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恶人告状
    看着不知所畏的艾名克,欲对文咏衫实行不轨,教室里一片尖呼。

    葛雷还在楼梯口并听到了的骚动声,三步两步跑上进了教室。见眼前的景象,二话不说,一手提起压在文咏衫身上的艾名克,往黑板上丢去。

    碰的一声,艾名克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教室里又是一片尖呼声。

    葛雷拉起了文咏衫,下意识得把她抱进了怀里。

    文咏衫从没想过对自己逆来顺受的艾名克突然就发了疯,竟敢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吓得趴在葛雷怀里瑟瑟发抖。

    “你这个畜生!”

    许天霸冲到艾名克身边,对他一顿拳打脚踢,算是把自己赌输的这口恶气全部撒了出来。

    艾名克晕死过去没了动静,同学这才反应过来,担心闹出人命连忙阻止。

    “这葛雷真是个怪物,私下里又把艾名克打趴下了,擂台上又跟只瘟猪一样。”

    “葛雷是不是故意打的假拳,他自己买了艾名克赢,狠狠地赚了一笔。”

    学校里对待葛雷的议论声什么样的都有,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议论声,葛雷在学校是失去了威望。

    戴思林对于这些议论想要安慰安慰葛雷,刚开口说:“没事的,输赢有什么关系,就当是一个锻炼。”

    葛雷看着戴思林,有苦难言。

    自己的对手,能够确定的一个就是戴思林的爷爷,然而戴思林却是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对这其中一无所知。

    “爷爷可还好?”

    “一切都好。”

    戴思林和爷爷相见后又被爷爷封锁了其中一段被利用的记忆,并且和爷爷住在了一起,大有天伦之乐的意思。

    当然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戴冠龙在戴思林如学校上课的时间段,就会回到地宫当中,当起自己的教主,大有天下救世主的架势。

    戴思林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同学,所以多加了些关注。

    “本来让你来办公室,让你放松放松,想哭,哭哭也没事,不过看你这样子,不像是有事。”

    被人使了阴谋赢了比赛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只是对于背后陷害自己的人深恶痛绝。

    葛雷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戴老师,我都已经被打成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是呢。”

    “打架,活该被打成猪头。”戴思林话一转说道:“虽然你现在是一副猪头的样子,不过也不影响你教我针灸吧?”

    “这就是你的安慰?”葛雷虽然这样说,不过照样拿出了针灸,排开。

    要想知道戴冠龙目的,或者说想要知道石头的秘密,只有通过戴思林得知。

    戴思林却学的很认真,当真想要把针灸学去当一名针灸师一样。

    葛雷于心不忍,就像在故意犯罪一样,心里充满罪恶感。

    艾名克看似得了便宜,赢了比赛,也赢了全校同学的敬佩。然而得不偿失,彻底毁了在文咏衫心目中的形象,同时又身受重伤,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对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谁是葛雷,给我出来!”

    教室门口两个怒气冲天的中年男人走向讲台上,指着讲台下的同学说道:“是谁快给我站起来!”

    我来学校的这段时间,时不时的有人找我麻烦,像两位气焰嚣张,公开跟我叫嚣的还真没有。

    葛雷缓缓的站了起来,想着又是哪一路子来找麻烦。

    “葛雷是吧?还算你有种敢站出来!”其中一个指着葛雷说道:“打伤我儿子怎么算?”

    葛雷脑子一转明白过来,这个身材魁梧,两眼冒火的中年男人正是艾名克的父亲。

    不提起这一档子事还好,提起来就是一肚子火气,文咏衫因为艾名克的惊吓又留在家中休养。

    这个原本有点抑郁的情绪,变的更加抑郁和对身边的人绝望。

    “要不是你的宝贝儿子晕了过去,我还能把他打的伤的更重。”

    葛雷这话一出口,像是点燃了炮仗,艾名克的父亲隔着两张书桌天到了葛雷的面前。

    “你小子很会打是吧?来,我来教训教训你。”

    艾名克的父亲说着一拳打向葛雷,葛雷一个下腰躲了过去,手一拉,正拉住艾名克父亲的手臂,往后一甩,把他给甩了出去。

    另一个中年男子看傻了眼,回过神来,朝葛雷一脚踢过去,却踢了个空, “这位自以为是的武林高手又是谁?”

    “你太狂妄!”中年男子气的指着葛雷说道:“我告诉你,我是艾名克的叔叔,也是散打冠军。”

    “失敬失敬!”葛雷双手抱拳说道:“只可惜我是野路子,不懂什么散打不散打,反正能把你打趴下就行。”

    艾名克的父亲一个腾空跃起,后退了好几步才算站稳,对于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的年轻人,心想要好好教训一番。

    “我来跟你单挑!”

    “愿意奉陪。”

    李柏芝得到消息,艾名克的父亲和叔叔来学校闹事,于是急急忙忙往教室赶。

    “都停手!”李柏芝缓和了语气说道:“两位艾先生请你们冷静,我们校方会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

    “你个娘们知道什么,我儿子都被打的在病床上躺着,你还叫我冷静,小心我砸了你这破学校。”

    这真是仗着家族有点武功,就敢横行霸道。

    李柏芝不吭不卑说道:“艾先生心疼儿子我能理解,不过艾名克大概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会挨打吧?我可调查过,艾名克因为追求女生遭拒,属于过激行为,若不是葛雷及时制止恐怕艾名克早就被送进了监狱。”

    艾名克的父亲和叔叔从同学们鄙视的眼神猜出了事情的原因,脸红一阵白一阵。

    “这不是没事,你们做校长的就会夸大其词。”

    艾名克的父亲和叔叔脸上无光,声音也没有了那么嚣张。

    “实话告诉你们,那个女生的家长原本想要状告你的儿子,我不想影响龙都大学的声誉,才从中调节了,如果你们想闹,我也不再拦着。”

    李柏芝趁两位一愣一愣的时候,送客道:“两位请!”

    艾名克父亲和叔叔又灰溜溜的出了校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