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杀手
    警察被这群大婶说的晕头转向,不过总算相信了葛雷和文咏衫并非故意。

    “我被占时外调到这里,你希望你们不要故意找事,否则我会让你们蹲大牢。”

    葛雷和文咏衫见警察一副狠狠的样子,面面相觑,等到警车开了出去,两人哈哈大笑。

    大叔大婶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两人。

    “小雷,你不会找了个女朋友,人也变的疯疯癫癫了吧。”

    看着这群大叔大婶担心的样子,止住了笑声,和他们又是好一顿胡乱搬扯才算道了别。

    医馆算是不敢再久留了,身上带了宝贝石头,只怕随时会有人来抢走,两人变的小心翼翼。

    “其实出来,我就想要带你去旅游旅游散散心,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上门了,估计一直在暗中跟踪我们,恐怕也不能安生旅游了。”

    葛雷的英勇打动了文咏衫,准确的说,应该是让文咏衫梦里的那个女孩为之一动。

    文咏衫低眉,嘴角有一丝娇羞的笑容。

    “我们出都出来了,当然要去玩玩了。”

    既然提议了再去玩玩,葛雷也就不好拒绝。两人当即商量准备去此地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看看风景放松心情。

    在山路陡峭的小坡上,文咏衫走的气喘吁吁,拉着葛雷的手一歪要求休息。

    “女人啦,就是矫情!”

    葛雷嘴上这样抱怨着,不过也停下了脚步,又拿出纸巾递了过去。

    文咏衫面部红晕,汗水湿透了白色的上衣,深深的呼气,让里面若掩若显的黑色内衣起伏不定,葛雷不禁吞了吞口说。

    这可比直接一览无余要有诱惑的多,葛雷目不转睛的看着文咏衫,脱口而出感叹道:“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竟然这么可爱!”

    “什么?”文咏衫只顾着喘息,也没听清楚葛雷的话。

    葛雷的目光在文咏衫身上打量着,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行驶丈夫的职责?”

    文咏衫明白了葛雷的话,脸红的像个大红苹果,嘴里说着“流氓!”却并没有生气的样子,扭捏的转身,却被葛雷拉进了怀里。

    葛雷把文咏衫用力的抱在怀里,恨不得把对方镶进自己身体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在身上渐渐游离。

    “别,别人会看见!”文咏衫象征性的挣扎着,却更加呼吸急促起来。

    半山腰上,葛雷的脑静子已经十分活跃,它们威胁着葛雷再不有点动作,就要把他的脑神经给完全占据。

    看着山间的风景,手中握着一片柔软,只要一个出口,似乎人生就要到了巅峰。

    “不行!”文咏衫嘴上说着,却并没有阻止葛雷手中的动作,扭捏而享受着这其中的美妙。

    忽然,文咏衫身子变的僵硬,一把推开葛雷。

    “怎么了?”葛雷被这突然的动作,一下子拉到了冷冻室,整个的情趣都遭到了破坏一样。“我要被你……。”葛雷的话还没说完,顺着文咏衫手指的地方,两个举着尖刀的人朝这边跑了过来。

    “握草,要不要这么刺激!”葛雷来不及平复着跌宕起伏的心情,拉起文咏衫就是一顿狂跑。

    “我们这次,能回去吗!”文咏衫害怕的大声说,几乎要哭出声一样。

    “放心,我们还没开始…做,要坚持!”

    葛雷的话回荡在山间,只有文咏衫听出了其中暧昧的气息。

    后面追来的人像是受了专业的训练,面不红心不跳的紧咬着不放。

    “大哥,我们歇歇吧!”葛雷实在跑不动了,停下脚步,转过身说道。

    追来的人倒也停了下来,不过很快拉开了要战斗的架势。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追杀我们!”文咏衫累的,半弯着腰,把手搭在膝盖上面,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高冷形象。

    “你们不会又是为了石头吧!”葛雷一脸的无奈。

    “既然知道还不快把石头交出来!”

    这两人果真是为了石头,之前绑架文咏衫的人似乎并不知道之前的石头是假的。而戴冠龙虽说在学校安插了自己的孙女做眼线,不过孙女却没有了之前的记忆,正处于培养阶段。这样想来,已经知道这两伙人都不太可能和他们是一路子的。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杀手面不改色,只是冷冷的说道:“把石头给交出来!”

    葛雷当然不会把石头给叫出去。

    “躲远一点!”

    文咏衫知道这一架是一定要打了,后退了几步步,让出了一小块空地。

    杀手的刀在阳光的返照下,发出刺眼的寒光,而且刀刀正面刺过来,一点也没有要客气的意思。

    “接着!”文咏衫捡了跟棍子丢过来,可是话刚落音,棍子也因为丢的偏差太大而没被接住落到了地面。

    “文咏衫,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吗。”

    葛雷一边说着,一边一个翻身双手拿住棍子,在起身落地,棍子打向杀手的手腕。

    杀手手一抖,尖刀掉到了地面。

    “你好好厉害啊!”文咏衫见葛雷占了上锋,也缓解了一些紧张的情绪,化身成一个迷妹的样子,替葛雷呐喊加油。

    杀手像是受了刺激,加大了进攻的功力,一前一后,几乎应接不暇。

    “傻婆娘,你是在给他们加油吗。”

    葛雷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功力,手脚被踢打的一阵阵酸痛。

    文咏衫看着心里也着急起来,忽然想起电视里的桥段,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对葛雷叫道:“快闪!”

    葛雷并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出于对文咏衫的信任,一步就闪到了一旁。

    只见沙土飞扬,正专心盯着葛雷打的杀手被沙子糊了眼睛,啊的一声蹲在地上揉着眼睛。

    葛雷对文咏衫的机智大大的点了个赞,两人牵着手一边奔跑着下山,一边哈哈大笑。

    “你说我们会不会也突然掉下悬崖,然后得到秘籍什么的?”

    在路过崎岖的山路时,文咏衫兴奋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