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暗房钥匙
    婚葛步平眼看葛雷与文咏衫订了婚事,算了了一桩心事,临走拿出了一把小钥匙交到了个雷手上。

    “葛雷!”葛步平第一次这么庄重的叫了声葛雷的名字。“从小到大我都不让你进医馆里,最里面的暗房,现在你成家了,我把钥匙交给你,什么时候想看就回去看看吧。”

    葛雷小时候对暗房很感兴趣,不过每次想要去窥探的时候都要遭一顿毒打,在这么这么多年的打压下,都快不敢想象那间暗房里有什么了。

    葛雷接过钥匙的手发着抖,害怕一不小心又挨了一顿打。

    “拿好了,丢了我就打死你。”

    葛步平这话一出口,葛雷像接了个手雷一样。

    “师傅,我要是想进暗房回去跟您拿钥匙就是了,钥匙还是放在您那里安全点。”

    “少废话,我走了,这段时间都不会回葛家村。”

    葛步平说完转身上了火车。

    葛雷站在车窗下喊到:“师傅…”

    “八戒你回去吧!”车上飘来一个路人模仿唐僧的声音,车厢里哄堂大笑。

    葛雷可没心思管别人笑不笑,只知道手上握着的钥匙可是自己的命,一路返回都恨不得将它镶进肉里。

    黑亮色的月亮形状,这真是奇了怪了,一点也像平常的钥匙。

    葛雷找了黑绳子将钥匙栓了起来挂在了脖子上,放在了衣服下面,这回才感觉稳妥了。

    “葛先生,二小姐让我来问问你准备好了吗。”

    葛雷和文咏衫订婚之后搬进了文府,当然并没有和文咏衫同房,两人每天放学有车接车送,这不保姆进来提醒,文咏衫正在车里等。

    “一会就下去。”葛雷很不耐烦,见保姆还立在门口,盯的不自在,砰的一声把笔记本电脑重重的合上这才下了楼。

    美女,金钱,男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自己都有了,可是总觉得不踏实。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让全部人都知道我入赘到了你文府?”

    葛雷很不喜欢文咏衫在校园里跨着自己的手招摇过市的感觉,说也奇怪,以前把文咏衫当做是师娘的时候,总觉得有种想要接触的冲动,而现在文咏衫在名义上是自己的女人,可自己却感觉到莫名的烦躁。

    “你怎么能这样看我?”文咏衫依旧跨着葛雷,脸上还露着幸福的微笑。“你要是在校园里给我掉脸色,我就把你阉掉。”

    葛雷只觉下身一紧,倒吸一口凉气,立刻笑脸相迎,心里可想着,得想办法不受这个想要谋杀亲夫的女人远点。

    迎面走来三个面无表情的人,葛雷脑子里想到上次在校园里围堵自己的人。

    “不好,躲到我身后。”

    文咏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乖乖的躲到了葛雷身后,哪知刚饶到葛雷身后,就发现被一只有力的手捂住了嘴巴,还来不及喊叫就晕了过去。

    葛雷对于文咏衫已经被绑走一事一无所知,全神贯注的准备和他们大打一架。

    “你快点把东西叫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的未婚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敢!”

    打手得意的说道:“你回头看看!”

    葛雷预感不好,回头一看果真不见了文咏衫。

    “你们这是绑架是勒索,我要报警!”

    “报警?”打手哈哈大笑,收住笑声冷漠的说道:“除非你打算替你的未婚妻收尸!”

    文咏衫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文老爷肯定得把自己大卸八块,更何况曾经答应过文老爷好好照顾文咏衫。

    “你倒是把话说清楚,你们到底找什么?”

    原来葛步平曾经在葛村一直念叨要把家业都传给葛雷,被有心人听了去,以为东西早就到了葛雷的手上。

    “少装蒜,快叫出来。”

    “我的大爷们,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葛雷只觉欲哭无泪,一帮莫名其妙的人,来问自己要一件莫名其妙的东西。

    “石头,知道了吧?快叫交出来!”

    “石头,你们逗我玩吧,要石头去山上捡去。”葛雷着急了,叫道:“老子这里没有。”

    “上!”

    打手头子一下令好几个人围了过来,看这架势又准备开打。

    “且慢,让我想想。”葛雷算是知道了眼前这就是一群油盐不进死脑筋的打手。“要不,你们告诉我是什么样子的石头,我去跟你们一起找,你们把我未婚妻放了。”

    “三日后我来拿石头,否则你和你的未婚妻等着受死吧。”

    打手们说完又四处散去。

    这不是法制社会了,竟然还有这么嚣张的团伙,葛雷一个头两个大,不过很快冷静下来。石头是个什么鬼东西都不知道,怎么交的出来,所以必须要利用这三天的时间把隐藏在校园内的打手找出来,再把文咏衫给就回来。

    葛雷发现有双眼睛望着自己,一副害怕的样子。

    回头见一个有些眼熟的女孩子,对就是那个被自己强吻的女孩子,小安。

    “我好害怕!”小安看着葛雷摆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刚才那些人好凶,他们故意找你麻烦吗。”

    小安虽然相貌平平,不过这一副思春的样子,倒是发挥的恰到好处。

    葛雷走过去,拍了下小安的屁股,说道:“怕就回教室!”说完转身离开。

    小安这才意识到被占了便宜,尖叫一声,又很快捂住了嘴巴,心砰砰的跳,总还幻想着,这是喜欢自己的信号。

    想要找出打手,找出文咏衫酒必须得利用学校的监控设备,而要想看到监控画面就得从校长那里拿到监控室的钥匙。

    葛雷手上拿了一瓶精油,进了办公室把门一关,把精油往李柏芝面前一放,神秘的说道:“之前替你按摩腹部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欠缺,终于被我想到了,精油,是少了精油。”

    李柏芝本来刚想发火,却被葛雷的话堵住了嘴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