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惊蛇
    关于妇人女儿出现在自己睡梦中一事,文咏衫怎么都觉的不靠谱,被一个平白无故的人突然淋了一身狗血,然后却是因为她的女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的梦中,这未免也太像灵异电影里的桥段。

    文老爷下了楼,看到画板上的女孩,手一抖拐杖一滑,差点摔倒了。

    文咏衫赶紧扶住了文老爷,嘱咐道:“爷爷您要下楼应该让云姨扶着点,这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办!”

    葛雷看到了文老爷盯着画中女子显得不自在,问道:“爷爷,您认识这画中的女孩吗?”

    文老爷把眼睛移到一边,强装镇定的说道:“我怎么会认识,她是谁?”

    “爷爷,她只是我梦中常出现的一个女孩,也不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我这样的一个女孩!”

    葛雷又端详了一会画中的女子,说道:“你能这么详细的把她描述出来,我相信她一定和你有些渊源。”

    “你们聊吧,我要上去休息一会。”

    文老爷神色异样,有些慌张的往楼上走去。

    “爷爷你才下来,怎么又要上去?”文咏衫见爷爷一歪一歪的往楼上去,走过去,说道:“我扶你上去。”

    文老爷向来爽朗,可是面对这件事情却显得有意遮遮掩掩,难道文老爷知道什么却故意隐瞒?

    葛雷进了城,别的不说,这动脑子推理的事情,还真是加强了不少。

    文咏妃下了班,竟早早的回了府。

    “葛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有戴冠龙的消息了?”

    文咏妃满脸的骄傲,说道:“今天我和一个合作伙伴聊天,提到戴冠龙,我那合作伙伴说他曾经徒步旅行,走到一个地洞口,碰到戴冠龙,不过戴冠龙怎么也不相认,不过我那合作伙伴说,因为和戴冠龙在赌场上见过很多次,所以不会认错。”

    “难道他在地洞里生活?”

    文咏妃一脸遗憾的样子。

    “我那合作伙伴见戴冠龙假装不认识自己,一生气也就走了,因此也不了解更多的情况了。”

    葛雷起身给文咏妃一个大大的拥抱说:“文姐太谢谢你了。”

    文咏妃被这一抱整个人都轻飘飘起来。

    “你们做什么?”

    文咏衫站在阁楼上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说完噔噔噔的跑下来。

    葛雷赶紧放开了文咏妃,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一解释,更是解释不清了,干脆杵着不动。

    文咏衫抬手给了葛雷一个耳光。

    “贱人!”

    文咏衫的手掌差点落到文咏妃脸上的时候,被葛雷一把抓住了。

    “好你个葛雷,你还敢护着这个贱人。”

    葛雷原本觉得文咏衫还有一点可爱,不过,眼前这强势的样子,让人很不舒服。

    “她是你姐姐,你嘴巴就不能放干净点。”

    葛雷话还没说完,文咏妃举手准备朝文咏衫脸上打去,葛雷手快又被阻止了。

    “你们两个果然是亲姐妹,连神经质都一样。”

    两声啪啪,左右一边一个耳光,葛雷还没反应过来,文咏妃和文咏衫哼的一声,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葛雷摸着两边红肿了的脸,苦不堪言,女人的心真是海底针,明明替他们都挡了耳光,不说谢谢就算了,还齐心合力的左右开工,这两边脸可是受了罪。

    葛雷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红肿的脸,于是在校园里戴了口罩,正走着发现前面有个身影有些熟悉,又走近了看,发现竟然是围堵过自己的打手。

    葛雷将口罩往上面又提了提,拉耸着脑袋故意放慢了脚步,跟在打手的身后。

    一个转弯,忽然不见了人影,正要寻找感觉背后有掌风,身子一闪躲了过去。

    “你在找我?”

    打手目露寒光的看着葛雷。

    “你们还有多少人藏在学校?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打手冷笑一声,说道:“我们无处不在,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尊主让我们抓了你的师傅,至于你不过是诱饵,守着你就不怕你师傅不自投罗网。”

    “想抓我师傅,没门!”

    葛雷说着朝打手踢去,打手身手狡黠,弓身后退躲了过去,又跟着双拳进攻,将葛雷逼到了树杆上,葛雷灵机一动抱着树杆,身子悬起饶树一圈,飞身踢去。只见打手仰身摔出去,顿时动弹不得。

    葛雷顺着树杆滑了下来,过去压住打手的脖子,气愤的问道:“到底是谁,不光想要我师傅的石头,还想要我师傅的命?”

    打手闭上眼睛拒绝一切威胁,可见这是一些死忠的打手。

    葛雷见威逼没用,并改变了策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道;“你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偏偏出了社会就给了别人当打手,你就不怕横尸街头,就算你不怕,难道你就不怕你的爸爸妈妈伤心。”

    打手不耐烦的睁开眼,说道:“你他吗的不会是唐僧转世吧,别罗里吧嗦的套路,告诉你吧,我们都是孤儿。”

    打手们都是孤儿?

    葛雷赶紧追问道:“你是说,你们所有的打手都是孤儿?”

    打手感觉到自己说漏了嘴,又重新闭上了嘴巴,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真他娘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葛雷也是拿他没有了办法,总不能以暴治暴,把他给一拳打死吧。

    葛雷故意假装走了,却躲在了一旁的石柱后,想要偷看他会朝哪里走去。

    果然打手起了身,又左右看了看,这才朝校外走去。

    葛雷这次跟踪小心了许多,保持着十来米远根本就不近身。

    不过打手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自然不是省油的灯。

    红灯时,打手从反光镜里看到了葛雷,却假装不知,拦下一辆摩的,很快 窜了出去。

    葛雷气的一拳头砸在了别人的车窗上,只听到砰的一声,意识到闯了祸,低头猛跑,等到气喘吁吁才回过神来嘴上还挂着口罩。

    葛雷回头见司机没有追过来,一把扯掉了口罩,感觉像吸了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