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神奇
    杀手跑了,刘警官操瞎了心,让葛雷录了口供,描了画像,又设了关卡。这一切都做了之后,还是找不到杀手的任何线索。

    警察的力量都没办法找出杀手,可见这是一个多么严密的组织。不过,葛雷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那些围堵自己的打手,和这些刺杀自己的杀手很明显不是一路子人。

    葛雷在心中默念:师傅啊师傅快来救命。

    见旁边的文老爷看向自己,猛然想起曾经说让文咏妃离开文氏集团的时间到了。

    “爷爷,你不打算回文氏上班了?”

    葛雷的话正戳中了文老爷的痛处,自己的亲孙女用偷天换日的方式,谋财篡位。这其中已经涉嫌违法,如果说出来誓必文咏妃完了,这又怎么忍心?更何况此时一旦被披露出来,为白画打造的差庄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文老爷只能叹口气说道:“算了,我都一把年纪了,文氏既然迟早是她的,就让她继续管理吧。”

    文老爷的话听着很苦涩,葛雷心里装了其他事,也就没有过多在意。掏出了口袋的两瓣黝黑的石头。

    葛雷想着,如果这叫黑玫瑰石的宝物正是文氏祖上所看护的宝贝,那么文老爷也该像文咏衫一样,石头能主动的向他靠拢。

    葛雷张开双手石头果真蠢蠢欲动,看来是要朝文老爷那边飞去。

    葛雷赶紧握紧了石头,又放进了口袋。

    “这石头会动?”文老爷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问道。

    葛雷靠近了文老爷,神秘的说道:“爷爷,这石头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它是有法力的。”

    文老爷竟然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不过却并不相信这一说法。“爷爷虽然老了,不过爷爷也知道,现在的网游是各种的夸张,你玩玩游戏没事,不过可别太钻进去了。”

    很明显葛雷当做了网瘾少年。

    不过这神神叨叨的样子,也怪不得被当做是网瘾少年。

    葛雷解释不清楚,干脆也就不解释了。又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爷爷之前说过,传说祖上文将军弄丢了一个宝贝,这传说你可有提到是什么宝贝?”

    文老爷为了满足葛雷好奇的心,仔细回想了遍,说道:“听说这件宝贝可以让人得到盖世神功,而且能让人青春永驻。”

    青春永驻?这不是就好比现在各种的美容仪器。

    葛雷想起初次见白画的样子,白画当时嘴里就含着一颗这样的石头。这样说来,白画能够活到千年之后的今天,说到底还是石头的功劳。

    “爷爷在这个传说里,有提过是怎么弄丢的宝石吗。”

    文老爷见葛雷一副认真的样子问道:“这就是一个传说,一个神话故事。”

    文老爷虽然对自己祖上的由来怀着崇敬的心里,不过也一直把它当做是神话故事而已。

    “爷爷,这一切很有可能是真的。”葛雷一着急,又把石头给掏了出来。“爷爷你伸手。”

    文老爷纯粹就是配合的伸了伸手,哪里知道石头竟然飞了过来,落到了文老爷的手上。

    文老爷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学了变戏?”

    葛雷摇摇头,伸手拿过石头说道:“爷爷这可不是戏法,这是真的,这块时候具有灵性。而且我怀疑它就是千年以前,文将军丢失的宝物。”

    文老爷持着怀疑的回忆了一下曾经听过的故事。

    “传说里,文将军和一个姓戴的成为了朋友,既然是朋友文将军就没有防备之心,结果影戴的趁机把宝物给头走了。”

    这简直就是太神奇了,只怕是让到任何人听到的都难让人相信,这不光是一个传说,这是真事存在的故事。

    只听到脚步声,文咏衫从楼上下来。虽然她很长时间没有再和文爷爷发生冲突,不过心里却总是很难受,好像爷爷和自己就是大仇人一样。

    “咏衫?”

    葛雷每次看文咏衫总觉得有些细微的变化,可是又说不出来具体的是什么变化。

    文咏衫脸上的酒窝越发深了,脸上的表情日渐成熟淡定。紧身的上衣和包臀的皮裙能看出不愿意藏着的性感,这已经不是当初碎花裙的清雅。

    “葛雷,白姐姐去哪里了?”

    葛雷指指厨房说道:“白姐姐可勤快了,正跟着云姨学做饭呢。哪像你,就是一个懒婆娘。”

    文咏衫吐吐舌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黝黑的石头,让文老爷也起了好奇之心,眼睛盯着葛雷手中的石头,问道:“它是文将军守候的宝物?”

    葛雷把石头放进口袋,竟然有些戒备的心里,说道:“我也不确定,这就是我猜的,我想等师傅来了再问个清楚。”

    “也好!”

    文老爷看着文咏衫,欲言又止,像是对文咏衫的衣着很不喜欢一样,顿时感觉自己心目中的孙女越来越远了。

    “爷爷!”文咏衫叫了声,掏出手机玩了起来,一不小心点开了之前搜索妇人被杀死的消息。

    文咏衫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把手机重重的甩了出去。

    “衫儿,怎么了?”

    文老爷见文咏衫受了惊吓的样子问道。

    文咏衫看着文老爷眼前忽然出现文老爷变的很恐怖的样子。

    “走开,我不要看到你!”

    文咏衫捂住耳朵,朝着文老爷大叫一声并冲上了楼去。

    “你去看看!”文老爷担心的催促着葛雷。

    葛雷跟上了楼推门进了去,见文咏衫刚才一脸的惊恐有了缓和。

    “怎么了?”

    葛雷刚问出口,文咏衫扑进了葛雷的怀里,用力的抱紧着,几乎哀求的说道:“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

    文咏衫变的很柔弱,落下了两滴泪,就像梨花带雨的写照。

    文咏衫不等葛雷说话,嘴唇主动的靠了过来。

    一片柔软,贴了上来,心如酥化,再带着眼泪淡淡的咸味,就像是品尝了人间百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