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心动
    非礼勿视,非礼勿动。

    对一个人起了桃色之心是占有,对一个人动了心则是克制,这是葛雷悟出的道理。

    之前,对于追杀自己,想要得到石头的这件事情非常恼火,总觉得自己被无缘无故给坑了个惨。

    而现在看着手上这块黝黑的石头,葛雷充满了好奇,他想从追杀他的人那里知道这其中发生的故事。

    “发什么呆!”

    文咏衫的刚想伸过来,葛雷赶快握紧了手中的石头。

    可不能再让它再飞了过去。

    白画有一块石头,文咏衫能让石头主动跟她靠近,可见这两个女人和这石头都有着不浅的缘分。

    “没有,就是想起了那天我们去了地下沙漠,有点可惜我们回了头,指不定里面还有什么我们没发现的呢。”

    葛雷这么一说,文咏衫也兴奋起来。

    “难道真的有秘籍!”

    艾名克还在住院,前排空了下来,老师一眼就看到了葛雷和文咏衫在低声说话,脸色十分不悦。然而葛雷惹事在学校已经名声大噪,老师可不想给自己无端惹了麻烦,只能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葛雷看了看老师,再看了看文咏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看来这次回家把你的本性都改了?”

    葛雷一边看着书本,一边轻声说道:“本性难移你没听过吗,我的本性就是爱学习。”

    文咏衫撇撇嘴,不过看着葛雷这认真的样子也不好再打扰,只默默地注视着。

    眼前这个男生也不是那么差劲,文咏衫听到自己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不光没有了排斥之心,而且有种特别想亲近的心理。

    这和文咏衫最初接触葛雷时,是一样的心态。

    关于戴思林,这是唯一想到的突破口。

    葛雷主动去了戴思林的办公室。

    “葛雷,找我有事?”戴思林有些意外。

    “戴老师,我趁中午没课来教您针灸呀。”葛雷自说自话的把针灸盒子摆了出来。

    戴思林确实很好学,已经将人体的穴位都摸了个一清二楚。又自己买了套针灸,对着葛雷教过的手势力道,偷偷自学了起来。

    戴思林拿起一根银针没有防备的扎进了葛雷的手上的腧穴。

    葛雷一愣,把针拔了出来,认真的夸赞道:“稳,准,狠!”

    “那是当然,我可不是一般的聪明。”戴思林忘记了不开心的事情,在自己眼中只有疼爱自己的爷爷,这让她变的活泼起来。

    葛雷迫切之事就是想和戴冠龙正面较量,他要问个明白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戴思林见葛雷心不在焉的样子,问道:“你当初找我没有事?”

    “我想见见戴爷爷!”葛雷直接说道。

    “见我爷爷?我没听错吧?”

    一个正青春的男生,一脸真诚的要见自己七八十岁的爷爷,这件事怎么听着也觉得奇怪。

    得到葛雷的肯定,戴思林虽然奇怪倒也没有拒绝,还是爽快的答应放学后带他去见爷爷。

    一座四合落院,院门口一棵茂盛的杨树,院内有狗叫声,随着声音看去,一条雪纳瑞正传这骨碌的眼睛,朝这边看来。

    葛雷见过的,看着还算中年的戴思龙穿着黑色短袖袍走了出来。

    “爷爷,他是我的学生葛雷!”戴思林走到戴冠龙身边,撒娇般的说道:“大概是慕名您的善名,所以特意来看看您。”

    眼前的戴冠龙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看来,他应该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戴爷爷您好!”葛雷估摸着说道:“听说您是个大慈善家,还真是了不起。”

    “没什么了不起的,来,进屋坐。”戴冠龙又对戴思林说道:“家里来客人了也没什么招待的,你出去买些吃的来吧!”

    戴思林应声出了门。

    “没想到你能自投罗网!”戴冠龙脸色一变,露出凶相。

    想不到年纪过了半百的人了,居然这么沉不住气,毫不客气的暴露了真实的面目。这是显得他根本没有畏惧感,一副老子本来就天下第一的样子。

    葛雷戒备的后提一步,问道:“你为什么要控制自己的孙女接近我?”

    戴冠龙哈哈大笑,旁边的雪纳瑞倒停了叫声,一副疑惑的样子,大概没想到平日里看着慈祥的主人忽然就变成了癫狂的样子。

    “把石头交出来。”

    戴冠龙样子狰狞,念力而生,一无形力道正中葛雷胸口。

    葛雷胸口绞痛,不防对方竟然有这样高超的异能。

    “你想要石头做什么?”葛雷想起白画曾经说过,此石头五石合一能成黑玫瑰状,且有超强能力。

    “天陨教和宝石,乃天地之合,我要让天陨教借助宝石的威力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人类的指引者。”

    “歪门邪道!”葛雷用银针封住自己绞痛的胸口,又拿银针甩了出去。

    戴冠龙用力一吸,银针一转弯落入了他的手中。

    “小伎俩!”

    戴冠龙又将银针回手一拨,只见银针往回飞来。

    葛雷起身一跃,用手指夹住了银针。

    “戴老师一直把你当做疼爱她的爷爷,你这样做就不怕伤她的心。”

    “什么叫伤心?这是她的命,她的职责。”葛雷的话刺痛了戴冠龙,至于让他咆哮起来。

    “歪门邪道,只会让人失去人间冷暖,你回头是岸!”

    “小屁孩,你敢教育我?”戴冠龙说着又用念力,让无形的力道再袭击而去。

    葛雷感觉受到风力,立刻让身,只见身后的竹子断成了两节,

    好险,差点又中招了。

    葛雷感觉到了自己不是对手,不过气势不能输,假装轻松应招。

    “爷爷,你们这是在作什么?”

    戴思林手上替这吃食,一眼就看到了断裂的富贵竹,且两人脸上表情很怪异。

    戴冠龙的表情就像是变色龙一样,很快又恢复了慈爱的模样。

    “哦,刚才说话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就把她给折断了。”

    葛雷看看戴思林,不忍她再受到刺激,说道:“戴老师我先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