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消失的女孩
    “文姐,你找到了戴冠龙?”

    葛雷没有客套,直接问道。

    文咏妃眼睛盯着手上的资料,慢悠悠的说道:“你看起来很急的样子,都等不及我下班回家,难道他和你的未婚妻有关?”

    “没关系,也有关系。”这么称乎自己的妹妹倒也是挺奇怪的,葛雷又问道:“戴冠龙还是没有消息?”

    “听说戴冠龙被儿子输光了家产,就带着孙女离开了之前所在的地方,有人说戴冠龙对孙女又爱又恨,有时候把最好的都留给孙女,有时候又会把她痛打一顿。”

    葛雷听后很震惊,又追问道:“那文姐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前几年还有人听说戴冠龙到处宣传自己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而且还收了很多徒弟,近几年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这么说来,文姐并没有找到戴冠龙?”

    文咏妃自问自己路子很广,居然找不到任何有关的消息。“我找不到的消息,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并是他已经不在人世,另外一种就是做了歪门邪道的事情,并且隐藏的太深。”

    葛雷听后起身就要往外面走去。

    “哎?你这可是典型的用人朝前,不用朝后。”

    葛雷一愣连忙陪着不是。

    又嬉皮笑脸的说道:“我这可不是一直把你当做是自己人嘛。”

    “你脸皮可是一点也不薄。”文咏妃打趣着又说道:“看来你这眼里是没有我这姐了,不然也不会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有,当然有了,在我眼里姐姐可是才貌双全,世间尽有。”葛雷边说着,边退出了办公室,走廊里回声道:“文姐最漂亮。”

    这一招很受用文咏妃听后咯咯的笑着。

    戴冠龙要不就是精神失常,要不然就是真的练就了异能本领。

    葛雷若不善良的当然是希望戴冠龙精神不正常,起码这样是无意识的伤害。但是如果是因为有一身邪门的异能,那很有可能戴思林是被自己的爷爷控制,这对于戴思林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而对于自己来说,得到的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葛雷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用心去看周围的一切,瞬间眼前的车子变成了透明的,可以看到车子里哇哇大哭的孩子和焦躁开车的男人。眼前前的高楼大厦也变得透明,房间里的男女老少,有的争吵,有的恩爱,有的漠然相对。

    葛雷用力的揉揉眼睛,又晃了晃脑袋,这一切才算恢复了正常。

    也许自己才是个怪物!

    葛雷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口,突然觉得很沮丧,不知怎么的,自己就和别人不一样。

    ”师傅!”

    葛雷仰头忘情的大叫一声,希望师傅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这人是谁啊,神经病吧!”

    “这么年轻就变成了神经病真是可惜了。”

    葛雷灰溜溜的,穿过人群…

    在文府附近,一个看着眼熟的妇人躲在一旁,向文府内望去。

    葛雷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悄悄的从旁边,饶了过去,一把抓住妇人的手。

    妇人一惊,挣扎不脱。

    “你为什么要用狗血淋在文家二小姐的身上?”

    妇人嘴巴紧闭,眼神复杂,想要杀人一般。

    “为什么说要说还你女儿,你女儿到底怎么了?”

    无论葛雷怎样逼问,老妇人始终一言不发。

    “跟我进去,你把话说个清楚。”

    妇人听后,发疯了一样,张嘴狠狠的咬在葛雷的手上。

    葛雷疼的一甩手,妇人趁机挣脱跑走了。

    这真是奇了怪了,有冤不去伸,有委屈也不敢进府说,总不该这跟这石头也有什么关系吧!不过仔细一想,妇人确实是冲着文咏衫来的。

    文咏衫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这些天只要闭上眼,脑子里总有个陌生的女人怨恨的看着自己,然而惊醒过来后,再也没有办法入睡。

    见葛雷捂着个手呲牙咧嘴的进来,连忙起身迎了过去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葛雷放开手,这才仔细看到手上两排血印。

    “这是怎么了?”

    葛雷没有回答,拉着文咏衫又坐回到了沙发上,严肃的问道:“你在生病的时候除了喝过鸡血,可有沾过人血?”

    被提起喝鸡血那段让人难堪的记忆,文咏衫把头扭到了一遍,不过听到人血后猛的扭过头说道:“你当我真是吸血鬼啊,人血我敢喝吗,想想都害怕,亏你问的出来。”

    葛雷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牙齿印说道:“这是那天淋你狗血的阿姨咬的!”

    文咏衫腾的站起来。

    “你见过她?你见过她为什么不让她进来?”

    “你以为我不想带她进来?我也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可是她就是什么都不愿意说,这不,为了逃跑还给我咬了一口。”

    文咏衫很失望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我会有很强烈的想要见她的愿望。”

    葛雷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你真的记不得你和那妇人之间的联系?或者见过她的女儿?”

    文咏衫摇摇头,说起自己睡梦中常常出现的一个女孩。

    “你等等,我去拿纸笔!”

    葛雷很快从楼上拿下了画笔和画纸下来,摊开来。

    你说下女孩的长像。

    “鹅蛋脸,大眼睛,猪鼻孔,嘴巴皮很厚,青清纯的样子,长发,扎了麻花辫。”

    葛雷按照文咏衫的描述,很快画出了一个女子。

    “对是她,就是她!”文咏衫看了葛雷的画几乎惊叫了起来,不敢相信的说道:“你怎么会画的那么好!”

    “以前学医无聊的时候,就拿出一支笔随便画画。”葛雷掏出手机,对着画中的女子拍了张照,说道:“你也拍一张吧,下次再碰到妇人就拿出照片给她看看,或许这就是她的女儿。”

    文咏衫捂着嘴巴,一副见鬼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