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相安无事
    一辆出租就像开赛车一样,火速的开到了随心茶庄门口。

    葛雷赶快下了车,抬眼看了看茶庄,似乎一切风平浪静的,并不像发生了什么意外。

    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回头对司机调侃道:“大哥,你这技术应该去给黑帮老大开车!”

    司机大哥不知什么时候点上了一支香烟,吐了口烟圈说:“不瞒你说,我以前还真是给黑帮老大开车的!”

    葛雷眼前一亮,打听道:“真有黑帮?”

    “那是当然有,不过你不要问我老大是谁,因为他有政务在身,我要说出来,你再一举报他的官当不成了,再找人查出来是我说的,我连都没了!”

    司机说的满脸忧愁,又吸了口香烟。

    这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吧,三两句话确实没说老大的名字,不过也透露的差不多了。

    葛雷看着眼前消瘦,有些话痨的司机又打探道:“那你知道丐帮吗?”

    司机一下像受了刺激一样,猛的把香烟丢下了车,没好气的说道:“不知道,谁知道这个欺凌弱小,没有道义的帮派。”司机说完,摇上车窗,绝尘而去。

    这么听来,现在的丐帮名声狼藉,看来已经不是武侠小说里所写的行侠仗义了。

    葛雷进了茶厅,白画迎了过来,担心的问道:“咏衫还好吗?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说起文咏衫葛雷又一肚子气,居然认了白画的情敌做师傅,这不明摆着要作对。

    “她没事了,不关你的事,你不用自责。”葛雷又视察了一眼茶厅,问道:“店里没有发生什么吧?”

    “正常营业!”

    葛雷听白画这么说,虽然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担心何玉佩随时会找来。

    葛雷把白画拉到包间,掏出手机打开视频,问道:“你认识她吗?”

    白画仔细看了会,差点惊叫起来,惊呼道:“是她,何玉佩,她怎么在这里,她也复活了?”

    白画一副紧张的样子,可见之前两人为了那个叫戴郎的没少斗法,大概早就见识了这个正牌夫人的厉害。

    葛雷甚至有些嫉妒这个叫戴郎的男人,也不知道这个戴郎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个像仙女一样的女子甘愿为他私奔。

    “你别担心,只要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葛雷不想白画有心里上的负担,又假装无奈的说道:“谁让我把你放了出来,只能认命。”

    白画陷入沉思,好一会说道:“看来我只能离开了,我不能给你们带来灾难!”

    “白姐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难道你把我当做塑料做的吗。”葛雷拍拍胸脯想要独当一面的架势。

    白画忧愁的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她的武功太过高强,她的修炼已经到了八成,眼看就要成仙,结果…”

    “结果被白姐姐的戴郎偷走了黑石玫瑰?”葛雷见白画脸色难堪,又安慰道:“没事,水来土淹兵来将挡!”

    话虽是这么说,不过一个平凡的人,怎么能敌的过一个修炼快成仙,又压抑了千年的女子。

    “她真的这么厉害?”葛雷忍不住又问道。

    “黑石玫瑰被何家盗走之后一直都留在何家,所以何玉佩在未出嫁之前就开始修炼。她功力比戴郎更加深厚,也正是因为比戴郎功力深厚,才停止了修炼,准备等到戴郎和她功力一样之后再一起修炼成仙。”

    葛雷听来,这个叫做何玉佩的女子也算的上是一个不开窍的痴情女子。

    见白画说起戴郎时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脸,实在忍不住的问道:“那个戴郎就那么好,值得你们两个互相伤害!”

    “因为他用情很专一!”

    葛雷要不是看在白画一副温柔似水,受不起打击的样子,真想狠狠地骂醒她。

    葛雷很委婉的说道:“他让你们两个都受到了伤害,这还叫痴情?”

    “别人都有三妻四妾,外面还会寻花问柳,而他只是在和她的妻子成婚之后,与我一见钟情,而且愿意为了我放弃他那家境丰厚的夫人!”

    这真是时代不同标准不同,相对来说这也是一种痴情,葛雷除了悔恨自己生错了年代还能说什么。

    房门的珠串门帘哗啦啦的响了起来,葛雷一回头,文咏衫正气急败坏的站在门口。

    “葛雷,你是什么意思?”

    毕竟茶庄并没有真的出事,而自己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葛雷嬉皮笑脸的说道:“你的车开的太慢了不过瘾,你刚才看到了吗,那司机可是赛手级的,老过瘾了。”

    葛雷一笑,文咏衫就破了功,虽然生气却也发不出脾气。

    “你们在干什么?”文咏衫说话的气势弱了很多,像是普通的询问。

    文咏衫刚才还忐忑不安,以为自己闯了大祸,引来何玉佩到了茶庄打开杀戒。

    一见相安无事,这才踏实下来,不过见到白画又醋意上来。

    “你们聊,我先出去忙!”白画为了避嫌,自觉的往外面走去。

    文咏衫却一手拦在门框上,不依不饶的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我来了就走,难道你们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白画委屈,两眼泛泪。

    葛雷可不想当戴郎,眼看着两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开撕。

    葛雷拉住文咏衫拦在门框上的手,说道:“你别那么激动,刚才我在给白姐姐看何玉佩的视频。白姐姐说何玉佩的功力深厚,我现在担心的是何玉佩如果真的找了过来,只怕爷爷辛辛苦苦建起来的茶庄会被毁于一旦。”

    葛雷认真的这样说,确实分散了文咏衫胡思乱想的注意力。

    “那怎么办?”文咏衫倒不是心疼爷爷的茶庄,而是担心葛雷会因此受到牵连。

    “我们只是凡人,也没办法硬碰硬,到时候只能利用高科技对付她,比如用电棍,实在不行只能牺牲茶庄引火烧她了。”

    葛雷说的有模有样,不过文咏衫却在担心还没学到武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