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疑问
    很快佣人就把饭菜盛了上来,一家人也坐了下来。

    席明言和席明北两人安静的坐着,席明言看了旁边的座位一眼,自己爸爸怎么还没回来,视线看向了门外。

    席志峰看到了席明言的动作,笑着说道,“明言,好好吃饭吧!你爸爸今天被突然派出去出差了,过两天就回来。”

    席明言听到席志峰的话,才点了点头,笑着回答了一声嗯嗯。

    吃完了晚饭,席志峰有时会抽出点时间陪着两个孙子,明言和明北一起在客厅里玩耍,有时是给他们检查作业,有时候会陪着他们看会电视,共享天伦之乐。

    穆青青回了房间,不想在客厅里呆着,莫名的觉得压抑,苏妍汐看她的眼神里有种考究的成分,让她感觉相当的不舒服,就感觉自己什么东西被揪住了一样,心里有一丝的恐慌,但是自己却又无从下手。

    坐在自己的床上,穆青青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行为是不得体,所以想了一下就不想,觉得一整天了,身体感觉到了疲倦,于是就早早的睡下了。

    吃完饭,席熠深就说自己要先上楼去洗澡了,而苏妍汐表示自己还要在下面呆会儿,所以席熠深低头轻尝了一下苏妍汐的嘴唇,便上楼去了。一转眼客厅里要都没什么人了,可是突然间又出现了。

    席沫沫和席菲菲差不多的年纪,都是在本市有名的贵族院校念书,多半都是半个月回来一次,只是两人一般都不会一起回来,席沫沫开朗大方,喜欢运动,而席菲菲却是文静淡然,一副什么都很看的开的样子,其实用席沫沫的话来说那就是朵白莲花。

    两个人不对盘已经很久了,可能是从席菲菲被带回席家,分走怎么的关心和照顾的时候,就注定了和席沫沫做不了朋友,更别说姐妹了。

    同在一所学校,两个人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有的也只会出现在有竞争的地方,可谓是人生处处是战场。原本的时候,席菲菲就老是用各种借口占着席熠深,席沫沫看得可是什么不爽,可是呢又没有什么办法。

    可是自从苏妍汐嫁给了自己哥哥,慢慢地,席沫沫感觉到了席熠深似乎开始有意拉开之间的距离,所以席沫沫就开心了,自从发现了席菲菲的真面目以后,席沫沫做起事来更是不知手软,而席菲菲为了要维持自己高尚的人设,只能默默吃亏。

    今天,两人都回来了,可是全程无交流,反而和苏妍汐一起有说有笑,苏妍汐有时候就想问一句,和我一起不觉得有交流障碍吗?

    苏妍汐也挺奇怪的,席家自己的子嗣挺美满的,为什么要领养一个席菲菲回来。苏妍汐不禁在心里大胆猜测,不会是私生子吧!可是一想到徐玉的态度,苏妍汐推翻了自己的无厘头想法,徐玉对着私生的席明北都没什么感觉,应该不会是这个可能。

    苏妍汐想,还是晚上问问席熠深吧!自己猜着太难了,也伤脑筋,还是听现成的比较好,那样不用太多思考的才适合自己。

    和席沫沫聊了半天,苏妍汐秀气的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累了,困了,想睡觉了,席沫沫看时间也不早了,也就没强求,等苏妍汐上楼去之后,没一会儿也回了自己房间睡觉去了,在客厅和席菲菲处在一起,还不如回来自己发呆呢。

    苏妍汐回到房间以后,实在是觉得困意袭人,看来今天真的是有好好的工作,被累到了。原本苏妍汐想着等席熠深出来,然后问问自己疑惑的事,可是呢,耐不住周公的召唤,躺在床上,侧着身,小手枕在脸下,打了个哈欠,便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等席熠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只看到床上的那一抹倩影,走近一看,只听见了细微的呼吸声,已经睡熟了。

    席熠深想可能是今天做卫生累到了,所以才一上床就睡着了,自己也累了,于是便躺在了旁边,关了灯,让房间陷入了一片昏暗。

    第二天是周末,苏妍汐不用起得那么早,于是就放心大胆的睡,一直睡到自然醒,睁眼看了看,发现旁边的人还在,可是一眼清明,哪像自己一脸迷糊的,看来是醒了很久了。苏妍汐伸出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在耳边亲吻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怪,还没有去上班。”说完了退开点,用手捏住了席熠深的鼻子,打趣道,“难道你也要谁懒觉偷懒?”

    席熠深把她抱在自己怀里,用手给她当着枕头,一只手刮了刮苏妍汐小巧玲珑,又高挺的鼻梁,回答道,“是啊,难得陪你睡个懒觉!”

    苏妍汐突然想起了自己昨晚的疑惑,昨晚太困没来得及问,今早他居然还陪着自己睡懒觉,看来是天赐良机啊!于是就问,“那个你家下面还有个弟弟和妹妹,可是为什么还要领养一个席菲菲啊?好奇怪啊!”

    席熠深摸了摸苏妍汐的肩头,回忆着说道,“具体的不清楚,只是听爸妈说是因为什么关系于是领养了菲菲,等以后就会知道了。”

    苏妍汐一听,就知道敷衍我,于是阴阳怪气的问道,“那你和席菲菲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席熠深脑补一手扶额,真是女人心海底针,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点。可是还没等席熠深解释呢,苏妍汐继续说道,“当初你和席菲菲抱在一起,可是叫我不要多嘴,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快说”

    席熠深觉得那就是个误会,当初就是担心苏妍汐会乱说,所以自己才出言警告,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说出去被别人知道了,对女孩子名誉不好,没想到到了苏妍汐这儿就成了奸情了。

    席熠深耐心的解释道,我那时候不是怕你乱说,影响人家小姑娘吗?我没有和她有什么,你别乱猜。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敏感而且有一定的准确度的,所以苏妍汐又问了一句,难道你不知道,席菲菲对你有别的心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