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自杀未遂
    何士东赶到车前,透过后视镜照了照自己的脸,脸上居然印着鲜红的五个手指印。

    心里又是一惊,这不是撞邪了,这是真的有邪。

    大白天的脸上竟然被一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手给发上了一耳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再回想起才画的淡定,心里不由发怵,难道这个美若天生的女子会有妖术?这根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可是不正常的事情太多了。

    何士东坐在车里,摇下了车窗,点上了一只香烟,一口一口的吸着。

    李柏芝至从被何士东侮辱之后,精神受到打击,整日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以泪洗面。

    脾气也跟着暴躁起来,如果有人来敲门,都只有一个字回应。

    “滚!”

    李柏芝对于何士东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像是要对自己以往的经历做一个全盘的推翻,这是种精神上的打击,丝毫不会会比身体上受到的伤害轻。

    李柏芝无法接受,也不打算接受了。

    蓬头垢面,两眼无神,加上好些天滴米未进,脸色蜡黄,毫无生气。

    水果刀在手上关了合,关了又合,终于下定了决心在手腕上划伤了一刀。

    血流了出来,染红了刀锋,滴到了地面上,触目惊心。

    学校里师生议论纷纷,都说李校长得了抑郁症。

    葛雷这些天也没有见过李柏芝,想着自己识破了算计戏弄了何士东东,而何士东却假装不知,反而反咬了李柏芝一口,可见,两人的关系已经处于非常不好的状态。

    葛雷听到了各种的议论,出于好奇往李柏芝的办公室走去。

    门里面没有回应,葛雷一脚踢开了门。

    地上流了一滩血,李柏芝瘫软在椅上,已经晕死过去。

    葛雷吓了一跳,连忙脱掉自己的短袖,抓了把纸巾压在伤口上,再用自己的短袖把伤口绑住。

    葛雷抱起李柏芝往医务室跑去,校医见状也不敢多话,赶紧让到了一边。

    葛雷吩咐校医拿出棉布酒精,校医都照吩咐做,已然成了葛雷的小助手。

    李柏芝止了血,又经过了急救,总算醒了过来。

    双眼吃力的睁开,看到葛雷,羞愧的把脸别像一边。

    葛雷假装轻松的说道:“美女校长,你这样不修边幅可就不美丽了!”

    李柏芝眼泪刷的就流了出来,又是好一阵哭泣。

    “美丽有什么用?”李柏芝止住哭,恨恨的说道:“美丽也只会被渣男利用。”

    这话一听就是骂何士东的,葛雷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美丽没有错,就是渣男的错!”葛雷跟着骂道:“还何局呢,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你不要在我面前提他,不要再说他!”

    李柏芝情绪激动起来,手上刚才止住的血又崩了出来。

    “好,我不提了,你冷静一点!”

    葛雷边说着,边处理伤口,李柏芝像匹不受拘束的野马一样,挣扎着。

    总算处理好伤口,李柏芝脸色惨白,气息微弱,人也变的昏昏沉沉。

    “你失血过多,现在必须输血!”

    葛雷说着,抱起李柏芝朝医院赶去。

    文咏衫在白画的劝说下,总算答应来上学,没想到一来学校就发生了校长自杀的事情。

    文咏衫见葛雷抱着李柏芝赶去医院,自己也跟了过去。

    “她怎么了?”

    文咏衫在病房外小声的问葛雷。

    关于个人感情,也不能多言,看了眼文咏衫说道:“以后我要是不要你了,你可别闹着自杀!”

    这话虽然没有明着说,不过明眼人都听的出来,这不就是说李柏芝被甩了。

    “那个渣男居然还想泡白姐姐,简直是做梦!”

    葛雷刮目相看地说道:“看你迷迷糊糊的,没想到你心里还挺有数的!”

    “那是当然!”文咏衫只听着像是夸自己,又警告的说道:“像我这么心里有数的女孩不多了吧,你可得知足!”

    心里已经藏了一个完美女神又怎么会知足!

    葛雷轻咳一声,假装没有听到,又左右看看说道:“这里是医院,就不要叽叽喳喳了。”

    文咏衫伸手要掐过去,葛雷一躲转身进了病房。

    “李校长,你也太傻了!”文咏跟了进去,口无遮拦的说道:“那个何士东就是这个采花大盗,也只有你傻傻的不知道。”

    李柏芝闭上眼睛,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别人只放自己痴情,却不知自己满身心都是屈辱和怨恨。

    文咏衫“反正他现在常去随心茶庄,以后我想办法给你报仇!”

    葛雷听的一着急学着文咏衫在她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干嘛,报复啊你?”

    文咏衫瞪着眼抬手要打去,葛雷指指李柏芝又指外面,并走出了病房。

    文咏衫跟了出去,脚也跟着踢了出去。

    “你掐我干什么?”

    葛雷很无语,不过耐着性子说道:“李校长都已经闹到自杀的地步了,你觉得她心里好受吗?你还在那嘚啵嘚啵,你就不怕她再自杀?”

    文咏衫一愣,又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我就是气愤,我可不是随便说说,我真的想要帮她报仇。”

    “怎么报仇?难道你还打算色诱?”葛雷并没把文咏衫的话当真,又说道:“你还是收起你的侠义心肠,不要越帮越忙就好了。”

    人只会选择自己想要听的话,葛雷的话倒是给了文咏衫启发。既然何士东那么好色,色诱又有什么不可以!

    葛雷见文咏衫一副发呆的样子也懒得再搭理,转身又进了病房。

    李柏芝已经睁开了眼睛,面色平静,看起来情绪稳定了很多。

    “谢谢你葛雷!”

    葛雷听李柏芝这么说,才算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想谢谢我,你就得好好活着。”

    李柏芝微微一笑,看着窗外阳光明媚,想着,坏人都能活下去,自己为什么不能?

    李柏芝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