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不期而遇
    最近葛雷特别注意文府附近的动静,每次回府都要在外面逗留许久。

    这不葛雷坐下不知不觉竟然等了近两个小时。

    “葛雷,你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葛雷挠挠头,把上次在文府外面遇到的妇人说了一遍,说道:“我觉得这其中定有事情,我要查清楚。”

    文咏妃很不为然的说道:“我看你就是想多了,像文咏衫那种没有礼貌,不懂尊重的女生还指不定在哪里得罪了别人呢。”

    得罪?葛雷回忆了妇人的所有行为,这个状态确实很像是来寻仇的,而她的仇人看着像是文咏衫,不过她看文咏衫的眼神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怎么这样说你的妹妹?”

    “难道不是?我看你就是不想回去面对她,才找借口呆在外面吧。”

    女人大概都有被害妄想症吧,不过,当文咏妃非常自信而优雅的样子看着自己的时候,葛雷这小心脏确实有点承受不来。

    这凹凸有致的身材,妩媚的小眼神,再加上烈焰红唇。

    “文…姐”葛雷嘴里的话不利索起来,害怕再单独多待一会,就会被沦陷。

    文咏妃突然说:“陪我去酒会!”

    “什么?”

    文咏妃也不解释只说道:“你去换一套你最喜欢的衣服,一会就出发。”

    葛雷懵懵懂懂跟在文咏妃身后进了文府。

    穿我最喜欢的衣服?葛雷打开了自己的衣柜左右比划着。

    “你在里面干什么?让我进去!”

    文咏衫见葛雷和文咏妃一同回来,又见他一声不出的进了房间,并在门外用力的拍打着门。

    许久葛雷开了门,淡淡的说道:“我一会陪文咏妃去酒会。”

    文咏衫原本可是不会答应葛雷和文咏妃单独相处的,不过看了葛雷这身打扮后笑的前俯后仰。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吐出了两个字说道:“去吧!”

    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来了,文咏衫居然没有阻止自己。

    好一会文咏妃出来了,盯着葛雷的这一身打扮,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葛雷似乎明白过来自己的打扮遭到了嫌弃,很委屈的说道:“你不是说让我穿我最好的衣服来吗。”

    破洞的牛仔裤,带有流苏摆的短衫!好吧,这个年纪,这个打扮正是应景,说是最好的打扮也说的过去。

    文咏妃说你等等我。

    文咏妃又进了卧室,不一会出来了,穿着一条包臀的白色流苏裙,上身是一件露了肚脐眼的牛仔背心。

    “你们…你们两个疯了吧,这样穿去酒会。”

    文咏衫惊的捂住嘴巴,竟忘记了阻止,看着他们两个出了门。

    等反应过来这cp的打扮,想要阻止,追出去的时候,文咏妃的车已经绝尘而去。

    文咏衫站在门口望着远处发呆,这时候,感觉有人突然冲了过来,等想要脱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冲出来的妇人紧紧的抓住了文咏衫的手臂,使劲的摇晃着。

    妇人眼里含着泪,注视着文咏衫,又有恨意却又恨不起来的样子。

    “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文咏衫害怕的几乎要哭出了声音,紧张的问道:“阿姨你放开我慢慢的说,你的女儿是谁,她去哪里了?我可以帮你找。”

    “你说我女儿去哪里了?被你们害了,你们还我女儿。”

    文咏衫突然想去葛雷画的自己梦中的女孩,说道:“阿姨,你看看这是不是您的女儿。”

    文咏衫拿出了手机,把拍的梦中女孩的画像递给了妇人看。

    妇人看后一愣,忽然哇哇大哭起来。

    “我的女儿啊,娘对不起你来,娘没有保护保护好你呀。”

    妇人这一哭文咏衫只觉得毛骨悚然,很显然自己梦中的女孩就是妇人的女儿。

    妇人止住了哭泣,再次一把抓住文咏衫的手臂,指甲都快要镶进了肉里,

    “你还说你不认识我女儿,你这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可是一个很大的罪名,文咏衫吓得连连摇头,解释道:“我真的不认识你女儿,是你女儿最近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

    妇人情绪很激动,根本听不进解释,只是嚷着杀人凶手。

    还好,这个时候办事回来的司机看到了这个情况,一边按着别喇叭,一边把车停下,冲了出来。

    妇人看到有人来,连忙放了手,转身就跑的不见了人影。

    葛雷和文咏妃进入酒会的时候,有那么两秒钟酒会鸦雀无声,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文咏妃和葛雷。

    一个看着好贵的女人端了酒杯过来,冷嘲热讽的说道:“怎么?换了个小男朋友,把自己也打扮的像个叛逆的女学生,可惜今天不是变装舞会。”

    葛雷看了看酒会里其他人,都是西装配晚礼服,终于明白了文咏衫刚才为什么大笑而且没有阻止。

    “这位姐姐,我看你的胸口拉那么低,不会是想要你这半个星球吸引老男人吧。”

    葛雷也不管被气的脸色发青的“姐姐”把手别在腰上,让文咏妃挎着自己,目不转睛的向别处走去。

    “哎哟,这不是文总?我看你今晚是这里最出彩的女生了。”

    一个矮胖男人端着酒杯远远的走过来。

    文咏妃介绍道:“这是管教育的高官,何士东先生。”又介绍葛雷说道:“龙都大学学生,葛雷。”

    何士东两眼有些发亮,手上晃动着酒杯,说道:“龙都大学,不错很好的大学,年轻人好好学习,以后的世界就是你们的了。”

    这果然是一位高管,连打招呼的方式都是说教。

    葛雷举着酒杯,主动往何士东杯子上一碰,说道:“像您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文咏妃到底是生意人,和何士东客气的握了握手,说道:“以后还请何局多指导工作。”

    “好说,好说。”

    音乐响起,葛雷拉着文咏妃入了舞池,两人旋转着,跳着欢快的步子,引来一阵掌声。

    坐在一旁的何士东嘴里带着一抹神秘的微笑,而舞池里的人对此一无所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