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不淡定
    女人嘛就是经不住三言两语的好话,再加上行为上小小的呵护。葛雷对于这一点可是非常清楚,于是在手倒了点精油揉搓着手掌。

    “有了精油的润滑,皮肤的摩擦力变小,效果会更好。”

    李柏芝腹痛的毛病几乎好了,不过倒也还想再试试,调试了靠椅躺了下去。

    这算怎么回事,这熟练的手法也是没谁了,都得变成按摩师了,不过为了得到监控室的钥匙也只有出此下策了。

    葛雷见李柏芝渐渐放松下来,整个精神也松弛了下来,试探的问道:“美女校长,监控室可有人在?”

    李柏芝正全身心得享受,声音也变的轻盈起来。

    “没人!”

    葛雷紧追着问:“你后面那面墙上挂了各个办公室的钥匙。”

    葛雷听后一回头,果真从墙上看到了一排钥匙,钥匙上方的墙面上都写了对应的名字。

    眼睛找准了监控室的钥匙,空出一只手来,快速的将钥匙收入了口袋。

    “哎哟,好巧不巧的,不行了我要去厕所了。”

    葛雷捂着肚子,拔腿跑出了校长室,直奔监控室,留下李柏芝一脸错愕。

    葛雷回放刚才文咏衫被抓走的画面,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人把她迷晕之后背到了背上,从后门出去上了一辆白色轿车,之后的画面已经捕捉不到。

    葛雷又仔细的将围堵自己的画面回放了一遍,再逐找出围堵自己的人是从哪个班级走出来的,来回放了很久的画面终于找了出来这帮人混在哪个教室。

    正在这时,监控室的门开了,李柏芝怒发冲冠的站在面前。

    “好你个葛雷,竟然敢骗我的钥匙,还不叫出来。”

    葛雷没想到被抓了包,看来这该不是一个太笨的女人。

    “给!”

    李柏芝只觉自己被耍的团团转,一把抓过钥匙指着门口。

    “快给我滚出去!”

    葛雷看到打手头子此时正在单独行动,情急之下,叫到:“闭嘴!”

    李柏芝被这一喊,回过神来。“葛雷你到底想做什么。”

    葛雷没那么多时间废话,只着监控器说道:“你看11点50分的监控。”说着夺门而去。

    李柏芝犹豫一会坐在了监控器面前。

    葛雷从监控器里面看到打手头子正一个人走在校园内比较偏僻的小路上,这正是个机会于是慌忙的跑去堵截。

    “站住!”

    打手头子一回头看到气喘吁吁的葛雷。

    “怎么样?你把石头带来了?”

    “是,我带来了。”葛雷从路上捡了颗石头握在手上,走了过去,一石头砸在打手头子的额头上。“问我要石头,好啊给你!”葛雷说着又砸了一石头。

    李柏芝在监控器里看的张大了嘴巴,连忙叫我保安赶过去。

    打手们身上都带了互相联系的呼叫机,在葛雷下手的那一刻已经按下了按钮,快打手们通过定为都寻了过来。

    葛雷很快又被围了起来。

    打手们叫头子满脸是血,二话不说掏出明晃晃的刀子就要刺去。

    葛雷侧身从地上捡了根棍子,半蹲翻身躲过了刀子,再一个扫膛腿打倒了一个。

    “住手,快都给我住手。”

    打手们见校长和保安赶了过来,都统一时间把刀收了起来。

    打手头子捂着被打烂的额头,一脸无辜的样子。

    李柏芝在监控器里已经看到了打手们亮出的刀子,心有怵意只希望警察可以早点赶来。

    “你们是哪个班级的,居然聚集打架,心里面还有没有校规。”

    打手们自觉的排成了一队,一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愿意接受处罚。”

    “文咏衫在哪里?”葛雷不管打手们的表面功夫,质问道:“你们是受什么人指使,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拿一个女孩子做要挟。”

    打手头子看看李柏芝嘴硬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说文咏衫是你的未婚妻,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会知道,你总不会是以为我给你戴了绿帽子吧。”

    这打手头子还真是不怕死也不怕痛,就这一脸的血还能这么平静的说瞎话。

    李柏芝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只是隐隐感觉这其中有什么大事发生。

    忽然听到警笛声,细听朝校内开了过来。

    “八婆你报警了。”打手头子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掏出刀对准李柏芝。

    “你想干…干什么”两个保安见这架势也举起电棍对着打手们。

    葛雷眉头不展,心想坏了,被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坏了事。

    警察下车见双方都拿着武器,且人多势重并预备掏出手抢将他们制服。只是还未等手抢掏出来,打手们以最快的速度,一拥而上,将三个警察刺倒在地,流窜而逃。

    李柏芝吓的惊声惊叫,几乎晕厥。

    很快又来了一拨警察,来了两辆救护车。

    “你冷静点。”葛雷摇晃着李柏芝的双肩轻声说道:“一会你千万别要他们看监控器,不然文咏衫会有生命危险,文咏衫的家族实力你比我清楚,若是她出了事,你跟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李柏芝此时的脑袋里就是一片混沌,根本不可想象平时看着平静的校园内居然隐藏了这么多心狠手辣的打手。

    李柏芝不想再多出事端,听了葛雷的话只一个劲的点头。

    警察过来询问李柏芝果然只说因为口角而发生了争执,而逃走的一方因为伤了警察,警察从学校拿了他们的照片对比,竟然发现这是一些惯犯居然买通了考生的资料,混入了学校。

    葛雷听到这个消息更加确定这其中有更大的事情要发生,而这些事情似乎都是冲着自己来的,头痛的是,根本就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而来。

    葛雷对于对手一无所知,如今绑走文咏衫的打手又逃的无影无踪,这可如何查起。不过仔细一想既然目标是自己,而自己又并没有交出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在这其中大概文咏衫相对还是安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