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文先生
    葛雷到了医院,文老爷的身边只有白画守着。

    “辛苦了!”葛雷递过去一杯咖啡。

    白画接过去,自觉的让到了一边。

    “小雷你来了!”文老爷望门口看了看,并不见两个孙女的身影,有些失落的又朝白画招招手。

    白画会意,走了过去,在文老爷的床边半蹲下身子。

    “文先生!”

    白画实在也叫出口一个比自己小千来岁的人叫爷爷,不过一声文先生让文老爷好像回到了年轻时候。

    文老爷愧疚的说道:“你是葛雷和衫儿的朋友,我们应该热情接待,没想到因为误会反而让你受了委屈。”

    “既然是误会,白画不会放在在身上,你也不必多心好好养身体。”

    眼看家事乱成了一锅粥,也不好再招待白画。

    文老爷委婉的问道:“你家是哪里的?你爸妈呢?”

    千年之前,家里从商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可是千年之前的事情,又怎么说的清。

    “家在燕都,父母原本从商,不过意外身亡,留下我四处漂泊。”

    女人大概天生就会说谎,这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心理素质那也得到了一定的级别。

    燕都?文老爷脑子里搜索着这个地名,半天也想不起来。

    “爷爷,白画是学历史的,估计早就把现代跟古代给混淆了。”葛雷在旁边解释说:“白姐姐说的燕都,其实就是北京!”

    文老爷恍然大悟,对白画的身世多了些同情,又总不能让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流落街头,但是若让白画继续留在家里,对她却也只能带来伤害。

    “你家里原来是做什么生意的?”文老爷问道。

    “经营茶叶!”千年之前,白画家里主要靠制作茶叶,贩卖茶叶为生。这样说来,也不算说谎了。

    “中国版咖啡?”葛雷指指白画手中的拿着的咖啡。

    白画听葛雷这么说也是好奇,直了直身子,像品茶一样抿了口。

    “口感香醇,不过感受易散,来的猛烈去的也突然,不像茶,留在久有余香。”

    白画的评价惊呆了葛雷,这个第一次喝咖啡的千年女子,居然能这么大胆的给出评论,虽有偏颇,不过也算正确。

    “如果给你一家茶庄,你能把它经营好吗?”

    文老爷居然准备给白画一座茶庄,葛雷心中升起一股嫉妒之火。

    有钱人了不起了,有钱人就可以往美女身上砸钱了,然后砸到美女身服口服。

    葛雷再看旁边端庄优雅的白画,白画肯定不是这样的美女,这样想着手不受控制的打了下自己的嘴巴。

    “小雷,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文老爷见葛雷打了下自己嘴巴,问道。

    有钱可以嘚瑟天经地义,这哪轮的到别人有意见。

    不过,作为文家未来的女婿,没有意见,也该责任性的问问清楚。“爷爷,您是打算买家茶庄让白姐姐经营,还是打算就这样送给白姐姐?”

    文老爷指指半躺在床上的自己,叹气道:“我都已经这样了,赚再多钱又有什么用,也换不来家里的和睦。”

    白画只能看出文老爷是个富裕的人,却没想到出口竟然就是要送自己一座茶庄。“无功不受禄”这个道理白画很明白,然而,突然复活在千年后这个现代化的社会,没有经济来源,没有父母依靠,只有受他人之禄。

    “文老爷,我不要您的茶庄,不过我愿意为您经营茶庄生意。”

    要是一个劲的给别人恩惠,大多数时候是不能感动一个人,而是会吓跑一个人。

    文老爷不想白画以为自己有什么企图,算是默认了用这样的方式让她安定下来。

    “衫儿…”

    文老爷下身子骨还没有完全恢复好的情况下,就强烈要求出了院。在云姨的搀扶下刚进府就看见文咏衫,起身就要样阁楼上走去。

    文老爷心有愧疚,而这种愧疚转嫁道了文咏衫的身上,这样一想对文咏衫的态度也就多了些宽容。

    “衫儿,你对爷爷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说出来吗?”

    文咏衫也说不出自己的不满,只是看到爷爷会浑身都有种不舒服感,好像就要窒息一样。这样的感觉透露给自己的信息,就是根本无法再好好的和爷爷相处。

    “爷爷您休息,我上楼去了!”文咏衫提不起热情,也没有办法再像之前一样,对文老爷撒娇,甚至多不出一句解释。

    “文咏衫你是个什么态度?”葛雷见状很不舒服。

    “我是什么态度也用不着你管。”文咏衫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葛雷一眼,说道:“倒插门!”

    倒插门门没关系,不过被嫌弃是倒插门这就有关系了。这是关乎男人尊严的事情,又怎么能任一个女人随意践踏。

    葛雷很想发火,就算不能对女人动手,起码也要把她给骂的认怂。然而,旁边正扶着文老爷,更何况还有自己心仪的白画。

    葛雷脸色憋的通红,强装大气的样子。

    “衫儿,葛雷一直都在照顾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还不道歉?”文老爷有些生气,严厉的呵斥道。

    文咏衫也觉得自己这样的说法确实有些伤人,不过,女生总该任性一点,哪能说道歉就道歉。

    文咏衫哼的一声,咯噔咯噔的朝楼上跑去。

    文老爷对旁边的白画说道:“让你看笑话了!”

    白画对现代女性的处事方式,确实有些看不明白,不过,又怎能指责。

    “文先生对孙女的爱,让人实在羡慕。”

    文老爷只有无奈的笑笑。

    文老爷心里惦记着许诺给白画的茶庄,然而文咏妃还掌握公司运营,这一切自然要通过文咏妃的手。

    一个月内要交接所有的工作,把文氏集团重新交到文老爷手中。

    文咏妃自然不会答应,私下里并开始操作,想让所有股东都站在自己这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