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手下留情
    许天霸变成了穷光蛋,又怎会就此罢休,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消失的林家豪。

    昏暗厂房,泛黄吊灯随风摇曳,地上两条长影像两条争斗食物的毒蛇,互相静默的寻找着吞噬对手的机会,突然,一条毒蛇绕过许天霸,直奔大门而去。

    许天霸挡在林家豪面前。

    “快说,是谁让你在葛雷的水中下毒?”

    林家豪原本想要借艾名克的手,让葛雷受挫灭灭他的威风,哪里知道这个艾名克失手,不得不亲自下毒,也因此暴露了自己。

    “关你屁事,我想下毒就下毒。”说着朝许天霸一脚踢去。

    许天霸一掌劈去,正劈中林家豪的小腿骨上。

    痛的一声嗷叫,林家豪倒在地上打起滚来。

    “快说,是谁让你对付葛雷?”

    “我不能说,你放过我吧!”林家豪哀求着。“我不能背叛我们的教会,否则,我只有死路一条。”

    许天霸握在手上的铁棍,停在半空中,到底没有打向林家豪的脑袋。

    无奈混迹与社会,孤苦无依,打打杀杀,看着林家豪一副惊恐的样子,竟动了恻隐之心。

    许天霸丢了铁棍,转身离去,既然都受制于他人又何苦为难彼此。

    寂静卧室弥漫着淡淡的药味,刚给文老爷检查完身体的护士被文咏妃一个犀利眼神“请”出了房间。

    文咏妃一心准备着改革,自然准备着一切改革的资料,一切都弄妥当了,只差文老爷的签字。

    “爷爷,您不愿意立遗嘱也可以,签了它吧。”

    文老爷看着文咏妃递过来的股份转让合同,气的手发颤的夺过来,把合同撕了个粉碎。

    “文咏妃,你太不孝了,你…你给我滚出去。”

    整个文府又响起拐杖敲打地面的声音。

    “爷爷,您老了,文氏集团总归是要我来打理,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区别,您又何必固执不签合同。”

    文咏妃面对文老爷的暴跳如雷却语气平常,一点也没有生气的语气。

    正因为这样,文老爷才更加气愤。

    “你的心太狠了,我还没起你就想独占文家财产,等我死了你是不是想把你妹妹赶出文府?”

    “那还真得看我心情了,要是文咏衫还是那么的讨厌,我还真不能保证让她留在文府。”

    文咏妃的话太不讲情面了,文老爷顾不得许多,拿起拐杖就朝文咏妃身上打去。

    文咏妃一躲,文老爷身子一歪摔倒在地。

    “你…。”文老爷气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挪着身子想要站起来。

    文咏妃蹲下身子,伸手想要去扶,被文老爷举着拐杖打在了手臂上,痛的一下缩回了手。

    “你快给我滚出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只要还有我活着的一天文府就由不得你做主。”

    “你以为我喜欢呆在这里,我才不想跟一个…”

    文咏妃的话还没说完,门被扭开了。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葛雷见文老爷坐在地上,而旁边站着面色难堪的文咏妃,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上前扶起了文老爷。又说道:“文姐,你能不能学点尊老爱幼?家里有个文咏衫已经够让人操心的,你就不能消停点。”

    这个突然闯进文府的男该,居然想要安抚文府里的情绪,这真是一件停滑稽的事情。

    不过,文咏妃把葛雷当成了,想要夺回到自己身边的对象,因此即使心中不快也没有表露出来。反而,一副委屈的的样子,故意把袖子往上面撸了撸。

    “你说的对,是我惹爷爷生气了,谁让爷爷从小就不喜欢我呢。”文咏妃左右为难想要扶又不敢扶的样子,说道:“我真怕一不小心又挨了爷爷的打。”

    就这些时日看来,文老爷对文咏妃确实比不上对文咏衫上心,再加上文咏妃手上的棍伤,葛雷还是相信文咏妃并不是有意不孝。

    “你给我滚出去!”文老爷气的指着门口,说道:“我叫你滚你没听到吗,滚!”

    文咏妃半掩着面,像被惨遭遗弃一样,伤心的小跑着离开了文府。

    葛雷把爷爷扶着在沙发上坐下,欲言又止,转身追了出去。

    “文姐,你别太难过了,爷爷可能最近情绪不怎么好。”

    文咏妃扑进葛雷怀里,痛哭流涕。

    “为什么爷爷不喜欢我,每个人都不喜欢我,难道我真的就这么不好吗。”

    女人没别的,就是要哄!葛雷尊循这一自然规律,拍了拍文咏妃的后背,说道:“爷爷大概最近心情不好,你不要较真,没有人不喜欢文姐的。”

    “真的吗?”文咏妃眼里含情望着葛雷。“那你喜欢我吗?”

    要说不喜欢那肯定是骗人的,眼前这个美艳的女人可是自己最初对女性幻想的对象,更何况此刻,曾经幻想的对象就这样软绵绵的趴在自己胸口,甚至可以感觉到波涛汹涌的压迫感。

    “怎么会不喜欢。”

    葛雷说完不自觉的脸红了,脑子里都是一些亲密的画面。

    文咏妃眼睛瞥到走过来的云姨和文咏衫。

    “抱紧我!”

    葛雷听文咏妃这么说,还真用力将她抱紧了,只是突然被袭击了脸颊,脸上一阵灼热。

    “你们在做什么?”

    文咏衫冷漠的心看到葛雷被别人拥抱亲吻着,居然火冒三丈,一把拉开了文咏妃,说道:“你们在做什么?”

    葛雷被文咏衫的喊叫声惊醒了!一边轻轻的推开文咏妃,哪知文咏妃却改成了用手挎着自己,显得一副很亲热的样子。

    “我们干什么,你不都看到了吗?”

    文咏衫走过来给了葛雷一个耳光骂道:“无耻!”

    这是有口难言,不过想想也是,心早已经荡漾起来,这一巴掌挨的也不算太冤枉。

    “文咏妃,你就这么喜欢抢别人的东西用?”

    葛雷被形容成是东西,心理很不舒服,想要反驳,一想难道还说自己不是东西吗?也就闭了口。

    “我就喜欢抢,怎么了?你凭什么,什么都不做却能有,而我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争取到自己想要的。”

    葛雷默默进了府,才算终止了争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