这是只有在惊悚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葛雷托着脑袋苦思,身后传来翻箱倒柜和碎碎念的声音。

    “袜子呢,怎么就找不到了。”

    原来是同宿舍的林家豪抱着篮球,正满宿舍的找袜子。

    “就不能清净一会,怎么跟个更年期的妇女一样。”葛雷有些不耐烦,回过头看到袜子安静的躺在抽屉里。“打开你的抽屉,在抽屉里。”

    林家豪刚才已经打开抽屉看过,根本就没有看到,不过迫于葛雷一副要发飙的样子,半信半疑的又重新打开了抽屉,却依然没看到。

    “你是不是猪头阿,你没看到抽屉里有一张a4纸,拿来a4纸你就能看到了。”

    林家豪照做,竟然真的找到。

    “你…你不会翻过我的抽屉吧。”

    隔着木板竟然能将抽屉里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除了之前翻过自己的抽屉并没有了其他合理的解释。

    葛雷只是觉得别人怎么那么笨很多在眼前的东西居然看不到,却重来没有想过是因为自己与别人不同。

    “你这样看不到…”葛雷做了个朝抽屉里看的动作。

    林家豪穿上袜子又穿上了篮球鞋,大概想着可以去打篮球了心情很愉快。脱口而出说道:“老大,你就是翻了我的抽屉我也会原谅你的,别整的神经兮兮。”

    “衣柜里第三件挂着的是一条白色背身。”葛雷不敢相信的问道。

    林家豪打开别人的衣柜,第三件果然是白色的背身,先是目瞪口呆,之后又突然释然。

    林家豪可是不相信这眼睛竟然有,隔着木板能看到里面的东西的这项功能。“老大你就别逗我了,我还要赶去打篮球呢。”说完,抱着篮球离开了宿舍。

    葛雷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的眼睛原来异于常人。

    特异功能,这就是电影里演的特异功能,没想到竟然真的出现在生活里,这是一件荒谬而没有科学解释的事情。

    为什么会不同?为什么会有特异功能?葛雷一直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原来是因为自己和别人不同。

    难道文家的血液病和自己的特异功能一样,都是无法被科学解释?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如今只能这样认为。

    “咚咚…”

    葛雷听到敲门声,开了门,见文咏衫站在宿舍门口,顿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是来谢谢你救了我。”

    “师娘,我的手臂可还有一块紫色的淤青没有退去,你不会是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想再掐我吧。”

    文咏衫连忙摆手。“我是认真来谢你的!”

    “你是我师娘,我师父交代过我好好保护你。”葛雷看着文咏衫的脸色渐渐沉下去,却依然坚持的小声把话说完。“这是我应该做的。”

    “师父,师父,你整天就知道你师父。”文咏衫一脚重重的踢在门上,随着沉闷的声响转身离开了。

    看着架势,难道,难道师娘喜欢上了自己!

    葛雷有种负罪感,只差双手合十念上几句阿尼陀佛来消除自己心中的罪恶感。

    虽然是师娘,也是女孩子,女孩子生气就是要被哄的。

    葛雷思想上做了小小的斗争,转身并追了上去。

    “师娘本来是瓜子脸,再这么拉着就该变成鞋垫脸了,又臭又长。”

    文咏衫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葛雷又好气又好笑。

    “我的脸就是又臭又长怎么了,难道你还敢换同桌?”

    “不敢,保护师娘是我的职责。”

    文咏衫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好像跟这么个厚脸皮的男生呆在一起连生气都很难保持。

    葛雷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问道:“师娘找我可还有别的事?”

    “我爷爷听说你救了我,很高兴,而且还一个劲的夸你们葛氏医术高明,想要请你去家里一见。”文咏衫说着拉了拉衣角,一脸的娇羞,好像初次带自己喜欢的男生见家长一样。

    这可不是见家长,这只不过是答谢而已,若是见家长师父可还不得废了自己,葛雷这样提醒自己,心里就亮堂了许多。

    “好,我一定去。”

    关于文家的血液病,葛雷一直很想弄清楚其中的原因,能到文咏衫家里和文爷爷聊聊或者能得到很多意外的信息。

    “真的!”文咏衫显得很高兴。“我这就打电话给我爷爷,告诉他你答应去家里。”

    葛雷点点头,脑子里是四十来岁留着长胡子,仙风道骨的师父,再看眼前这个羞羞答答清纯可人,青春活力的女生,这匹配难免让人觉得不搭调。

    “我快一个星期没有见到我爷爷了,我好想我爷爷,我爷爷平日里最疼我了。”

    文咏衫提起爷爷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甚至有些话唠起来。

    葛雷从小无父无母,对于被爱这一点自然很是羡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