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受控
    葛雷猛的打开课桌,看了一眼如释重负。

    看来假石头的事情还没有被发现,不过转念一想,那么大块的黑墨玉仿制的石头可不是什么便宜货,说不定和真的比起来,那块真的石头才算假的石头,这样一想又愤愤不平,这么轻易的就被坑走了几百万。

    何士东并未见过真正的所谓的石头,只是听自己的儿子描述过大概的样子,不过儿子惹事生非被人扔进了大海里喂了鱼。何士东悲痛过后,想起生前一直想要得到葛家的两块石头,于是千方百计的想要将他们拿回来。

    何士东不知真假,只是把它们供奉在儿子的灵堂上,了去儿子的心愿。

    何士东想好了等拿到了石头,下一步就该找葛步平报仇。

    葛雷见没有再节外生枝,莫非这件从天而降落到自己头上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葛雷脑子里重头到尾回想着整件事情,希望能察觉一些特别的东西。

    “哎哟!”

    随着一声叫声,葛雷扶起了被自己撞到的戴思林。

    “对不起戴老师,刚才低着头没看到您。”

    还别说,这一撞正好撞到了戴思林的胸口上,葛雷在这紧要时候竟然还感受到了那一团柔软。

    戴思林站定冷冷的说道:“把我的眼睛捡回来!”

    葛雷弯腰捡起了眼镜擦了擦递过去,说道:“戴思林,给你。”

    戴思林刚戴上眼镜,一巴掌就要打过来,还好葛雷反应快,一把抓住了戴思林的手。

    “戴老师,我刚给你捡了眼镜,你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葛雷说着又一把甩开了戴思林的手。

    “流氓,小小年纪不学好。”

    葛雷在学校泡妞的技能早就传到了戴思林的嘴里,戴思林自然以为刚才的一撞是葛雷故意这么的。

    葛雷知道自己被冤枉了,不过也不解释,反而一本正经的说道:“戴老师,有人愿意对你流氓,绝对是因为魅力,可不能因为自己有魅力去怪罪别人吧。”

    “歪理!”

    戴思林说完看着葛雷,突然脑子里出现一个人脸,这张脸就是葛雷的模样。一个声音在耳边说着:接近他,接近他。

    戴思林以为幻觉,猛的摇晃下脑袋,可是突然出现一声吼叫:接近他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戴思林吓了一跳,脑袋嗡嗡作响,好像不接受这个命令,脑袋就会变的像轰炸机一样嗡嗡作响。

    戴思林像被洗了脑一样,竟对葛雷笑了笑有种别样的风情万种。“你这是在夸我有魅力吗?”

    葛雷被这一问,张大了嘴巴,原本以为脾气大的戴老师听到自己这么流里流气的话,得来一个大劈腿,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反转,还给了自己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不太属于常规反应范围,所以一点也不可爱。

    葛雷应付性的说道:“当然了,我是觉得戴老师很有魅力。”

    戴思林突然主动和自己走到了并排,问道:“听说你从小跟了师傅学医,而且医术很高,我最近常常头痛,能帮我看看吗?”

    戴思林说着,扶了扶眼镜,对葛雷眨了眨眼睛,样子可是极有勾引性。

    这种口味的葛雷之前可是没有尝试过,或者试试也不错,葛雷打定了算盘。

    “替你这么有气质的老师看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说是去你办公室?”

    “那当然好!”

    戴思林将葛雷引到了办公室,脑子里又响起了一个声音:“给他吞下真话药!”

    戴思林接到这个信号,很自然的拿起水杯接了水,又不经意的从自己夹在上衣口袋里的笔里面取出了一颗白色的药投到了水杯里。

    “天气太热,你先喝口水吧!”

    葛雷接过水杯一口喝下,嘴巴里感觉水的味道涩涩的,等反应过来水被动了手脚,自己渐渐快要失去了清醒的意识。

    戴思林的脑袋被控制了一样,一个声音又传了出来。

    “说,石头在哪里!”

    葛雷在千钧一发之际,拿了根银针扎在自己的手掌上,提醒自己不要失去意识。葛雷顺着回答道:“给了别人!”

    “给了谁?”

    “不认识。”

    戴思林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的表情扭曲,用力的摇晃着葛雷。“说到底给了谁。”

    葛雷缓缓的说道:“我没见过,他们绑走了我的未婚妻,威胁我拿石头去换,我没有见过他,石头是邮寄过去的。”

    戴思林听后,猛的甩开葛雷,而这个时候,戴思林也恢复了自己的意识,见葛雷迷迷糊糊的样子,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葛雷也假装刚清醒一样,说道:“大概是有点困了,刚才差点睡着了。”

    戴思林不客气的批评道:“你们年轻人就知道熬夜,也不好好休息,大白天的就困的不行。”

    葛雷也不反驳,指了指饮水机说道:“戴老师能帮我倒杯水吗。”

    等到戴思林端来了谁,葛雷吞了一口解药,喝下了一大杯水,整个人才算彻底清醒过来了。

    葛雷说道:“听说你头痛,我可以帮你看看。”

    戴思林半信半疑,问道:“怎么看?”

    “你坐着别动就好!”

    戴思林果然坐着也不动了。

    葛雷的眼睛就像x光机一样,对着戴思林的脑袋看了一眼就已经知道她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你是不是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

    戴思林一直将自己的记忆当做是自己的秘密,没想到被葛雷看了出来。

    戴思林激动的问道:“有什么办法让我恢复记忆吗?”

    “可以!”

    葛雷说着,将袖子口袋里的银针摊开来,拿起一根根在戴思林的脑袋上扎了起来。

    好一会,又将银针一一取下。

    戴思林睁开眼睛,眼泪一直往下流,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葛雷第一次见看似坚强的戴思林显得如此脆弱,不禁心生怜惜,让她轻轻的靠着自己的肩膀哭个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