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预备不择手段
    “哟,这不是艾名克?”一个嘲笑的声音迎面而来。“你看看你那衰样,以前整天跟个跟屁虫一样跟在那个文咏衫身后,怎么现在跟不上了?”

    说话的是和葛雷住在同一个宿舍里的林家豪,说完还不厚道的大声笑了起来,笑的全身肌肉几乎颤抖着。

    “你算什么狗屁东西,敢来取笑我?”

    “你还是去照照镜子看看你什么东西吧,脑袋震荡,四肢被伤,你都快成了废物了。”

    林家豪指着艾名克一点也不客气的说。

    这话听着太让人生气了,要是以前早就一拳打了过去。

    “你他吗的才是废物,在这里欺负一个浑身是伤的伤者,你等着瞧!等我伤好了,我定让你好看。”

    林家豪听后又是一阵大笑,一副不看好的样子,挑衅的说道:“就你这幅样子还敢打擂台,我看等你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时候再来找我打吧,免得你再说我欺负病人。”

    艾名克气的脸色发白,也顾不上手上有伤,忍着疼痛,一拳飞了过去。这一拳落了空,原本有点自卑的心理,更加自负了起来。

    “我一定会打赢这场擂台!”艾名克狠狠的说。

    林家豪一副同情的样子,连连摇头,又拍了拍艾名克的肩膀,叹息的说道:“这个新来的葛雷太嚣张了,总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我都忍不住想要给他一顿好好教训,可惜我从小没有练过拳脚,实在有心无力。”

    艾名克听完林家豪的话眼前一亮,这么说来,眼前这个嘲笑自己的人,其实也并不是站在葛雷那一边。这样一想刚才的不愉快很快烟消云散。

    “我一定要打败那个狂妄自大的家伙。”

    林家豪左右环顾,把艾名克拉到了一边,很认真的说道:“不是我说你,就算等你伤势痊愈,发挥到最好,你认为以你的实力能够打败他吗?不要自欺欺人了,不得不承认那小子确实有两把刷子。”

    艾名克沉默了,这话虽然说的很直接,但是事实确实也是如此。两人已经有过两次交手,基本上很轻易的败下了阵。

    “你有什么好办法?”

    艾名克即使再五大三粗也看明白了,这是想要借自己的手,去给葛雷一顿教训。

    林家豪递给了艾名克一个小药瓶。

    “这里面的药能让人全身乏力,比赛那天你找机会给葛雷吃下去,只怕他功力再强,也没有劲跟你对打,到时候你轻轻松松的就能赢了他,也好灭一灭他的威风。”

    这居然是一瓶对付葛雷的药!

    艾名克握着药瓶的手冒出汗,虽然自己曾经在校园内也是横行霸道,不过却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卑鄙下流的事。

    “他会对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艾名克想要赢一场赛,赢回自己的尊严,更加想要得到文咏衫的刮目相看。

    “你放心,我可不想下辈子蹲在监狱里。这种药性来得快去得快,等你们打完比赛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他就会恢复到自己的体能。”林家豪又说道:“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只要我们两个不说没有人会察觉,就算他的医术再高明,也知道了是被下了药,不过他要是这样讲出去,别人只会以为是不服输,才找出的借口。”

    这样听来,这是乎是一个很安全的方式,如果能稳稳妥妥的赢了葛雷,这又有什么不好。

    艾名克将药瓶放到了口袋里,伸出了手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谢谢了。”

    林家豪却一副很酷的样子,两只手轮换着篮球。

    “我看你这脑子确实被摔坏了,这种事情,你跟我不但做不了朋友,还应该假装不认识,确保就是出事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艾名克憨厚地笑起来,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

    刚说完,林家豪并离开了视线。

    艾名克对于比赛觉得十拿九稳,心情也就好了很多,变得眉开眼笑,好像就看到了葛雷被打趴下似的,甚至觉得文咏衫会为了自己的英勇飞奔过来,投进自己的怀抱。

    当然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臆想,文咏衫只有越来越冷漠的表情。

    至从文咏衫出事,文府已经很久没有了欢声笑语。

    文老爷站在文咏衫的房门口,语气几乎低三下四。

    “衫儿,帮爷爷开下门,爷爷想跟你聊会天。”

    门被打开了,不过站在门口的是文咏衫面如死灰的表情。

    “有什么?”

    文老爷没有回答而是侧身入了房间。

    “衫儿,你这个样子爷爷看的很心疼,难道就再也没有让你高兴的事情吗?”文老爷着急的敲了敲拐杖,又说道:“只要你高兴,爷爷做什么都愿意,就当爷爷求你了。”

    “求我!”文咏衫脸上露出冷笑,忽然眼神直直的瞪着文老爷,指着阁楼外说道:“我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你敢吗?”

    这眼神带着刺骨的寒意,文老爷不寒而栗,再看哪里还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乖孙女!

    “我去给你找个心理医生!”文老爷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文咏衫只是受到惊吓,才会性情大变,郁郁寡欢。

    “我没病!”文咏衫说着逼紧文老爷说道:“你不是说最疼我,为了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怎么不跳下去,你跳下去啊!”

    文老爷被逼着靠到了栏杆上,看着文咏衫这副六亲不认的样子,当真恨不得就这样跳了下去。

    “你在做什么,他是最疼你的爷爷!”

    葛雷听到动静,出了房门正好看到这一幕。

    葛雷拉开文咏衫,又将文老爷扶到了一旁。

    文老爷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嘴里念叨着:“报应,这都是报应!”

    而文咏衫被这一闹,自己的意识又回过了神,回想刚才的一幕,只觉得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