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反转
    戴思林在课堂上身形并茂的讲着课,课堂下的男生仰着头流着哈喇子,一副两眼发光的样子。

    葛雷注视着,看不出有受到任何的控制,这么说来,戴思林应该原本就是一个受到过良好教育的女生。

    “你干什么?”

    文咏衫用胳膊撞了正看的入神的葛雷。

    “当然是学习了,我得把学费给学回来!”

    文咏衫才不相信葛雷那么认真的小眼神是为了看美女,翻了个白眼说道:“看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葛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道:“好吧,我在看美女。”

    文咏衫伸手就掐了过去,葛雷的手很快紫了一大片,疼的差点惊叫起来。

    “你这心思也太难猜了,学习也不行,看美女也不行,你不会是想要嫁给一个白痴吧。”

    “我本来就是要嫁给一个白痴的。”

    葛雷看着文咏衫那傲娇的小眼神,很无奈的说:“算你狠。”

    前排的艾名克笑的背影一抖一抖,像要癫痫发作了一样。

    “你到我办公室一下。”

    葛雷抬头这才发现戴思林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只见旁边投射过来杀人一样的眼神。

    坐着等再被掐那是白痴才做的事情,葛雷起身朝文咏衫做了个鬼脸,一溜烟离开了座位,出了教室。

    “葛雷,我除了小时候的事情,还是想不起其他。”

    戴思林放下课本,见葛雷进了办公室,迫不及待的说。

    “你别急,总会想起来的!”

    葛雷示意戴思林坐下,并绕到了椅子背后替她按起了头部。

    “你要放松,想象着自己站在一片大草原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蓝天,白云,听着马儿奔跑的声音,一声,两声…”

    葛雷试图用催眠的方法让戴思林找回封锁的记忆。

    “醒过来,醒过来,小心葛雷会要了你的命!”戴思林脑袋里想起一串铃声,这铃声震耳欲聋,猛的睁开眼睛,抓住了葛雷的双手。“你在做什么?”

    只差一点,就那么一小点,就能把戴思林给催眠了。

    葛雷一阵郁闷,到底是谁拥有这么强大的能力,竟然可以把戴思林当着做是牵线的木偶。

    “你太紧张了,你要学会放松。”

    眼前替自己找回记忆的人,和自己脑子里不断冒出现的声音会是什么关系?一个帮助自己找回忆,而另一个却让自己监督另外一个。

    “你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葛雷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的语塞,自行在旁边的座位上坐下,说道:“如果泡妞打架不算的话,我觉得我应该还是算个良好市民。”

    戴思林的这一问确实也没有什么建设性,于是只盯着葛雷,像是想要看穿这外壳下装的是什么一样。

    “你有话要告诉我?”葛雷引导道。

    “你是不是拿了别人的东西?”

    葛雷一听明白过来,很显然派戴思林呆在自己身边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师傅的石头。

    很显然,这和之前绑架文咏衫的不是一伙人,而且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根本还不知道别人从这里取走了石头,如果是这种可能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的消息不灵通,换句话说有可能是只纸老虎。还有一种可能是,他知道了别人从这里取走过石头,而且已经知道石头是假的,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他不光做事效率高,更有可能知道石头的秘密。

    葛雷感觉头都大了,人家是坑爹,这可算是坑亲徒儿了。

    葛雷见戴思林迫切的看着自己,故意悠悠的说道:“我拿了别人的东西,别人可以报警呀,相反,要是有人千方百计的想要从我这里拿到什么,那肯定不用怀疑,一定是小偷。”

    葛雷的话有意无意的提醒戴思林,那个想要控制她的人并不是什么好人,索性的是,戴思林算是意志坚强的人,还能有所挣扎。

    “给他继续吃下真话药,问他石头在哪里,快点问他石头在哪里。”

    戴思林感觉到这个声音把自己的脑袋都要吼炸掉一样,双手抱紧脑袋。“不要,不要…”

    葛雷看到戴思林表现很痛苦的样子,拿了银针,找准了穴位,将其脑部神经封住了。

    在一个黑色主打色的地宫里,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男子,盘腿坐在石墩上,嘴里念念有词,突然顿了一下。

    “戴思林,戴思林…”

    这呼唤声得到不到任何频率的回应,只留在地宫里回声,显得异常空洞。

    “乳臭未感的臭小子,竟然敢跟我斗。”

    这一声是带着沉稳的咬牙切齿。

    过了一会,葛雷拔掉了银针,说道:“你慢慢的张开眼睛,注视眼前的东西,其他的不用管,那些都只是幻觉。”

    戴思林有了自己的判断,一个让自己去拿别人东西的人,再怎么说,也不不会是一个好人。

    “近日,我耳旁一直有一个声音,他在不停的告诉我你是坏人,让我从你这里拿两块石头。”戴思林充满好奇的问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石头?”

    戴思林在管理课上说过,最好的管理方式就是真诚,踏实的态度。

    葛雷如实说道:“石头是我师傅无意中得来的,至从师傅准备去云游之后,就总有人想要通过我得到石头。”

    “那是什么石头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大家不惜劳心劳财。”

    这也正是葛雷不解的地方,一块破石头而已,搞得神神秘秘,要不是身在学校,真的怀疑自己是躲了人妻,引起公愤,被人追杀的古惑仔。

    “我要是知道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葛雷单手撑着脑袋,一副耍帅的样子。

    “戴老师好!”文咏衫见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说道:“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戴老师已经听说文咏衫和葛雷已经订了婚,自然也理解这一举动。

    “没事了,你们出去吧。”

    葛雷撑着脑袋张大嘴巴,很不情愿起身,文咏衫可不客气,一把揪着葛雷的耳朵,只听得一杀猪般的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