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警察上门
    文咏妃想要独占公司股权,而且不打算给亲妹妹留下一点好处。换句话说,她从一个娇弱的女子,为了撑起公司,练就了一身刚柔并济的生存能力,结果却被得不到相对等的关心,和妹妹比起来,自己好像永远都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她告诉自己,她受够了,她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当当无意中,掌握了爷爷的把柄,从开始的害怕,变成了把这个害怕当成了自己的机会,也变成了自己逆反的一个筹码。

    对于逆反,这只是成了一个借口。

    即使爷爷曾经说过,对待两个孙女是一样的看待,在一个**过重的人心里,这些都变成了哄骗的话。

    文咏妃就是想要独揽大权,这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她要想办法让爷爷签下转让股权的合同,她还要让文咏衫一无所有,而一无所有当然也包括了葛雷。

    文老爷虽然从文咏妃口中听出了威胁的话,但是并不确定她到底知道了什么,只气的发抖。

    想想,自己疼爱的孙女对自己像仇人一样。而自己一直认为能力很强,个性独立的孙女居然想要独吞自己的财产。人到暮年,这样的打击让文老爷几乎一夜,头发全白。

    第二天,警察上了门,而文咏衫对于推搡文爷爷的事情又不以为然。

    “有事?”

    文咏衫开了门,对于警察的到来显得很耐烦。

    “关于昨天你和你未婚夫报案,说怀疑有人给你下了咒,想要谋害你的家人,所以我们来了解下情况。”

    警察见文咏衫昨日一副神经失常的样子,也只当是一个女孩神经过敏而已,今日也只是例行来看看。

    然而,却见女孩异常冷静,判若两人反而犯了嘀咕。

    “昨天只是一个误会,还请警察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警察听后,又看看葛雷,自以为是两个年轻人闹着玩,严厉的批评道:“年轻人更应该懂法,更应该遵守法律,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故意藐视警察局,小心我告你们妨碍公务。”

    “随你!”

    文咏衫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完把门关上了。

    这娘们算是疯了!

    葛雷惊呆了,隔着门板看到警察抽搐的表情,警察的手正要砸门,葛雷手快,门把一拉,开了门。

    警察砸门的手停在半空中,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警察叔叔您消气,我这未婚妻神经不怎么稳定,我看您也看出来了吧。”葛雷一把拉住警察的手,他可不想在这多事的时候又在警察这里惹了一身骚。

    警察皱了皱眉头恍然大悟。

    “好呀,原来是你。”警察抽出自己的手,眼神要杀人一般说道:“你就是那个在学校被好几个潜逃犯人围打的同学?”

    葛雷立马一脸的委屈。

    “警察叔叔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

    警察又不能拿他们两个怎样,只一番教育之后离开了文府。

    文咏衫冷冷的坐在一旁,并不关心他人的感受。

    “好一个孝顺的孙女!”文咏妃讽刺的看着文咏衫,又说道:“你猜爷爷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会不会后悔不惜一切保护你?”

    文咏衫并不生气,挎着葛雷说道:“我们该去学校了!”

    这可不像之前,两人正面交锋的样子!再说文老爷还在卧室没出门,身体再加上精神上的伤害,都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葛雷可不敢陪着文咏衫玩起高冷。

    “文咏衫,你该去看看爷爷。”葛雷站定,劝慰道。

    “他不是说不用去医院?既然不用去医院又能有什么事!”

    文咏衫说着瞥了眼葛雷,放开了手,说道:“你要看你去看吧。”说着出了文府,头也不回。

    “这就是你的未婚妻!”文咏妃摇摇头,说道:“我很同情你,只怕等你老了以后,也就是这个待遇了。”

    这可如何是好,到底要怎样才能阻止文咏衫渐渐冷漠的心!

    文咏妃见葛雷还发着呆,凑了过去,伸出手很妩媚的摸了摸他的脸蛋。

    “傻弟弟,记得来公司找我!”文咏妃说着大步款款的,也离开了文府。

    这算是怎么回事,感情自己进了文府就成了文府的调节员!不过,这一番变化,葛雷算是看出来了,这中间文老爷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自己。

    上了阁楼,敲了敲门。

    “进来吧。”文老爷的声音虚弱,银白的头发显出了历尽沧桑,满脸的憔悴有掩饰不了的哀伤。

    即使家财万贯,那又如何?这就是一个被自己的亲人伤害的老人。

    葛雷附身扶着文老爷坐了起来,又替他检查了双腿。

    “爷爷,真是万幸您的身子骨还算硬朗。”

    文老爷叹了口气,并没有责备文咏衫,只叹息道:“这都是报应!”

    “什么报应?”

    文老爷不说,却有意躲开了葛雷的目光。“小雷,让你看笑话了!”文老爷语气缓慢的说道:“想想这一辈子我也算是经历了起起落落,经过各种辛苦总算有了文氏集团,岂能料到,临了儿子出了车祸,两个孙女对自己竟像仇人一样!”

    文老爷语气平淡,却让人听的不免悲伤。

    “爷爷,这一切都是因为换血引起的吗?”

    葛雷知道只有让文老爷说出他所知道的情况,才能对症下药,让文咏衫做回她自己。

    然而,文老爷欲言又止!文老爷已经一把骨头,对于自己,大可豁达。然而关于自己疼爱的孙女,不能不为她考虑,他不想孙女受到伤害,不想孙女受到指点,哪怕伤害到她人。

    “爷爷,我是文咏衫的未婚夫,如果她有什么麻烦事,您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尽我的力量保护她!”葛雷又补充的说道:“我答应过师傅要好好照顾文咏衫,我不会辜负师傅的嘱咐。”

    文老爷的秘密哪门轻易的说出口,眼睛看了看葛雷又移向别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