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融为一体
    葛雷被这快速移动的红点吓到了,不曾想到,戴冠龙的异能已经如此高超,和之前封锁记忆的方式对比大有提高,自己竟一时间解不开咒语。

    戴思林蹲在地上,不停地嘶叫着。

    “你做什么?”

    听到戴思林叫声的老师从隔壁的办公室走了过来。

    “又是你,整天神神秘秘,也不好好学习,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能进我们龙都大学。”

    老师的议论,让葛雷收了自己的异能眼。

    而就在自己收了异能眼之后,戴思林也安静了下来。

    看来戴冠龙可以通过感应得知戴思林所处的状态,只要有人想要解开她的咒语,戴冠龙就像会开启远程一样控制戴思林的身体。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葛雷忍不住说出了声。

    冲进来的老师听到了葛雷的话,一下子像炸了锅,一把抓住葛雷的衣领。

    “你说谁丧心病狂?像你这种屡教不改,狂妄自大的家伙就应该被关进监狱而不是来学校带坏同学。”

    葛雷的话不是骂闯进来的老师,却引起了老师的怒火。虽然语言上的冒失引起了误会,不过这老师说出这种不像老师嘴里说出的话,也让人难以忍受。

    葛雷一拳挥过去。“好,我让你丧心病狂!”

    戴思林的疼痛感已经褪去,见葛雷和老师竟然打了起来,一闪挡在了中间。

    “戴老师,他刚才对你做了什么,让我来教训他。”

    老师站到了戴思林身旁,一副正义的样子。

    戴思林连忙解释道:“刚才我只是头疼,和他没有关系,对不起让你们误会了。”

    老师听后脸上很不自在,不过很快又继续教训道:“一个大学生,遇到事情不知道化解,还火烧浇油,你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对吗?”

    老师捂住被揍的右边脸,想要找回一点老师的主导权。

    打也打了,又确实是自己的话引起的误会,葛雷主动道了歉,老师也不想失去老师的大度,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老师狠狠的瞪了眼葛雷离开了办公室。

    “我刚才怎么了?”戴思林问道。

    葛雷想着戴思林知道实情后痛苦的样子,不忍再拆穿,只说道:“你犯了偏头痛,现在没事了。”

    戴思林在疼痛的时候,隐约感觉到有记忆的片段在脑子里穿梭。

    “你说我是摔坏了脑子,才会想不起很多事情吗!”

    葛雷逃避了戴思林的眼神,看向别处,说道:“你现在开心就好,何必要记得那么多,有时候记得也未必是件好事。”

    戴思林不明白葛雷话里的意思,只当是给了自己一个安慰。

    “你想起了你爷爷?”葛雷试探的问道。

    “我当然记得,我还陪爷爷去拜了南阳庙呢。”

    戴思林记得小时候,也记得爷爷,可是就是想不起自己被爷爷控制的事情。可见,戴冠龙将戴思林的记忆定格在了某个时间段。

    “你们住在哪里呢?”

    “打听这么清楚做什么?”戴思林扶了扶眼镜吃惊的说道:“你不会是有什么歪念头吧?”说着戒备的看了眼葛雷。

    “你不会连我们有过亲密的举动也忘了吧?”

    戴思林听葛雷这么说,双手抱在胸口,后退一步,神色慌张,脸颊微微泛红,“什么亲密举动?你可不要乱说。”

    这还真是不得了,戴冠龙居然能选择性的将戴思林对自己美人计的那一段给删除了,由此可见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

    葛雷觉着记忆缺失的戴思林倒也是很可爱,见她这样紧张,说道:“我教你针灸你可还记得?虽然你没正式拜师傅,不过也算是有师傅之实,这还不算亲密关系吗。”

    葛雷措手不及的手臂上挨了一拳。

    “学个针灸经过你的嘴巴都要成为花边新闻了。”

    这也算是以身试功了,就这力道和速度,看来这功夫是一点也没忘。

    葛雷可不敢再招惹戴思林,回到教室见文咏衫竟然坐在了座位上。

    要是之前,早就把葛雷从戴思林的办公室给揪出来了,好一顿骂。

    葛雷小心翼翼的在旁边坐下,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是这里的学生,当然要来这里上课了。”文咏衫的冷淡让葛雷无言以对。

    艾名克欣喜若狂,甚至以为是因为自己和葛雷的对抗,文咏衫才会出现。

    艾名克回过身来,顶着个白布裹着的脑袋,死皮赖脸的讨好。

    文咏衫对于艾名克的作为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有些冷漠,这冷漠把艾名克变成克一个独自表演的小丑。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冷漠,忧郁,毫无表情。

    这变得不仅不可爱,而且让人不愿亲近。

    葛雷说道:“文咏衫,你已经不是你了!”

    “那又如何?你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就可以了。”文咏衫盯着葛雷,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被看出血液里藏着的那个人。

    “让我帮你,我想还是原来的你可爱一些!”葛雷喜欢撩妹,甚至只要不是太丑,都不拒绝有所暧昧,不过对于文咏衫现在的表情和状态没有一点兴趣。

    “怎么帮?让我再换一次血,还是让我又变成一个蓝血怪物。”

    文咏衫的整个变的很没精神气,看谁都像是欠了她百八十万一样,这是带了多大的仇恨!

    “你乐观一点,我会尽快找出原因,让你得到精神上的解脱。”

    “算了吧,我这样挺好!”

    这中间一定出现了问题!这是葛雷准确的直觉,抓过文咏衫的手,搭住了她的脉搏,竟然感觉到了两个跳动的心率。

    下一秒,葛雷吓了一跳,傻了般看着文咏衫。

    她妥协了,接受了一个出现在自己梦里的女孩,让她们要融为一体,共同存在。

    “怎么了?”

    或者这个事实,文咏衫心里一清二楚,只是要从别人的嘴巴里听到才算是给了一个定论。

    葛雷不想让文咏衫明目张胆的认为,自己就是不一样。

    “没事,只是需要好好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