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美人计
    何士东被莫名其妙的赏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嘴巴之后,并查看了很多书籍,最终也没有找到一本书籍上面敢肯定世界上有妖神法术一说。

    又想起儿子留下的日记,上面写着黑石玫瑰可以让普通的人修炼法力,而这法力可以使于无形。

    这样说来自己挨的一掌很有可能是法力使然!那么,这个使法力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白画,这样想来,白画至少是一个曾经得到过黑石玫瑰,而且修炼了一定的法力。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何士东吓了一跳,甚至错觉自己是不是活在这个文明科学的世界。但是,儿子相信,自己就相信!

    无论如何,何士东要让葛步平去祭奠自己的儿子,要找到黑玫瑰完成儿子的遗愿。

    关于白画会法力的这一个疑点,何士东越想越兴奋。看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只要盯着文府上下,就不怕找不到葛步平,也不用担心找不到黑石玫瑰了。

    远远的就能听到随心茶庄传出的琴声,此琴声动听,如绕梁三日不散。

    “欢迎光临!”

    服务员见何士东又来了,很自觉的都不再跟着领位。

    白画不曾想何士东脸皮能厚到这种程度,舔着个脸又来了,还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白画假装没有看到,继续擦拭着手上的茶具。

    “何局,欢迎光临!”

    文咏衫看到何士东走了过来,两眼放光,笑着迎了上去。

    旁边的白画看的目瞪口呆,骂何士东骂的最欢的人可就是文咏衫,而且之前也从来不主动上前凑,哪知一次笑盈盈的迎了上去。

    何士东也是一愣,没想到文咏衫会主动迎上来。

    一直知道文家二小姐最受文老爷宠爱,性格也就娇纵很多,还真不是一般人敢招惹。

    原本不打算招惹,也就没有怎么注意这个丫头片子,这乍一看,还真是一个大美女,只不过比起白画来,眉宇间缺少了一点成熟和大气。

    “何局这边请!”

    何士东见文咏衫主动领位,看了眼白画,跟在了文咏衫身后走向别处位置。

    “让文二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何士东坐下来,面露笑意。

    “何局,你就别文二小姐文二小姐的叫了,叫我咏衫就可以了。”文咏衫眼睛眨巴着又说:“你今天要换种口味的茶吗?”

    何士东被文咏衫的灵动吸引着,总觉得奇怪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的美。

    “好,你做主!”

    何士东眼睛盯着文咏衫,青春靓丽,活泼可爱,身材匀称有致。

    文咏衫一看何局这一副色眯眯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计划要开始成功了,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虽然假装镇定,不过行为举止都掩饰不住的兴奋。

    何士东对自己的状态很清楚,就自己这五等身材肥胖而没有颜值的样子,万人迷那指的可是钱和权让自己变成了万人迷。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相信有女人能为自己倾倒,所有跟了自己的女人不过都是图的钱或权。

    然而文咏衫根本用不着图自己的钱,也没有必要图自己的权。

    何士东又不傻,感觉到了文咏衫对自己的主动,这会为了什么?

    何士东眯着眼睛,看着文咏衫沏茶的样子,虽然稚嫩不过确实秀色诱人。

    文咏衫递了杯茶过去说道:“何局,我帮你泡了壶大红袍!”

    “这温度刚刚好!”何士东接过茶,又感叹的说道:“这茶就跟你一样,都是最好的时候,真好!”

    文咏衫悄然一笑,又替何士东点了几分点心。

    “你也辛苦了,坐下来休息下吧!”

    文咏衫听何士东这么一说,还当真准备坐下。

    白画在吧台把这一切看的真真切切,显然文咏衫有点不太对劲。

    文咏衫正准备坐下去,白画走过来,说道:“何局,您慢慢品茶。”又对文咏衫说道:“咏衫,后台乱做一团了,你去帮帮忙吧!”

    白画朝何士东点点头,领着文咏衫进了后台。

    “你在做什么?”白画脸色一变,难得的严厉,说道:“你不知道那个何局不是一个好惹的主,你为什么还主动招惹他?难道你想气死你爷爷?”

    文咏衫不过是因为一时义气,想要色诱何士东再替李柏芝出口气,听白画这么一说,反而赌了气。

    “我做什么要你来管吗?你这么在意我爷爷怎么样,难道你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和我爷爷不清不楚?”

    别人这么说,白画生生气也就过了,可是平时和自己亲如姐妹的文咏衫居然也这样质疑自己。

    文咏衫太过气愤,抬手就要打过去,不过最后一点理智让自己住了手。

    “怎么?你还想打我?你打呀!”

    白画这一巴掌真想打下去,不过想着文老爷对自己平时的照顾,也就忍了下去。

    “我跟你爷爷一清二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胡言乱语。”

    文咏衫心里很明白,白画和爷爷其实什么也没有,这样说不过是一时气话,见白画严肃的样子,也不想再多争论,拿起表演的节目单子。

    “都看什么,排练节目!”

    文咏衫见后台都在侧目看过来,大吼一声。

    演员被镇住了,又都假装排练起来,嘴里却絮絮叨叨。

    白画调整了呼吸,让脸色柔和了一些,转身出了后台,见何士东眼睛还在往这边看。

    “何局好雅兴!”白画在何士东身边停了下来,又替何士东斟了一杯茶说道:“咏衫不过是个孩子,何局心里应该有数?”

    何士东见白画的这一反应,只当是女人间的吃醋,心里开始美滋滋的得意。却装糊涂的说道:“白经理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局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最好了!总之,咏衫如果受到了什么伤害,我猜文老爷也是不会放过你!”

    何士东哈哈大笑,好一会收住笑,说道:“我可不爱伤害别人,白经理别冤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