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窃听
    到底还是要去警局一趟,跟着刘警官进了警察局。

    葛雷不能把有人想要抢自己石头的事说清楚,也就不能说,可是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招惹上杀手?

    葛雷想了想说道:“上次在学校打架,把一些换了身份的犯人给暴露了出来,让他们又开始逃亡,这让他们怀恨在心,所以想要杀了我。”

    刘警官听了葛雷的解释倒是深信不疑,那些犯人能做出这样的举动,一点也不奇怪。

    “你也是挺倒霉的!”刘警官对葛雷有了些同情,让旁边的女警给葛雷倒了杯水,又嘱咐道:“你以后可长点心,别让杀手给灭了我还得给你破案。”

    “我争取不让你为我的身后事操心。”葛雷说着又问道:“还有别的要问的吗?没有我就回了。”

    “回吧!”刘警官挥挥手中的记录本,猛然想起,说道:“对了,以后不能再袭警了,不然我要拘留你。”

    葛雷喝了口水,手中比划着ok的手势,转身离开了警查局。

    葛雷心系白画的茶庄,掏出手机,把刚才拍下河岸的照片和位置发给了文咏妃。

    文咏妃收到照片和地址很快就明白了葛雷的意思,心理很不爽,把手机重重的扣在了办公桌上。

    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自己很快就要彻底的离开文氏集团,却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文咏妃又拿起手机,像是有了注意。当下并查了地址,又将大家召集会议,评估这个地段的价值和投资风险。

    地段离市中心三小时车程,那里只是一个边落的小镇上,没有人流,没有繁华,更加没有消费意识和消费能力的人。

    各位股东都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一个提议,不过文咏妃一反常态,特别的支持,说了好一番可能性,才算通过了股东会。

    文咏妃松了一口气,好像能否将文氏集团的股份拿过来,全凭这一次了。

    学校清净了好些时日,一切看起来安然无恙,就连平日里不怎么来上课的许天霸也老实的呆在了学校。

    李柏芝手里握着何士东给自己的芯片,紧张的手心变的温润。

    “美女校长,你找我有事?”葛雷进了办公室,眼睛扫视了李柏芝的肚子。“你肚子应该早就不痛了吧?”

    葛雷至从知道了李柏芝和何士东的关系,眼神总有点不由自主的分神。就像看到一块好吃的肉,想要咬上一口,可是看到上面的牙印,又怎么也下不了嘴。

    “不痛了,你坐下!”李柏芝见葛雷坐了下来,又说道:“至从按照你说的方法,我用热水袋常捂肚子,已经好多了。”

    李柏芝被葛雷撞破自己和名义上的干爹有不轨的行为后,在葛雷面前就显得有些尴尬。

    李柏芝沉默一会后问道:“你的艺术是从你师父那里学的?”

    李柏芝虽然答应何士东把芯片装进葛雷的手机里,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妥,忍不住打探起来。

    葛雷听到李柏芝提到自己的师傅,脸上露出自豪的神色,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师父?”

    “你师父葛步平医术高明,名声在外,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不知道吧。”

    这么说有道理,也没有道理。师父很久不怎么出诊,平日也是守在小医馆里,按理来说也是上了一定年纪的人才会知道师父的名声,而这些二十有五左右的小青年,恐怕就很难得知。

    葛雷想起上次碰到的何士东,算起来何局和师傅差不多年纪。于是脱口而出问道:“你是从何局那里听来的吧?”

    李柏芝一听,紧张的手上握着芯片的手很不自然的摆动。

    葛雷看着可李柏芝的紧张,问道:“怎么了?”

    李柏芝没想到葛雷会知道何士东,这么说来他们两个应该有所交集,可是何士东却让自己从中做手脚,这似乎有点奇怪。

    “你们认识?”

    葛雷也没必要隐瞒,就把在酒会上经过文咏妃和何士东认识的经过告诉了李柏芝。

    如此听来也是萍水之交,李柏芝又问道:“师父的医术当真很高?”

    “那是当然,没有我师傅救不了的命!”葛雷说着又顺带夸了翻自己,说道:“我都能从阎王手里抢人,更何况我师傅呢。”

    “你师傅在哪里呢?”李柏芝问道,希望能从葛雷嘴里得知葛步平的下落,这样一来也就不用再做违法的事情了。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葛雷也想知道师傅在哪里,也想问清楚这道理算是怎么回事。“我师傅行踪不定,四处云游,只有他能找到我,我也找不到他。”

    这样听来,和何士东的所说的情况差不多。

    李柏芝眉头一皱问道:“这么说来,如果有人得了重病想要找你师傅,那岂不是找不到?”

    “可以找我!”葛雷几乎不假思索的说道。

    然而李柏芝并未见识过葛步到底有多高的医术,再怎么说,一个年纪轻轻的学生,也不可能有自己师傅那么高的医术。

    李柏芝略显尴尬,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如果有人就是想请你师傅呢。”

    “师傅说过,人各有命,生死有命,如果不能遇到她,那也只能说明那个人命薄。”葛雷语气生硬的说道。

    李柏芝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将芯片装到葛雷手机里,听这么一说,只觉得葛步平是一个有医无德的人。

    这样也只能用非常的手段对付非常的人。

    李柏芝忽然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大惊的说道:“糟糕手机忘记充电了,我需要接受一封很重要的邮件。”

    李柏芝说着又看了看自己的电脑,又圆场道:“这可恶的网路老师断线。”

    葛雷吧手机拿了出来,递过去说道:“你用吧!”

    李柏芝拿着个雷的手机,一边假装登录邮件,一边转过身快速的动手吧芯片装到了葛雷的手机里。

    “谢谢了,还给你!”

    葛雷疑惑的接过李柏芝递来的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