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威胁
    一个年时事近80的老人,对自己曾经最疼爱的人,这样对待,这是致命的打击。看着爷爷失望而痛心的样子,心里跟着难受起来,心里也自责,要是师傅在或者早就自愈了文咏衫,也就根本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葛雷将爷爷扶回了房间,又好一顿安慰。

    出来,见文咏衫还靠在栏杆旁发呆。

    “我好像很恨爷爷!”文咏衫闭着眼睛,似乎在很认真的读着自己内心的声音。

    恨!这个词是梦中的女孩带给自己的,这么说来梦中的女孩很恨爷爷?文咏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我想…我们要去警察局报案!”

    葛雷同意这一做法,而文咏衫说风就是雨,也顾不得天色已晚,拉着葛雷出了文府。

    客厅里一个烟火一会亮了起来,一会又黯淡无光,

    文咏妃抽着烟,眼睛朝阁楼上望了过去,丢了烟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朝阁楼上走去。

    “爷爷,是我!”

    文老爷开了门,看上去这几天像是老了很多。

    “妃儿,你来了!”文老爷有气无力,是一个受了打击的样子。“你是为你妹妹的事情来的吗!”

    文老爷见文咏妃不出声,又自顾的说道:“你妹妹从来都没有这么叛逆过,看来这次是真的要出事了?不然你妹妹不会这么无情。”

    文咏妃听不惯文老爷,什么事情都处处维护文咏衫的样子。这么多年来,即使做错了事情也总会被找到有一个相对的理由,而自己永远只是那个个会捣蛋,不懂对别人好的无心之人。

    “是早就出了,而不是今天!”

    文咏妃的话说的冷冷的,没有撒娇,也没有要商量的意思。

    文老爷一愣,同样问道:“你又怎么了?”

    怎么了?这听着自己就像多余的正等着打发的人。

    “你有什么话就快说!”文老爷对文咏妃的一言不发已经很耐心了,似乎在责备妹妹出了事,而她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文咏妃原本只是犹豫不决,听了文老爷的这句话,忽然轻松起来。

    “爷爷,你该立个遗嘱了!”

    文老爷万万没想到文咏妃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很明显就是想要尽快得到文家的财产!文老爷以前只当文咏妃叛逆,不曾想过竟然处心积虑想得到文家财产。

    “我还没死,立什么遗嘱!”

    文老爷很生气,用拐杖用力的敲击着地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早立晚立都是立,不如早点立了省事。

    文老爷也想听听文咏妃到底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很生气的问道;“那你想要我怎么立遗嘱?”

    “你把文氏集团的股份转到我的名下!”

    文老爷见文咏妃竟然窥探自己打拼了一辈子的事业,一着急,气的好一阵咳嗽。

    “你做梦去吧,文氏集团的股份不可能全部都转移到你的名下。”

    文咏妃见遭到拒绝情绪也激动起来。“不转给我,转给谁?转给你那只会撒娇卖乖的宝贝孙女吗,她现在连撒娇卖乖都不会了,而我呢,这几年一直在为公司努力打拼,我得到了什么?我得到的永远只有您的不在乎!”

    “反了,你们一个个都反了!”文老爷气的用手指着文咏妃说道:“你给我出去,以后文氏集团不用你管,你滚!”

    文老爷决绝的话让文咏妃失去了理智,忽然大笑起来。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拐杖敲打地面噔噔的响,让人听的很吓人。

    文咏妃止住笑声,两行眼泪落了下来。

    “爷爷,您嘴上说着对我和对文咏衫的疼爱是一样的,而您的做法却从来都不一样,您怕她会受伤,而对我,您只怕我会伤到你们!”

    文咏妃的声音很小,却很绝望。

    “爷爷,我没有宠爱,没有人可以撒娇,我什么都没有!”

    文老爷看着文咏妃难过的样子,嘴里念着:“造孽啊,真是造孽!”

    这是祈求,是希望通过任何可以通过的方式得到关注,得到温暖。文咏妃绝望的说道:“您也累了,把文氏集团的股份落到我的名下,我会更加努力把文氏集团做的更大,而您就在家安度晚年吧。”

    文老爷刚才虽然很感触,不过毕竟是纵横商场几十年的人了,又怎么会被一点情感的牵绊而失去理智。

    文老爷冷冷地说道:“我要对集团里其他人负责,我不会轻易把他们交到一个浮躁的年轻人手里。”

    “是吗?”文咏妃冷笑一声说道:“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您也不要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慈祥的老人,该来的报应都会来的。”

    “你…”文老爷气的两眼直翻白白。“你这个不孝子。”

    文老爷气的想要举起拐杖打过去,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这时候门外有开门的声音。

    文咏妃假装没事一样想去扶起爷爷,被文老爷一把甩开。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开门进来的保姆将买的菜放到一旁,一边跑去扶文老爷一边说道:“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摔了,我看还是扶老爷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老人家最经不起摔了。”

    “扶我会房间!”文老爷命令般的说。

    保姆看看文咏妃又看看老爷,心里明白大概是两人起了冲突,也就不说话,默默地扶着文老爷回了房间。

    保姆出来,文咏妃嘱咐的说道:“云姨你好好做你的饭,其他闲事不要管,不要问。”

    保姆自然有保姆的规矩,云姨答应着钻进了厨房。

    文咏妃坐到了沙发上,把双腿缩了上去,点了支全身在发抖一样。

    不一会,文咏衫和葛回到了文府,似乎精神好了很多。

    文咏妃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葛雷把文咏衫送回了卧室,才猛然发现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文咏妃。

    “女孩子少抽烟,对皮肤不好!”

    葛雷说着接过了香烟,学着别人吸烟的样子,放在自己嘴巴里猛的吸了一口,顿时呛的一阵咳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