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输和赢
    同学们的嘘声越来越大,有的甚至破口大骂,认为葛雷就是虚张声势,根本就没有真功夫。

    也难怪同学们这样认为,一拳头打在艾名克身上,艾名克毫发无损自己却反弹了出去,摔的鼻青脸肿。

    这也太丢人,葛雷眯着眼睛,看着台下无数张愤怒的脸,恨不得立刻站起来,将得意忘形的艾名克一脚飞下台。

    然而,脚是没力气抬的动了,手连给自己扎上一针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可是活脱脱的医者不能自医。

    许天霸见葛雷要败下阵来,攥紧拳头,咬牙切齿,恨不得自己上了擂台,把艾名克打趴下。

    “加油,起来啊,把他打倒!”

    面对震耳欲聋的呼喊声,葛雷真的无能为力,挣扎着起了身,却被一拳头又打倒在地。

    李柏芝很不理解葛雷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堪一击,然而确实胜负已经很明显,再继续下去,只是徒增了伤口。

    “五,四,三,二,一!”

    李柏芝很不情愿的数下了最后的倒计时,宣传道:“今天的获胜者是,艾名克!”

    把宝压在艾名克身上的同学兴奋的冲上了擂台上,齐心协力把他抬了起来,欢呼的抛了起来。

    而那些赌在葛雷身上的同学,愤恨的把标语丢在地上,有的用手指着他大骂,有的往他身上扔东西,有的甚至冲上台想要殴打他。

    “小雷哥哥我永远支持你。”爱情是盲目的,小安也不知道葛雷哪里好,只是是盲目的追随。

    小安的声音淹没在喧闹的人群中,也根本没办法走到葛雷身边。整个场面十分混乱,就像一场盛大的发泄情绪的派对。

    艾名克拿出了麦克风,目光穿过重重的人墙,大声说道:“文咏衫我爱你,我宣布我要正式追求你。”

    文咏衫只是定定的站着,任凭旁边的人各种拥挤。

    李柏芝见场面失控,立刻到了学校的广播室。

    “给我立刻解散,否则一律记过。”广播里扩大的声音,又说道:“谁再没有回教室,一律开除,绝不姑息。”

    李柏芝用了刹手锏,同学们这才陆续散去。

    葛雷坐在擂台上,人也渐渐恢复了精神。

    “小雷哥哥,没事的,下次我们一定打败那个嚣张的艾名克。”

    小安走到葛雷身边蹲了下来,一脸温柔的样子,别说,这还真像一个正牌女朋友的状态。

    “你还不回教室,小心被开除。”许天霸心情很不爽,见到小安在旁边,凶神恶煞的说。

    小安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小雷哥哥,我先回教室了。”

    许天霸把葛雷扶了起来,又递了包纸巾过去。

    “这是谁干的?”

    葛雷以为许天霸这个爱钱如命的小霸王会责备自己,没想到竟然一句废话也没有,而是直接问谁干的。

    葛雷原本对许天霸的身份有所怀疑,不过,自己被下了毒,而他居然还将全部身家压在了自己身上,可见,和想要害自己的人并没有串通。葛雷这样一想,或者出于对这份理解的感动,很快打消了对许天霸的怀疑。

    “是一个叫林家豪的在矿泉水里下了毒,这种毒叫散劲粉,不管是人还是兽吃下去后一个时辰内会四肢无力,没法用劲。”

    许天霸听完一拳头打断了擂台上的栏杆。

    这怎么像是武打小说里的情节,居然还下毒!这个下毒的人让让自己瞬间变成了穷光蛋,无论如何也要教训他一顿。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叫林嘉豪的家伙。”

    葛雷的精神气已经彻底恢复了,可是身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不要去找了,我猜找也找不到了。”

    葛雷眉头紧皱,愧疚的对许天霸说:“这都是针对我来的,结果连累你身无分文了。”

    许天霸眼神里有过一丝闪躲,又拍了拍葛天的肩膀, 宽厚地说道:“ 这和你没有关系,你也是上了别人的道。”

    近日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搅得心烦意乱,这一架打的憋了一肚子气,许天霸对自己的理解,让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起来。

    葛雷抱怨式的说道:“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像是上辈子的仇人突然都来找我报仇一样,关键是我喝了孟婆汤,鬼知道他们要报什么仇,还非得整垮我。”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听说是为了什么破石头…”葛雷揉了揉肿起来的半边脸,意识到自己话有点多,又岔开话题说道:“文咏衫呢?”

    在大家都散去的时候,那些赌赢了的同学为了示好,强行将文咏衫带到了艾名克身边。

    许天霸把情况一说,葛雷抬脚就往教室走去。

    这艾名克忽然赢了一直打压自己的葛雷,心都飘了起来,在他心里有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这会,再被同学的簇拥下,更加认为没有什么是自己的不到的。

    “文咏衫,做我女朋友吧。”

    艾名克捧了玫瑰,单膝跪地,对一脸不耐烦的文咏衫说。

    “别做梦了,我们不可能。”

    文咏衫当着这么多围观同学的面,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这让艾名克面子上下不来台,刚才的威风似乎被这一句话就给刹住了。

    艾名克有些恼羞成怒,厚着脸皮说道:“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从现在开始你文咏衫就是我的女朋友。”

    一个耳光响彻了教室,顿时空气安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的到。

    艾名克此事正在享受同学崇拜的目光,被这一巴掌打的瞬间恢复了原型。这些时间的压抑,让他失去了冷静,一把抓过文咏衫,让她靠近自己的胸膛。

    “你说爱我,快说……!”

    “你个疯子。”文咏衫一边挣扎着,一边臭骂起来。“像你这么衰的人,谁要爱,谁就跟你一样衰。”

    艾名克被自己痴心爱着的女生这样评价,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公鸡,抓了狂。

    “我要让你后悔…”艾名克说着把文咏衫压在了课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