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威胁的表白
    文咏衫对文老爷的憎恨像是憎恨一个,在梦里将自己杀死的人一样,无法抑制。

    “我不回,我爱上学就上学,你要是再逼我,我就不去上学了。”

    文咏衫把文老爷的苦口婆心没法放在心上,而且有着很大的逆反心里,推门不不带犹豫的走出了包间。

    学习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文老爷一直是这样认为,文咏衫却听不见劝着可把他给气的心急如焚。

    文老爷拄着拐杖想要追过去,被旁边的白画给扶住了。

    “文先生,你先消消气。”

    茶桌上有一套紫砂茶具,白画坐了下来。

    舀茶,洗茶,泡茶!

    一杯清澈的茶水递到了文老爷的手上。

    白画举止优雅,让人就像置身流水青山只中,心神很快得到了安宁。

    “白画,你帮我劝劝衫儿吧,她是挺不进我的话了。”抿了口茶,唉声叹气。

    在千年以前没有抛头露面往外面跑的女子,也几乎没有到这个年纪还没有相夫教子的女子,白画对于这个年代还不是很了解,只知道,文老爷一想要文咏衫多读书,多学习。

    文老爷是自己的恩人,恩人有求于自己,恩人的请求白画当然要答应。

    白画陪着文老爷喝了一盅茶,正要出去,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何士东走了进来,看了眼白画,又看了看文老爷子,替自己倒了杯茶一口闷了一下。

    白画让跟在他身后一脸无奈的服务员退了出去,起了身。

    “何局,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何士东眼光不离开文老爷,嘴上说着:“没事,不过是掉一层皮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文老爷看着可何士东眼里的敌意,拄着拐杖也站了起来。

    文老爷听说了何士东对待白画的追求,也知道上次被白画‘失手’烫到医院的事。

    “白画年纪还小,做事没个准,何局您大人有大量还请多多包涵。”

    何士东冷哼了一声,说道:“文老爷子,这是我个白经理的事情,您还是不插手的好,免得您到时候说我不尊老爱幼。”

    白画一听这话,说道:“何局,恐怕您还不知道,文老爷子是随心茶庄的老板。”

    何士东不以为然,随手又替自己倒上了一杯茶。

    “我怎么听说,文氏集团和文老爷现在没有什么关系了,到底还是不是老板我就不知道了!”何士东说着又看了眼白画,继续说道:“我觉得追求一个人,和她的职业老板也没有什么关系。”

    白画只感觉到难堪,说道:“如果何局是来喝茶的,我把您领到茶座上去。”

    何士东已经感觉出了白画对待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他把这种态度都归结于文老爷。

    认为是文老爷耍了手段控制了她,才让她这样对待自己。

    “文老爷,你这么大年纪了祸害一个小姑娘,你也觉得好意思?不要以为自己有点钱就了不起,你能给她的我都能给!”

    这还真是,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并以为别人就是什么样的人,而且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的大义凛然。

    文老爷和白画的关系一直被人误会,文老爷也知道,可是又没有人指着自己这样说,总不能拉着一个人就一顿解释。

    这倒好,何士东还真说的出口。

    文老爷双手撑在拐杖上,身子直了直。

    “何局,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了,怎么能说出这种没头脑的话?我一个老人也就算了,白画可是一个女孩子,你这是毁了她的名誉。 ”

    “呸!”何士东一脸的鄙视,说道:“还不知道谁祸害了白画,装正经!”

    文老爷气的举起拐杖准备打去,见白画脸色难堪的推门走了出去,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何士东追了出去,文老爷犹豫着到底也还是没有追出去。

    无论是千年以前,还是现代,白画感觉自己像是受到魔咒一样逃脱不了被当做是一个坏女人。

    置身所在的茶楼,人造的美景,这一切都好像是幻觉一样,或者说落在了一个对于自己来说不真实的世界里。

    “对不起,白经理,不,白画!”

    白画倚在拱桥的门拱上,望着河里清澈的水,和自在鱼儿五味掺杂。

    何士东见如画并没有回过头,又说道:“白画,你的名字真好听,我能叫你白画吗?”

    白画回过头来,两眼红红。

    “何局,如果你是来喝茶的,我们随心茶庄随时欢迎,如果是因为其他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白画对何士东确实没有什么好感,被一个没有什么好感的人各种方式的追求,这个不叫烂漫,这个叫手段。

    “那个文老爷子是不是会为难你?”何

    士东自以为是的说。

    何士东对白画不依不饶当然不止是贪图她的美色,还有一个原因并是希望能够通过白画和葛雷能有进一步的接触,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何士东的话令白画十分反感。

    “还请何局不要随意猜测,文老爷是个大好人,也请你不要侮辱伤他。”

    何士东不相信这话会从白画的嘴里说出来,一把将白画拉过来面向自己,手指向茶厅里。

    “他不过是一个糟老头,有什么好?是他威胁你的是不是?”

    白画用力却推不开,一着急又用上了法力。

    何士东感觉到身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弹出了一米远,要不是扶住了让朝的枫树,恐怕得摔个四肢八仰。

    “你…”

    一个若女子怎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你宁愿维护一个糟老头,也不愿意接受我?”

    何士东恼羞成怒,站稳了脚步,眼里尽是占有的**。

    “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和我在一起。”

    何士东的话说的咬牙切齿,让听着的人不免心生寒意。

    白画厌恶这种被强行欺霸的感觉,索性手一挥,一股掌力朝何士东脸上打去。

    何士东只觉脸上一阵火辣,惊恐的四下看去,只觉撞了邪一样从白画身旁匆匆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