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石头的来历
    “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现在你们的身份已经曝光只能老实的呆在这里,我会每天派人给你们送吃的过来,有谁敢惹是生非引起警察注意,我就让谁消息。”

    在一间废弃的工厂里,一个脸圆,眼神犀利,身材矮小,却并不消瘦的男人戴着黑色皮帽,对几个窜逃过来的打手恨铁不成钢,这个男人就是何士东,葛家的死对头。

    打手们办事失利胆战心惊,打手头子上前一步,双膝跪地。

    “尊主,我们无能,才会没把事情办好,请您责罚。”

    何士东走过来拍拍打手头头的脑袋说道:“你们原本都是被通缉的犯人,我收留了你们,还给你们弄了新的身份,结果暴露了,又要东躲西藏。”

    打手头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起来吧!”何士东递了一只手机给打手头头,又命跟班的拿了个袋子把他们的手机都收了上来。

    “有什么需要用这个电话和我联系,等到风声不紧了,你们再出来活动。”

    葛雷为了确认所有的打手是不是都曝光了,又来到了监控室仔细查看,看还是不是有可疑的打手没有被抓出来,然而却一无所获。

    葛雷垂头丧气的回到教室,完全没有方向,看着空着的同桌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前排的艾名克眼神要杀人一样,盯着葛雷。

    说好是师娘,结果居然订了婚,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当做猴耍。

    艾名克越想越来气,手指着葛雷说道:“你这骗子,你把咏衫藏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咏衫不愿意和你订婚,你就把她给藏起来了。”

    葛雷只觉的耳边有只苍蝇一样嗡嗡的作响,条件反射的拉住艾名克的手,用力一撇,只听到卡擦一声。

    “不得了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艾名克一手托着吊着的手,边教室外面跑去,狼哭鬼嚎的。

    离交石头的时间还有两天,可是还没有弄清楚对手的身份,也不知道石头的作用,甚至不知该找谁接头。

    葛雷忽然想起信条,对信条,和自己接触的打手失踪,那么定然会再用信条通知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打开书桌,里面果然躺了一张信封,葛雷迫不及待的撕开信封,里面的信条说着:“欲要救未婚妻,明天将石头邮寄到玛丽广场,电话联系。”

    葛雷一眼并记住了上面的电话号码,却是关机。

    对方选择用邮寄的方式收东西,足矣说明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什么人害怕暴露身份,那定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害怕被人揭短失去前程。又或者对方就是自己认识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身边的朋友认识的人。

    可是就算这些说法都成立,是乎也找不到蝇头。

    葛雷想了想,只能回到文府请求文老爷的帮助。

    葛雷将事情的经过给文老爷将了一遍,以为文老爷听到文咏衫被绑的消息会精神崩溃,甚至责骂自己,然而全都没有,文老爷很冷静,比之前见面的哪一次都要冷静。

    文老爷一连几个电话后,才对葛雷说道:“刚才我已经和所有快递公司打了招呼,我让他们明天只要送到玛丽广场电话联系的邮件都去跟踪领认的人,然后电话给我。另外我叫了一帮退武的军人,他们会散落在广场周围只要有动静,一来保护你的安静,二来希望抓住认领的人,从他嘴里撬出文咏衫的下落。”

    葛雷对刚才怀疑文老爷冷静的思想十分愧疚,只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文老爷原来只是保持冷静用他的睿智去解救文咏衫而已。

    “爷爷的安排很好,这样就不担心找不到绑走文咏衫的人了,只是,这帮人心狠手辣,我怕把他们逼急了做出伤害文咏衫的事情。”

    文老爷的拐杖在地面发出碰撞的声音,就像要跳出胸口而强行压抑的那颗担心的心。

    文老爷拉起了葛雷的手,语重深长的说道:“文咏衫可就全靠你了,她现在是你的未婚妻你一定要尽力保护她。”

    “爷爷你放心。”

    文老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刚才说他们向你要一块石头?”

    葛雷点点头。

    文老爷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不懂控制情绪,血气方刚,脾气容燥,于是经常引起两股血液相撞,总是隔个几天又要发病一次,所以那个时候我和你师傅常常聚到一起。

    有一次你师傅很惆怅的说他得到了两块石头,看着不像平凡的石头,就把它收藏起来,可是至从收藏了石头之后就总是有人找上门来抢。

    有一天你师傅拿着石头想看个仔细,结果一个年轻人冲进来就要抢,你师傅一转身那个年轻人摔到了桌角上,把一只眼睛给摔坏了。

    后来年轻人的父亲来寻仇,和你师傅单打独斗,当然,根本不是你师傅的对手,惨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葛雷听了这个比连续剧还精彩的故事,惊讶的说道:“石头?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

    “你没有见过也不奇怪,出了那么多事之后你师傅就把石头收了起来,再也没有拿出来示人。”

    这样前后一联想,葛雷很快明白过来暗房里放的应该就是石头了!

    只是,两块硬邦邦的石头会有什么作用,为竟然值得大家争个头破血流。

    “爷爷,你可知道这石头的作用?”

    文老爷摇摇头。

    葛雷已经知道了石头的来历和石头的去向,不过救文咏衫迫在眉睫,也来不及赶回葛家村将石头取回来,只能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文老爷的实力救回文咏衫。

    “爷爷你可见过石头。”

    文老爷回忆了一会,说道:“那是两块巴掌大,光滑无比,透着墨绿色的石头,一看就不是普通的石头。”

    “爷爷可以让人连夜仿制两块吗?”

    文老爷听后二话不说,电话招来刻玉器的师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