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美人苏醒
    两人随身携带的水瓶已经空了,又没准备干粮,此时又饿又渴,也难怪感觉天旋地转的晕。

    文咏衫扶着石桌在在石凳子上坐了下来。

    葛雷调侃道:“你倒是别坐下来呀,快找找有没有秘籍。”

    文咏衫摆摆手一副放弃了的状态,嘴里念叨着:“美女姐姐,不管你是僵尸还是神仙,快起来把我们带出去呀,我们再不出去就得死在这里了。”

    忽然石头像疯了一样围在躺着女子的身边不停地旋转,只见女子的嘴里竟然也飞出了一块石头,跟着旋转起来,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欢快。

    文咏衫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如同神话故事里的场景惊讶不已。

    女子随着石头旋转发出的神光,缓缓睁开了眼睛,脸上我渐渐恢复了血色。

    葛雷揉揉双眼,可以清晰的看到女子身体里的血液慢慢复活流动起来,和平常人没有两样。

    葛雷自认为自己医术高明,可以和阎王抢死者,然而却从来不敢大开脑洞,竟然会有死了千年的人,就这么奇迹般的过了过来。

    到底是个绝世大美女,也就不觉得那么可怕,只定定的看着美女的一举一动。

    “你们是谁?戴朗呢?”美女下了石床,姿身优雅,轻言细语,语气里却带着淡淡忧愁。

    “阿姨,您是谁呀,您是好人还是坏人?是人还是鬼,”

    文咏衫见葛雷目不转睛的盯着醒过来的美女,没好气的问道。

    “我是白画,你们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

    “白姐姐,你知道这里?”葛雷说着,悄悄打开了手机电筒,再起身一跃将原本两块石头,再加上美女嘴里吐出的石头全部收入了囊中。

    白画将葛雷拿走石头的动作看在眼里,也不挑破,只见嘴里念叨着,再一伸手,其中的一块石头又从葛雷怀里飞了出来,落到了她的手里。

    葛雷见状连忙用手按住另外两颗想要叛变的石头,直到石头在怀中口袋安静下来才松了手。

    “这枚石头是我戴朗送给我的,你且不能拿走。”

    “戴朗?”文咏衫听的起鸡皮疙瘩。“白姐姐,现在已经是2020年,这里已经没有了你的戴朗。”

    白画听后,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双眼变的无神,嘴里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白姐姐您别激动,我叫葛雷从小就学医,别的小孩玩泥巴的时候,我就在玩各种药材!”葛雷显摆完后说道:“您让我替您检查一下身体,看有没有什么不正常!”

    葛雷说着伸手就要去拿白画的手,男女授受不亲,在千年之前更是不能随便触碰异性的皮肤。

    白画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侵犯,手一抬,一股掌力把葛雷打的退到了石壁上。

    “放肆!”白画脚下像踩了滑轮一样,轻轻的滑像葛雷说道:“奴家岂能由得了你轻薄!”

    眼看这个飘飘欲仙的女子,又要打向自己,你们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尽量保持着距离,说道:“白姐姐,你误会了,这是天大的误会,我还怎么解释呢!”葛雷看着一旁惊呆的文咏衫,灵机一动说道:“我真的没有想要占您的便宜,那是我的未婚妻,她都在旁边我怎么可能敢占您的便宜。”

    这个千年美女看着也不像个恶女子,文咏衫也想趁机教训葛雷,故意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说道:“我不介意夫君纳妾!”

    千年之前,男尊女卑,皇帝有三千后宫,男人可以纳妾。放到以前,像这种情况,男人当着妻子的面对别的女子行有不轨,女子也只有忍气吞声。

    葛雷对文咏衫的事不怕闹大的感觉,急的直跳脚。

    “您一定要听我解释!”葛雷掏出手机,打开网页,随便一翻全都是些衣着暴露,抹胸露大腿的女生。“您看,现在的社会已经变成这样了!您看这!”

    葛雷把手机举到白画眼前。

    非礼勿视,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一个男子居然拿着这些画像给自己看,实在无耻。白画举着袖子遮住自己羞红的脸,不知所措。

    葛雷趁机走到文咏衫身边,小声埋怨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想害死我吗。”

    “谁让你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文咏衫白了葛雷一眼。

    白画对于这个未来的空间一片茫然,她看到照片上的人,才像看到了

    鬼一样。

    浓妆艳抹,衣不遮体,行为不检,这其中任何一条都会被当做是红颜祸水不祥之人。

    白画仔细打量眼前的两人,确实和自己打扮不同,露着胳膊腿,露着大锁骨,一点也没有羞涩之情。

    “现在真的是千年之后?”

    “当然是了。”文咏衫意识到眼前是会法术的复活女子,又小心问道:“白姐姐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个像沙漠的地洞里?”

    白画从不知所错又恢复到了淡定从容,目光深邃,仿佛陷入到了年久的回忆里。

    “奴家与戴郎情投意合,无奈他的夫人太过强势,为了能长相厮守,只能奔走他方。”

    文咏衫和葛雷互看一眼,心灵会神,原来这是小三转正式妾室失败的故事。

    葛雷轻咳一声问道:“白姐姐,后来呢?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实不相瞒!”白画看了眼石屋说道:“戴家祖上有能通天地之灵术,但是却没有用在正当事上,且靠盗取宝物为生, 而这里就是他藏宝贝的中转站。”

    葛雷立刻明白过来,这个姓戴的也不是什么好人,仗着自己有本领到处偷宝贝,文家的宝物大概就是他偷的,也就是大家都在找的石头。

    “后来呢?”

    “奴家与戴郎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此事很快被他的夫人和奴家的家人得知,且遭到非常强烈反对,于是奴家与戴郎约定私奔,岂料再无相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