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妄想
    葛雷走在校园里,看到任何人都觉得可疑,好像自己被打手四面埋伏了一样。

    打手无意透露了一个信息,打手们都是孤儿,也就是说这个幕后人很有可能笼络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孤儿,然后将他们培养成了打手!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幕后人对这些打手有养育之恩,那么打手很大可能都会誓死忠心,又无父无母只怕更加没有畏惧心。

    葛雷想着后背一阵发冷,这好好的进个城,无缘无故多出了许多仇家。

    “葛雷?”

    听到有人这样叫自己,抬头一看,又是小安,葛雷后悔死了,要不是当初一时兴起亲了这个女生,就不会被这个女生像犯了花痴一样跟着。

    小安见葛雷两边脸上微微红肿,一副心痛的样子,竟然不把自己当外人伸手就要去摸。

    本来只想着撩来就跑,哪里知道这女孩这么不经逗,居然有种一吻定终身的感觉。

    葛雷后退一步,躲在小安的手,心虚的说道:“我已经订婚了。”

    小安显得黯然伤神,却像是豁出去了一般。

    “我知道文咏衫她仗着她家里有钱有势,所以强行让你和她定了婚,我不介意,我会等你变的强大之后,再和我在一起。”

    这是什么节奏,这就以为以身相许了?葛雷吓了一跳,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一脸的真诚。

    “对不起了,上次是我不对。”

    葛雷不得不认怂,连忙道歉,急于道歉的样子看起来很害怕。

    葛雷当然害怕,害怕这个叫小安的女生粘着自己不放。

    小安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小安激动的拉着葛雷的手说道:“你不用害怕,他们文家再有钱有势我们都要有决心一起面对。”

    葛雷一拍额头,心想坏了,摊上了一个有幻想症的女生了。

    “要上课了,我得走了。”葛雷拉开小安的手,被吓的结结巴巴的说道:“其实,其实我挺好的,你不用替我操心。”

    “你看害怕的话都说不全了,还说挺好的,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制造麻烦的,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等到你变强大。”

    我的个天呀,葛雷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浑身有嘴都说不清,感情,这小安姑娘认为是什么,就得是什么了。

    葛雷再也不敢多嘴,转过身,一阵狂跑进了教室。

    艾名克见了葛雷这副样子,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只感觉课桌都跟着在抖。

    葛雷一肚子闷气,抬手在艾名克头上拍了一掌。

    “我让你笑你老大!”说完不解气,又拍了一掌。

    艾名克被拍懵了,当初可是自己推举葛雷做了老大,要是奋起反抗那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这样一想揉着脑袋,一副倒霉的样子。

    葛雷看着文咏衫条件反射的护住了自己的脸。

    文咏衫咯吱咯吱的笑着,说道:“知道疼,下次就给我老实点,不要一把持不住又把别人往怀里拉。”

    难怪都说婚姻是坟墓,这不还没进入坟墓就感觉到了坟墓里透出来的阴凉气。

    “你可是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不要把自己变的跟个怨妇一样,这会就一点都不可爱了。”葛雷眼看文咏衫脸色有变,立刻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觉得嘛,你现在还是挺可爱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有个浅浅的小酒窝,这就更加可爱了。”

    文咏衫刚要露出的笑脸凝固了,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没心的糊弄我,我什么时候有个酒窝了。”文咏衫边掏出了镜子,朝镜子里露出八颗牙齿,惊得差点把镜子丢到一边。

    “我什么时候有酒窝了!”文咏衫说着又朝镜子里看了看,左边脸确实出现了一个浅浅的酒窝。

    葛雷听文咏衫这么一说,回想起来,之前文咏衫脸上确实不见酒窝。

    “你记不记得,你梦里见到的那个女孩子。他的脸上是不是要有一个酒窝?”

    文咏衫虽然觉得,这两件事根本就不搭嘎,不过还是仔细回想起来,  女孩在自己的梦中一直多穿眉苦脸的。

    “梦里的女孩是乎都没有笑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酒窝。”文咏衫一脸惊悚的样子,问道:“你该不会以为我变成了那个女孩吧。”

    葛雷确实有这种预感,不过在预感还没有成为事实的时候,当然不会用这种话吓到文咏衫。

    葛雷故意一脸轻轻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太划算了,娶一个得到了两个。”

    “你想的倒美!”

    文咏衫说着白了葛雷一眼。

    然而文咏衫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了些莫名其妙的改变。比如之前不吃辣,而现在竟然无辣不欢。以前学了很久的游泳都不会,而现在居然会游了。

    这些改变让文咏衫感到害怕,害怕有一天又变的和常人不同。

    葛雷盯着文咏衫,似乎想要从文咏衫的眼睛里看出一些踪迹。

    “还看,你还看!”

    艾名克回头,见葛雷与文咏衫四目相对,这小心脏受不了打击,说道:“你不许再这样盯着咏衫看,否则我要跟你决斗!”

    葛雷见艾名克一副哭丧的脸,深表同情,对文咏衫说道:“你可真是铁石心肠,我都快要被他的痴心给打动了,要不然我成全你们?”

    文咏衫拿起桌子上的课本,就往葛雷身上一顿乱打,整个教室都回荡着啪啪的声音。

    “那个谁,你们要闹就都给我出去。”

    这声音一出,葛雷才发现老师早就已经在教室里上课了,见文咏衫还没有要住手的意识,并一把抢过课本,假装正经的坐着听课,这一动作还真把文咏衫给唬住了,也不再闹下去。

    葛雷发现这就是一个坑,把自己给坑了进去,不,应该准确的说,是被自己的师傅坑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