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回文府
    文老爷刚进府一会,云姨端来了热姜茶。

    “老爷,这个天气您怎么还出去了?这不下雨了。”云姨把热茶递到了文老爷手上又说道:“老爷,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在文府伺候你们一家,这些年,看着文府的变化,您都随其自然的挺了过来,而这次您……。”

    文老爷摆摆手,看似精疲力尽。

    “年纪大了,吃不消了。”

    苍白的头发,颤抖的握着拐杖的手,满脸沧桑却依然忧愁,这让人觉得有些可怜。

    文府外一辆车停了下来,葛雷从车上下来,又从后面抱下了几乎虚脱的白画。

    文咏衫掏出钥匙开了门。

    “爷爷!”葛雷把抱着的白画放了下来,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

    白画这会才缓了精神,想起刚才竟被葛雷抱在怀里又羞有恼,感觉做了对不起戴郎的事情一样。

    文咏衫表情忽然又凝重起来,面无表情的叫了声“爷爷”并在沙发上坐下。

    “云姨,她是白画,很晕车,还请你去泡杯糖盐水来!”

    云姨看了看葛雷,又看了看文咏衫,转身去了厨房。

    当着未婚妻的面,抱着一个美女进了准岳父的府邸,这算怎么回事情。

    葛雷拉了拉文咏衫的衣裳,希望让她解释解释,然而文咏衫衫也不解释,又起身拉着白画朝阁楼上走去。

    “爷爷!”葛雷想要解释,却发现根本没办法解释通。“爷爷,您可还好!”

    文老爷对文咏衫的态度很失望,这好比又被重重的刺了一刀,叹口气说道:“都好!”

    明明文咏衫在外面还好好的,回到文府竟然又铁青了脸,难道这不止是因为血液被换的问题,更是对文府,或者对文老爷有抵触心理。

    “雷先生,您要的盐糖水好了。”云姨打断了葛雷的思绪。

    “您辛苦了,我拿上去吧!”

    有画面的框框,冒冷死的箱子,开关水自由的管子。对于这些,白画都觉得不可思议,倒以为自己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我还活着吗?”

    葛雷推门进来,刚好听到了这句话,假装阴气沉沉的说道:“现在做黑白无常可真不容易,还的伺候你们这些小鬼,刚才那个阿婆就是孟婆,你该喝孟婆汤了,喝下它上辈子的事就忘记了。”

    白画看着葛雷手里一碗冒着热气的开水,一愣一愣的,一时间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一旁从进了文府就开始变脸色的文咏衫,有点绷不住了笑着说道:“白姐姐你别听他胡说,这是盐糖水,你刚才吐的太厉害这是给你补充能量的。”

    白画这才接过了葛雷手中的碗,想起刚才被抱起的样子,微微侧身,一手遮面喝下了盐糖水。

    “你看看人家,这才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葛雷为了缓解尴尬故意说道。

    “这样还不得累死!”文咏衫大大咧咧的接过白画手中的碗递了过去。“你要是喜欢大家闺秀,你看我不阉了你。”

    “这话锋转的也太没规律了,我还以为你要放我一条生路,让我去找大家闺秀呢。”

    文咏衫白了葛雷一眼,再看眼前确实是一个劲敌。

    “女生闺房男生止步!”

    葛雷得了命,又留恋的偷偷看了眼白画,这才出了房门。

    这几日过得就像过山车一样刺激,又是爆炸,又是灵石,又是沙漠地,又是千年美女。葛雷精神一放松整个人都差点瘫下来,强提着气,准备和文老爷道个晚安。

    “小雷你坐下!”

    文老爷满腹心事,葛雷哪里好拒绝。

    “我文家后辈无儿孙,我把你就当做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妃儿和衫儿的情况你也看在了眼里,她们两个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文老爷唉声叹气。“实话告诉你吧,妃儿想要我让出文氏集团的股份,为了这事我心里像是憋了一团火。哪里能算到自己的亲孙女,竟然等不及自己归西就要争夺自己的财产。”

    文咏妃好强,内心却极为脆弱,以为只是一度想要寻求感情的需要,没想到竟然想要谋夺财产。葛雷听了文老爷的话,像是打了一剂冷霜,瞬间清醒了过来。

    “爷爷,您现在打算怎么做?”

    文老爷将预备让文咏妃离开文氏集团的想法告诉了葛雷。

    “爷爷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文老爷虽然人老心智却不老,对于一些事情都看在了眼里。

    “妃儿对你动了心思我都知道!”文老爷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你还年轻,年轻若是经不起诱惑是件很正常,但是我还是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到头来我的两个孙女都受伤。”

    文老爷的心情葛雷非常理解,对于文姐的想象和美好的回忆都只能扼杀在脑子里,只是,这是件很可惜的事情。

    “爷爷,您放心,我答应过师傅会好好照顾咏衫,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文老爷听了葛雷的保证眉头却并没有舒展。

    一个活了快一辈子的人,什么样的事情都差不多经历过了,对于什么样的人,也都看在眼里。

    葛雷虽然心无恶意,却就像一匹野马,想要拥有的是辽阔的草原,和偶遇的风景。但是对于不经历世事的女生来说,这并是最大的魅力。

    “爷爷,咏妃的事情你别着急,说不定这只是文姐的第二期叛逆,过段时间就好了!”

    文老爷双手撑在拐杖上,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真的讨厌我也好,叛逆也好,人生短短百年,等我入了土就再也没有什么大事了。”

    葛雷脱口而出说道:“有的那口不止百年,千年的也有!”千年那可是乌龟,这换做平日里可是骂人的话。葛雷赶紧又说道:“爷爷,我就希望你长寿,您好好保重身体。”

    “去睡吧!”

    文老爷朝葛雷摆摆手,葛雷逃似的进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