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醋意爆发
    李柏芝见葛雷又一副要惹事的样子,为了学校安宁,声音柔和起来,说道:“我也相信,给你看了也没事,不过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找过许天霸的资料,不过没有找到,可能整理档案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

    这样说来,许天霸的身份更加让人感到可疑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正好许天霸的资料就这么不翼而飞。

    “这是什么学校啊!”葛雷感叹着,回过身,正要离开,隔着门见何士东推门准备进来。

    葛雷一个闪身躲到了门后,看着李柏芝惊讶的表情,葛雷一拍脑门。这不是有点傻,自己一没做坏事,二没偷情的干嘛就得躲起来。

    不过已经迟了,何士东推门进来。

    “是不是特别惊喜?”

    李柏芝张大嘴巴,轻轻的扑进何士东的臂弯,眼睛去望向葛林,表情复杂。

    原来这样,葛雷这才明白过来,趁两人正亲热的时候,蹑手蹑脚的从门后转了出来,一遛弯跑了出去。

    “我怎么听到有动静?”

    李柏芝搬回何士东准备回过头的脸。“没事,风把门吹的响,我去把门关上。”

    李柏芝关上了门,心砰砰的跳,回过神来见何士东已经坐了下来。

    “士东,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何士东一脸的愁容,默默地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吐出来的烟圈,这才说道:“我最近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李柏芝从来没见过何士东这个样子,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无非就是官场上那些烦人的事情!”何士东又吸了一会烟,说道:“一个我有求于的上级,他为人正直,做事果断,我想求他的事被他特意拦着。我正为这事烦,后来我打听到,他的母亲得了种怪病,只有葛步平老医生才能医医治,不过现在却没有办法能够找到葛先生。”

    李柏芝听到这里明白过来。

    “所以你想替他找到葛步平医生,为他母亲治病?”

    “只要能找到葛步平医生,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何士东说着又很为难的样子说道:“我打听到了,葛步平医生的徒弟,正在你们学校。”

    “他就是葛雷?”李柏芝很高兴的样子,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好说了,我可以让葛雷告诉我他师傅在哪里!”

    “万万不可以!”何士东又说道:“听说葛步平医生现在正在云游,而且早就交待过不许葛步透露他的行踪。如果我们威逼利诱让葛雷说出了他师傅的去处,这岂不是让葛雷难做。”

    李柏芝不理解的说:“你多出些出诊费,让他提前回来不就好了?”

    “难就难在这里,听说这个葛步平性格怪癖固执,根本不会为钱所动,他只会做他执意要做的事情。”

    何士东说完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柏芝都看在眼里。“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

    “我确实需要你帮帮我!”何士东又说道:“其实很简单,葛步平云游回来肯定会找他唯一的徒弟,你只要留意葛雷的动静,待到他们师徒回合你告诉我一声就可以了。”

    “就这样?我可以帮你!”李柏芝虽然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不过却愿意为了得到的感情而盲目的跟随。

    何士东看似很感动的样子,把李柏芝抱在了怀里。

    “等到事成,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你对我太好了。”

    李柏芝听后心满意足,仿佛就看到了自己即将成为何太太的样子。

    何士东动了动嘴皮,打了副感情牌,不废吹灰之力就将李柏芝骗成了自己的眼线。

    葛雷无意发现了何士东和李柏芝的关系,顿时一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难怪之前问她年纪轻轻怎么做了校长,摆出一副不情愿说的样子,原来就是靠这床上关系。

    呸!

    对于李柏芝仅有的一点好感突然就全都破灭了,看来也只有这样不正经的女人,才能在按摩的时候叫的浪声浪气。

    葛雷在心里把对女人犯贱的话都骂了一个遍,当然,这多少也出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原因。

    艾名克的脑袋上缠了一个大纱布,看起来像是个特意打扮成印度阿三来搞笑的拙劣演员。

    “我要和你打擂台!”艾名克见葛雷进了教室,腾的站了起来,又因为头部被撞击,还处于眩晕状态,这腾的站起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就你?”葛雷根本没有将艾名克放在眼里,不过要是不答应只怕没完没了。“随时!”

    葛雷说完从课桌里拿出一瓶谷维素递给艾名克说道:“不过先静静你的脑吧!”

    葛雷的医术在学校已经传为神话,艾名克接过药瓶。“你想毒死我?”

    “就你这脑子,这功夫还值得我毒死你?不懂是什么就去问度娘,要是怕我下毒就别吃,反正你这脑袋也是有病。”

    葛雷看着艾名克觉得有种莫名的悲壮感,要是在电视剧里,这种人物大概也就是一个悲催的陪衬。

    “你才有病!”艾名克一把将药瓶子丢到了外面,也算是把积压的怨气发了出来。

    “你这全身都是伤的,我要再打你真成了欺负你。”葛雷认真的说道:“到时候擂台上,别怪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葛雷的话刚出口,同学们都鼓起了掌,欢呼着等待一场用生命博出的表演。

    艾名克高举握着的拳头,示威般的朝葛雷挥去。

    葛雷根本不屑艾名克的示威,嘴角轻蔑的扬长而去。

    这一表情可是刺痛了艾名克。

    “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擂台上我一定要赢你,我让你再也不能威风。”

    艾名克的话同学们切的一声四下散去,谁也不会当真。正是因为大家的这一表情,刺痛了艾名克最后的尊严,为了文咏衫也为了自己最后的尊严,无论如何都不会输了这场比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