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何玉佩
    长发盘起,发别金簪,面有胭脂,长袍古装。

    这打扮和当初发现白画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可见这个冰美人也是那个朝代保留下来的‘活僵尸’

    只是这个冰美人相比白画,脸上的神情显得更强势一些。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石屋里?”

    冰美人语气步步相逼,文咏衫看这架势,要是她也有法力,那自己也就只有死翘翘的份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女子当然也不能吃眼前亏。

    “我叫文咏衫,误打误撞到了这里。”

    “怪模怪样,一看就不是正经女子!”冰美人说着很气愤的样子,手一抬看起来像是要动用武力。

    文咏衫看这情形,赶忙说道:“美女姐姐,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吗?”

    冰美人默不作声,文咏衫又继续说道:“我要是说这是你那个年代的千年之后,你相信吗?”

    “你少在这里蛊惑我!”

    文咏衫见冰美人不相信,把背包放下从里面掏出矿泉水,压缩饼干,还有几包小零食。

    “美人姐姐你看,这些是不是你都没见过,这些可都是现代产品。”

    冰美人瞧了一眼,说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文咏衫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找古代武功秘籍,不过,对于眼前不明来历的古代美人,文咏衫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咬死了只说是不小心闯了进来。

    文咏衫想起上次白画苏醒过来的时候,灵机一动,拿起手机给冰美人拍了一张照,举过去。

    “你看,这就是你,这个叫手机里面有个功能可以照相。”

    冰美人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说道:“巫术,你这全是巫术!”

    看来这个冰美人戒备心里太强,根本就不受影响。

    文咏衫一急脱口而出说道:“你认识白画吗,她也到了这个年代!”

    冰美人听到白画的名字,几乎暴跳起来,总法力把文咏衫吸了过去,质问道:“那个贱人在哪里?”

    文咏衫脑子飞快的转着,想起白画曾说过她和一个有妇之夫准备私奔,这么看来,这就是那个有妇之夫的夫人。

    “听说她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破坏别人的感情,实不相瞒,我的未婚夫也是被她骂狐狸精给勾走了,我也正想找她报仇呢”

    冰美人听文咏衫这么一说,才算冷静了下来,收了法力放开了文咏衫!

    “你是戴夫人?”

    白画将她的情人叫做戴郎,由此可见,那眼前的冰美人应该就是戴夫人了。

    冰美人见这个女子居然认识自己,顿时放松了警惕,骄傲的说道:“我是戴夫人,我叫何玉佩,是何家大小姐!”

    看来这个何家大小姐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现在处在千年之后。

    “那,戴夫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文咏衫小心翼翼的问道。

    何玉佩对白画的恨意那叫恨之入骨,忽然有人和自己感同身受,自然也就没有了排斥感,说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怎么不会出现在这里?”何玉佩只觉身上冰冷,回想了一番说道:“我听说我的相公要和白画那个贱女人私奔,我就跟了过来。原来他们相约在这里见面,只是没一会,我相公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转身离开了。我并守在了这里等那个贱女人出现决定和她做个了断!”何玉佩又仔细回忆了一番,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了!”

    看来和玉佩和白画一样都在不知不觉中被人暗算了,而这个暗算他们的人并没有直接要了他都的命,而是让他们保留了生命迹象,随时等待苏醒的一天。

    这可真是奇怪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苏醒都和黑石有关,是黑石保留了她们不腐的身躯,也是黑石唤醒了她们的意识。

    “戴夫人,你知道有件宝物叫黑石玫瑰吗?”

    文咏衫感觉到,何玉佩听到黑石玫瑰的时候又警惕的看了看自己。

    “你怎么知道黑石玫瑰?”或者何玉佩觉得眼前的文咏衫柔弱不堪,看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性,又说道:“这黑石玫瑰听说是我们何家祖先从文将军那里得来的,它是属于我们文家的!”何玉佩说到这里眼神有些暗淡,骂道:“我的相公被狐狸精迷住了,居然蛊惑他偷走了何家的宝物黑石玫瑰,和那个贱人双双修炼,而且还打算私奔!”

    何玉佩脸色铁青,双掌合出法力,只见面前的大石头喷发出火光,然后碎成粉末。

    “太过分了,狐狸精太让人讨厌了!”文咏衫怕祸及自己,连忙附和。

    “别让我再见到她,我要是再见到她,我让她像这块石头一样变成粉末!”

    文咏衫看着地上的粉末,像是忽然开了窍一样,自己到处是找武功秘籍,而自己眼前就是一本武功秘籍的**。这样一想学着武侠小说里拜师傅的情节,突然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响头说道:“还请戴夫人收我为徒,教我武功,让我去找白画报抢未婚夫的仇。”

    情仇最让人难放下,既然有共同的仇人,有共同的目标,何玉佩岂有不答应的理。

    “你真的要做我的徒弟?”

    文咏衫点点头。

    “我的武功大多是利用黑石玫瑰修炼而成,你若想学只能教练你最基本的武功,要想练有所成还得把黑石玫瑰找回来!”

    文咏衫脑子里盘算着,葛雷两块,白画一块,自己手上有了一块,那么五瓣黑石玫瑰只差一块了。

    文咏衫虽然这样想,却没有说出来,只答应的说道:“既然师傅这样说,衫儿一定会尽力找回黑石玫瑰。”

    何玉佩听到文咏衫的承诺满意的点点头。

    “师傅,天色不早了,可是我一直找不到出口。”

    何玉佩听文咏衫这么说,转身在石壁上按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