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去留
    文咏妃至从挨了文老爷的一个耳光之后,就再没有和文家联系。忽然接到文老爷的电话,甚感意外,等得知想要买个庄园装修成茶庄之后,几乎是挂了电话就往文府赶。

    “爷爷,你是老糊涂了,还是被这个狐狸精迷的糊涂了。”

    文咏妃手上还拿着开门的钥匙,就气冲冲的往文爷爷走过来,丝毫不顾及白画还坐在旁边。

    “文姐,你怎么能这样说爷爷和白姐姐呢?”葛雷起身拦住文咏妃,就怕文咏妃一冲动又跑去拉扯。

    “我说的有错吗?”文咏妃越说越来了气。“买庄园做茶庄,说的倒轻松,不用投资的吗?如今正是让旗下公司成长的时候,为什么要突然拆资金做一个我们没接触过的行业?”

    文老爷心里明白文咏妃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赚钱不赚钱这已经不是他关心的问题。

    “这是命令,不是商量!”文老爷毫不客气的说。

    文咏妃指着白画说道:“爷爷,你真的什么都不顾,就为了她?”

    文咏妃的手指就在葛雷面前晃着,竟像个骂街的女人一样,而白画满脸通红,既憋屈又无路可走。

    葛雷不假思索,把文咏妃的手打了下来,说道:“文姐,白姐姐怎么说也是客人,你就不能客气点?”

    文咏妃一心想要葛雷能多关注自己一些,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确实比文咏衫更加有魅力,然而事实就是根本没人关注自己。

    “白画是吧?”文咏妃讽刺道:“你倒是挺有本事,把老的少的都迷的五魂三倒!”

    “够了!”文老爷气的用拐杖直敲地板。

    云姨见状,过来拍了拍文老爷的后背,劝道:“您消消气,这才刚出了医院,不要一会又进了医院,让人看笑话。”

    文老爷自认为这一辈子,大事小事都经历过了,也都抗了过来,哪能猜到临了却被孙女们气的进医院。

    “葛雷你带白画去选地方,选好了告诉文咏妃,让她去洽谈。”文老爷爷不管文咏妃是不是反对,继续安排道:“后面装修的事情,听白画的,按照她的意愿去装修。”

    “爷爷,你确定要这样!”文咏妃从没见过爷爷在投资上面这么任性。“爷爷,如果不能盈利,我们集团其他公司就要养着这个茶庄。”

    葛雷虽然不懂生意上的事情,更不懂怎么样经营,不过他相信一点那就是好的东西不会有人拒绝。

    “文姐,你说的太武断了,我不管有多少开茶庄的到最后都赔了本,不过我相信白姐姐一定有能力把茶庄经营好。”

    葛雷对白画就是不用解释的相信。

    “对不起!”

    白画的声音很小,不过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对不起,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出现,是我给你们造成困扰了。”白画说着给文老爷鞠了一躬,说道:“文先生,我该离开了。”

    “离开?你能去哪里?”

    文咏衫在楼上听到了争吵声,出于好奇并出来看看,正好听到白画说要离开。

    白画来自千年之前,总不能再回到那个远古的时代吧。又或者独自在完全脱轨的现代社会求生存?这不是一件靠谱的事情。

    文咏衫开始厌倦文府的生活,如果能有和地方让自己避开又何尝不好。

    “白姐姐,你留下来开茶庄,我倒时候去陪你。”文咏衫边走下来边说。

    “你当然只会做好人了!”文咏妃冷笑一声说道:“文氏集团没让你出过一份力,你当然不知道心疼。”

    “心疼什么?”文咏衫不屑的说道:“看不出来,姐姐年纪轻轻管理却这么保守,如果只求稳,又谈何发展。”

    文咏妃只觉得孤立无援,几乎是以一人之力舌战众人,最后只能败下阵来。

    “既然你们这么支持她,我倒要看看茶庄能经营几天。”

    文咏妃说着,转身离开。

    “大小姐,吃了饭再走吧…”云姨看着文咏妃头也不回的背影,唠叨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连聚在一起吃顿饭都那么难了。”

    文咏衫看着云姨失落的样子,安慰道:“云姨,我一会多吃一碗,把她的那份也吃出来!”

    云姨却还是闷闷不乐的进了厨房。

    云姨二十来岁左右就进了文府,当时文咏妃才刚出生不久,少奶奶事业心强忙于工作,照顾文咏妃的事情都落到了的云姨的头上。之后,文咏衫出生没多久,少奶奶和少爷因车祸过了世,云姨更加将他们两个当做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大。

    如今,看着文家两姐妹和变得不可理喻,心情又怎么会好!

    白画不知道这些,只当云姨对自己也是满脸怨气。若是换做以前,在自己府邸上有下人敢甩脸色,肯定早就被赶了出去。

    “文先生,我看我还是离开吧。”白画再次说道。

    “你不能离开,你离开了岂不是让那些说闲话的人更加觉得我老不正经。”

    文老爷的反激将法让白画不知如何是好,无助的看着葛雷。

    白画看葛雷的眼神特别的动人,而葛雷看白画的眼神都是疼惜。

    文咏衫心里涌起一股醋意,立刻站在了葛雷和白画中间,把白画的脸搬过来对着自己。

    “白姐姐,你不用怕,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文咏衫又白了葛雷一眼说道:“女人和女人之间更好沟通一些,葛雷他就是个木头能懂什么。”

    白画尴尬的笑笑,眼神却无意的与葛雷正好相遇,又惊慌的看向别处。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戏码还真多,不过葛雷长吁了一口气。

    茶庄确定了下来,白画也留了下来,文咏衫的情绪看着也稳定了许多,这已经很好了。

    饭香飘了出来,云姨替大家盛好了饭,招呼大家坐了下来。

    “很久大家没坐下来吃一顿饭了,今天就差大小姐了。”

    文老爷夹了只鸡腿放到文咏衫碗里,说道:“衫儿,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鸡腿了。”

    文咏衫心中虽有不舒服,而这一刻却耐住了性子,轻声说了声:“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